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文海 钟表陪走26年

微黄的灯光下,他手握起表放到耳边,很贴近。不时推一下老花镜,低头看着手表,和顾客一边询问着手表的状况一边修表。他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但是他表示自己过得很坦然。

“平时星期一到星期天,除了有顾客来光顾外,”邱文海说,“其他时间都比较闲,特别是周六的早上,朋友会来店里聚聚,泡壶茶可以聊一个上午。”他创业到今用了26年,这漫漫的长路里,他没有放弃过,就算时间很闲,他也会抽空在qq上面写写文章,在网上看看视频,关注一下新闻。他说,整天呆在店里,不上网,根本就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变化。

他是邱文海,今年50岁,三代祖传修钟表的师傅。在50年代的时候,他的祖父是做钟表生意的,属于私营企业,当时他的家业算是殷实。后来,国营私营合并,他的祖父和父亲都安排到了国营工厂工作。“我毕业出来曾在工厂打工,但是后来还是选择了创业。”

  年轻,懂坚持

1987年,他24岁,开始了创业26的钟表人生路。

80年代中后期的中国,随着市场经济的冲击,国外进口手表开始排斥国产表。国产老钟表的光环开始暗淡,国营的钟表厂纷纷倒闭。邱师傅在原来的那件厂也在走下坡路,就打算走上创业的路。

“可能是命运安排,我他没有能读上大学,没有被分配到工作。”邱说,“同时,又因为家里也没有本钱,为了填饱肚子,凭着自己有修钟表的技术,也就选择了创业了。”

创业开始时,他仅有的资本是祖辈传下来的修钟表的台子。

他早上八点推着台子出来摆摊,摆在树荫底下。汕头夏季的平均温度在32度,阳光仍能透过树叶照射在地上,热气从地面蒸上来,像一个烘炉要把人烘干。“当时浑身是汗,衣服没有干过。”邱师傅回忆起当时在路边摆摊的情景时说,修钟表的时候只能纹丝不动,两只眼睛盯着机器,两只手握着工具。就算热,也没办法。只能忍着。这样一忍,通常就是大半天,而唯一的休息时间也只是吃午饭的十几分钟。他“吃午饭就找个附近的快餐店,一上餐就急急忙忙地要把它吃完,然后小跑回自己的工作台等顾客来。”他的胃也就是在年轻的时候这样一天一天熬坏了的。现在还不时要到医院看胃。

天气虽然热得慌,但是仍能忍着,可是,遇到别人的“白眼”,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忍着的。邱师傅回忆说,“我自己当年摆摊遇到了很多的白眼,很多时候只能委屈自己。”

邱师傅谈到“白眼”时讲到,当时有个大汉来修表,看见他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就轻蔑地问他:“究竟会不会修的?不要修坏我的表啊!”求师傅帮他修好后,那个修表的大汉晚上不知道怎么的,自己不小心弄坏了手表,第二天硬说是他弄坏的。两方争论未果,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打起架来自己也没有好处,也只好忍气吞声地免费帮他修。邱师傅修好后跟他说,“这里是你自己弄坏的,现在我帮你修好了,免费。”最后那个大汉也就尴尬地走了。当时邱师傅的父母亲是国营工厂工人。“待遇相当于现在公务员,没有想要出来。如果他父亲出来,人家看到一个老师傅就觉得技术好,那么带着他走也就会容易些。”

邱师傅说:“在社会上,什么样的人都会遇到,什么样的白眼都要学会忍受,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坚持自己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坚信自己能够成功。”跟他同时期出来摆摊修表的人,因为受不了别人的白眼,就放弃了。可是他一做就做到现在。现在的他,没有像当年那样顶着烈日摆街,而是租了两家店。“受了别人的白眼也只能忍着,摆摊久了也就想要有个店面,可以遮风避雨。”邱师傅。他总共搬了三次店。第一次和一个农民身份的房东租了4,后来租金升了就换了。换了一间租了6年,期间虽然有升价,但是在可接受范围。6年后,又因为升价高了些就换了一家,这次就是换到了开了20多年的那家店了,一直到现在。租金升了,搬到另一家就好了,可是搬来搬去,顾客想要修表就得找来找去,实际上也因此流失了很多客源每一次搬都是一次重头开始。

唯一不变的是店铺的名字——时运钟表店。他说过,他说:“在低潮的时候,头脑飞转。想到了中国的一个成语时来运转,就抽取了第一第三个字起了名。目的是想别人容易记住,又能表达出迷茫时,希望通过自己努力能时来运转的愿望。

  开创“泳友群体”

2003年,他开创了泳友群体。

他回忆到,有一次,他在和顾客聊天的时候,有个顾客就问他,为什么不卖些能防水的手表呢?可以供给给在海湾大桥下面游泳的一群人啊!这个建议也就萌发了他开创泳友群体的想法。

第一次在海湾旁摆摊他又遇到了白眼。“有些人带的是名牌手表,路边摊是看不起的。他们拿起来后,不屑地说,防水?骗谁?就狠狠地扔下来摔在地上。他早上5多起床就直接去泳场旁卖,去先给泳者试戴,如果不防水就不用给钱,由于刚开始做没有经验,虽然进的都是正品货,但是自己没有测试就直接拿到游泳场去卖,结果有几块手表进了水了第一次卖防水手表就这样亏了钱。

尽管第一次尝试失败了,可是他没有泄气。以后摆摊,他就先进了货,然后拿回家加固,泡在水里测试一天,以保证拿到泳场卖的手表都是百分之百有防水的。成功的就第二天拿去卖。去到泳场,还是先给泳者试戴,如果有问题就不用付钱,如果没问题就要买那个手表。他说:“夏天的时候,泳场有成百上千的穿着相似泳衣的人。把表给他们试戴,没有做登记,就是一句话的承诺。结果,没有一个人不来还我手表,都过来买我的手表。就是这样,一天一天,慢慢地提升了在顾客的信誉度。这样开始也用了一年的时间。一年后才渐渐起色,于是就在卜峰莲花附近租了一间店,专门是有卖防水手表的。经常有泳友买表。邱师傅说,“在这里的工作很自在,不用像工人打工,要受气,还要跟人家攀比。”

邱师傅表示,他的朋友大都是高文凭,有文化的。“他们生活比我好,可是我不和别人攀比。而是自己和自己攀比。”

“今天比明天开心,明天比今天开心就好了。”他笑了笑说。从邱师傅瘦小的身子,能够感受到他内心透露出的是坦然、诚信和乐观对待生活的态度。

(记者:周小钰; 编辑:周静雅)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634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08052014 2014年05月8日 10:03 上午

    刚刚看到,专门注册上来说几句:我们这些常年在海湾大桥旁游泳的无不认识邱师傅,其他的不说,就嫌他一点,他卖的防水表太过耐用,以至于我想换新的都忍了好久阿,哈哈。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