漂移一族陈胜杰:学机电是为了玩漂移板

头戴一顶鸭舌帽,身着墨绿的宽松卫衣,陈胜杰脚踩两个漂移板,滑到街边一个长椅旁,突然下蹲,跳上长椅,双手拿起脚下的漂移板,再跳过椅背凌空而下。腾空那一瞬间,又将漂移板送至脚下,成功落地。

整个蹬跳过程只有四秒左右,热闹的步行街上路人不由驻足回看。

在大街上表演蹬跳的陈胜杰是个80后,在汕头一家公司做电子商务。2010年经朋友介绍接触了漂移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爱上了这项富有挑战性的运动,并成立了一个漂移板的俱乐部。“当初抱着‘减肥’的心态来练,没想到坚持了三年。”陈胜杰看着自己没有瘦反而胖的身体笑了笑说。

1

( 陈胜杰在汕大溜冰场 邢华芳/摄)

对于很多人来说,漂移板是个新鲜事物。漂移板(freeline skate)最先由美国的极限运动者Ryan Farrelly于2004年发明,是全球最轻、最小的滑板,能随身携带到任何地方。两个轮子是独立的,一只脚踩一个。它没有带子绑着,只有一个支撑脚的平板来使人站立,靠两脚摆动而前进,不需用脚推滑,可做各种花式变化动作。速度快慢自由掌握、方向自由变化、可原地旋转。

2008年漂移板进入中国,在潮汕地区,漂移板运动的发展滞后于全国。2010年5月1日,陈胜杰牵头和另外四个朋友成立了《闪漂漂移板俱乐部》。俱乐部以汕头市区为活动的中心,建立起潮阳,澄海,潮州等分队,主要以青年为主,但不乏儿童及中年人,现在以陈胜杰为核心的汕头分队活跃成员有三十多个。

“我比较喜欢交朋友,通过网络论坛,QQ群结识了不少板友(玩漂移板的朋友)。”陈胜杰是说道。大家都亲切地叫他阿杰或杰哥。他的板友不仅遍布中国,还有几个来自日本和美国。“平时大家通过Youtobe,Facebook或邮件交流。”

“我认识一些原来玩跑酷、滑板的朋友,现在他们改练漂移板,动作上会呈现出一些新鲜的元素。这是非常可贵的。”陈胜杰说起俱乐部里因练不同项目而给漂移板带来风格变化的成员,脸上很自豪。

因为工作很忙,他在周末才有时间玩漂移板。刚开始练的时候,他每天都在想怎么练好动作,甚至在上班时间也在不停地琢磨技巧,琢磨漂移板。他看了大量视频,很多动作都是美国人发明的,“我们可以练得很好,但还没有自己的动作。这是需要突破的一点。”陈胜杰强调说。

要练好一个动作,除了勤奋练习,漂移板的质量也很重要。普通木质板面的漂移板两三百块就能买到,做高难度的跳跃时承受能力不强,容易踩断。好一点的板面,由航空级的铝材制成,价格会达到900块。抗压强,贴合脚掌。“我专科学的机电,跟漂移板材质研究沾点边。我觉得我学这个专业就是为了玩漂移板啊!”

2

(900块的漂移板  邢华芳/摄)

他平时会联系汕头各个分队的板友搞场比赛,因为这项运动还没有发展起来,没有商家赞助,所以奖品、场地、策划都是他一个人承担,但他乐此不疲。俱乐部成立初期,大家热情高涨,潮阳、潮州的几个朋友每个周末都会来找他,聚合在汕头市中心练习。

但热情没持续多久,当初一起成立俱乐部的另外四人就因为工作等原因不玩了。只有陈胜杰坚持了下来。他表示无奈但很理解:“一般玩板开始半年都是热情高涨。11年,我去了广州工作。因为平时活动都是我策划,我离开后大家继续被动,没有谁来主导,等我回来,几乎没玩了。”

他只好再加大宣传来聚合人气,多办活动,论坛发帖,拍照片和视频上传到网上。不会处理视频就找北京的朋友教,还把一两个自己满意的作品托香港的朋友传到Youtube。这个时候虽然他是单枪匹马在管理俱乐部,但其实有一群朋友在帮他。

“以前不敢怎么宣传,因为没有固定的场地给大家练,怕小朋友学了去刷街(在人多的街上玩板),很危险。现在好了,每个周末在汕头市人民广场,定点定时,大家一起交流练习。很多人看到我们在广场上玩都加入了我们。”

棉城中学初二的女生伊林就是在广场看到他们玩才练的漂移板。母亲数落她不专心学习,父亲丢了她三副板都没能阻挡她对漂移板的热情。后来一到周末,父亲就不让她出门。但无奈他长年在外打工,除了重要节日回来,其他时间也拿她没法。

俱乐部里技术最好的94年小伙郑键潮也是在网吧看见杰哥一行人炫酷的动作而开始练习漂移板的。“杰哥手把手教我,现在我每天都要练一下心里才舒服。”键潮憨憨地说。现在国内蹬跳的最高纪录——七个台阶,大约高1米7就是他创造的。陈胜杰给他起了个名字“牛潮潮”。

3

(闪漂俱乐部汕头分队成员合照 阿杰提供)

俱乐部里每年都有人进进出出,很多人过了新鲜劲儿就不玩了。“还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小孩玩的东西,我在路上玩砸的时候,有些老爷爷说‘长这么大还玩呐’。”键潮低头边说边摆弄漂移板。

陈胜杰说俱乐部里还是有七八个是真正热爱这项运动的,他希望有更多年轻人能把这项运动坚持下去,“就像当初我减肥一样拿来锻炼身体也是可以的,呵呵。”

 

陈胜杰制作的闪漂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Y1MDA3ODk2.html

 记者:邢华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22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抱歉,暂时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