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立独行的新闻女孩——张梦卿

张梦卿在汕大语言自习中心(王锦波提供)

张梦卿在汕大语言自习中心(王锦波提供)

在汕头大学校园里,总会看到一位剪着男孩式短发的女孩,穿着运动装,脖子上挂着一串钥匙,骑着一辆破旧的山地车从身边像风一样疾驰而过。她叫张梦卿,现在是汕大新闻学院的大一学生。

第一次见到张梦卿是在新闻学院新生介绍会上。这个个子瘦小,脸上始终带着灿烂笑容的女孩,拿着单反相机站在台前,向大家讲述她暑假一个人去东北和想成为记者的故事,言语中透露出她的梦想和特立独行。

梦想将来成为一名记者

从高中时,张梦卿就一直想当一名记者。一次差点落下残疾的脚伤,首先担心的却是自己的梦想因此泡汤:“别的行业你可以坐着,当记者你必须跑得快!”她斩钉截铁地说道。

谈起记者职业,她想起一个新闻学院09级的师兄。这个师兄有才华和有新闻理想,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他会成为一名记者,但后来他却成了国防部宣传人员,在汕头工作,限制人身自由15年,出门都要穿军装。“一次我在学校碰到他,他站的笔直笔直的,我问他工作都是些什么内容,他说:‘不好意思,这是国家军事机密’。”说完她笑了起来。

现在的她在为自己的梦想努力着。讲座上总是会看见穿着黑色短袖和休闲裤的她,拿着单反相机,离开座位,站着、蹲着、趴着找各种角度拍照。

她说: “很多人追求安稳,我就喜欢被压力推着走。虽然很辛苦,但是我心里很欢喜。为了实现梦想就要头破血流地去闯。等到有一天记者梦想成真了,回头看看,才发现自己走过了那么长的路。”

一人闯东北

高考后的暑假,张梦卿背起背包,一个人行走东北。

回忆这次东北之行,让她难忘的是名叫呼兰的小镇,那里有萧红的故居。从哈尔滨市区坐了三小时公交车来到呼兰,一个画着马车的路牌吸引了她的注意。“这也太奇怪了吧!”她正想着,一个人驾着马车从她面前经过。她说:“我当时特别激动,感觉像穿越了历史。

萧红是中国著名女作家,在上小学期间,父亲替她包办了婚姻。初中毕业后,她毅然背叛家庭,逃婚来到北平读书。后因无经济供给,生活困难,萧红返回了呼兰。张梦卿走在小镇的路上,想着这是萧红走了十几年的街道,试着用萧红的视角看这座小城,想象她当年的想法。“会不会我就是她的转世呢?隔了这么远还要来看她。”她觉得自己的想法跟萧红有许多相似之处,被问及为何喜欢她,张梦卿沉思片刻,说:“可能是因为她独特吧。”

“张梦卿是一个奇葩”

“你看人家谁谁谁!这个世界没有第二个人会像你这样!”父母有时候会这样评价她。对此,张梦卿也不反驳,只是保持沉默。而她的朋友叶泽泉聊起她时更是说:“张梦卿是个奇葩,思维分支少,脑子一根筋。” 听到这个评价,张梦卿笑着说:“我喜欢奇葩这个词!”

她会在外面捡很多石头回家,摆在那里。买的果冻不吃,就放在那里,因为她觉得很好看。她喜欢养花,就每天都在那里挖泥巴种花草。“我奶奶就觉得我什么都很奇怪。我爸爸就会说:‘你怎么整天都在看书?要去玩一玩啊!’我就说‘我觉得看书比较美好嘛!’”她有些无奈地笑着说。

“我喜欢一个人看书,思考我是怎么存在的。不喜欢依靠别人的看法。没有根据的猜测,不能让自己成长。”家人对她的不理解,让她有时会感到小小的不快乐。但很快她又会想,他们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很多事整个社会都是这样规定的,要求他们像她一样看世界,未免太苛刻。

“我的精力有限,我没有时间去关心别人的世界是怎么运行的,我不会用它作为我的参照物,我只会听自己的心。只要它没有伤天害理我觉得我就会继续下去。” 说到这儿,张梦卿拿出一个褐色的、略有些笨重的瓷杯,边缘已有些破损,猛地喝了一口水。

平日里,张梦卿总是带着灿烂的笑容,对生活似乎有种理想主义的热情。她说自己喜欢五月天:“他们告诉我如果有梦,就要义无反顾地去追,不必在乎世界的看法。”

记者:孙嫣然  编辑:梁静怡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719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