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桑浦山中的一方洞天

位于汕头大学后方的桑浦山,是人们爬山的好去处。绿树荫蔽的山间有块大石,石头底下别有洞天,是几位汕头人花了八年时间建成的休憩之地,如陶渊明所言的“桃花源”一般,少有人知晓。

这个“桃花源”的主体是一块占地约为两百平方米的大石,它位于桑浦山的背阴坡接近山顶的地方。大石下面的黄泥被挖空了一半,形成一个约为一百平方米的大洞,里面凿穿了一条通道连接了大石的两端,洞里有一口井以及不少堆放着的锄头、担子和斧子等建造工具。而大石的外围是一圈石椅和石桌,还有长着各式各样如桑葚、香蕉的植物。此外,锅碗勺调料也不欠缺,就连茶具都有几套。

这样的一个世外桃源却被建造者称为“狗洞”。陈育龙和洪文辉是“狗洞”众多的建造者中的两位,陈育龙说当时他们觉得这地方很像狗洞,自己也不是特别有文化,所以就直接起了这个名字,于是“狗洞”便成了这一方天地的代名词。

洪文辉是1957年出生的潮汕本地人,家住老市区,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和朋友过来“狗洞”聊天喝茶。他自称“地瓜大叔”,因为在记者采访那天他恰好在洞里做地瓜来当午餐,他的朋友在做稀饭,于是他们就风趣幽默地为自己取名“地瓜大叔”以及“稀饭大叔”。

“当初来爬山然后看到这边有个泉眼,心里就突然之间有了想法要去弄个休息的地方,所以我们一群人就开始干了。”洪文辉一边点燃手中的香烟一边说。“那个时候我们每人背一些锄头之类的工具上来,一天锄一点,把泉眼越凿越大,然后再每两个人上来的时候抬包水泥,拿来弄井,大概一两个星期就有个摸样了。”

他还说建这个洞的时候,他隔天上一次山,一次背几块瓷片,一次拿一些锅碗,一次拿些植物,就是这些一次又一次,八年后的今天,“狗洞”已经相当完善了。

捣鼓着手上的茶具,洪文辉指了指记者背后的瓷片,说:“你们现在坐着的、靠着的瓷片,就是我当初背上来的,一次背七块,也不知道背了多少次。”

在这样的地方泡潮汕功夫茶是最为惬意的事情。往几个小杯子撒上一遍热水,泡泡茶叶,端起泡着茶叶的大杯子,手微微倾斜,在几个小杯子上空一溜转,茶水就把几个小杯子都填满了。洪文辉说他们在这里泡茶都是用山上的山泉水的,并且他们每次来的时候都会自带几个瓶子把山泉水装回家用来泡茶。

洪文辉熟悉地做着这一切,然后又扶着垫着几个小杯子的底座摇了摇,把茶水摇出来一些,好让杯中的茶水不要太满,接着便对着对面的“来客”说:“喝,小心烫到手。”

他说他现在是属于半退休状态,工作是可去可不去的,孙子也上学了,于是就可以经常过来。

“这里就像个野外桃源一样。”

“喝茶,聊天,乘风,你说是不是很舒服啊?”

说这些话的时候,洪文辉就像个小孩子一样,眨着的眼睛里闪着得意。

 每次上来的时候洪文辉和他的朋友都会顺便补充“狗洞”里面欠缺的东西,有时候是调味料,有时候是不小心被别人打破了的碗。他说平时这里也是有人来的,他们的东西就放在那里,他们自己可以用,别人也可以用,这样相助的感觉不错。

当谈及把自己东西放这里却被别人用了,会不会觉得不值的时候,洪文辉转了转手上拿着的小茶杯,说:“水是纯天然的,这里空气也清新。自己过来乐一下,别人也过来乐一下,多好啊。”

据洪文辉的朋友吴锡杰说,洪文辉年轻的时候还是挺风流的,差不多整个中国都走遍了。

闻言,洪文辉紧接着就解释道,他年轻的那个时候所谓的风流是因为工作的需要。当他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恰好遇上了“文化大革命”,所以书也就没读多少,浑浑噩噩地过了那段青葱时期。后来要找工作了,他就随便找了个工作,这个工作又有很多业务要做,那些时候经常长沙成都北京地跑,跑完这地不久又要去其他地方,“累得够呛。”

他还说,“不过,还是要好好感谢改革开放啊,不然我也找不到好工作了。你们没经历过,所以你们不会知道改革开放对我们来说有多么重要的。也正是改革开放,汕头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发展得那么好。不然哪来我现在那么悠闲地在这里喝茶啊?”

尽管洪文辉几乎把整个中国都走了个遍,但是,他最后还是选择回到汕头。他坦言,不仅仅是因为恋家心理,而且还是因为他觉得走了那么多个地方,发现很多东西是汕头有但外面没有的。“就好像功夫茶。”他说。

功夫茶是潮汕一带最知名的习俗。用小小的茶具泡出浓郁的香茶,只求好,不求速度。人们优哉游哉地泡功夫茶是潮汕的一大景色。

洪文辉说,这可能也是当初想要建“狗洞”的原因之一,年轻的时候过得太累,一直都只知道赚钱,还好回到潮汕这个节奏慢的地方,不会休息的都懂得休息了。

他又喝了一杯功夫茶,边拿着大杯子泡着另一壶功夫茶边说,“累久了也想好好休息一下了。”

“年轻的时候拼搏很多,拼搏久了之后也是要休息一下的,一个人总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忙碌,要学会享受人生。”

“狗洞”里还有一只野猫,叫“独眼”。顾名思义,他只有一只眼睛,洪文辉说那是当初这只野猫跟其他的野猫争这里的地盘打架造成的。发现这只猫经常来这里之后,他们就会来的时候顺便带点东西过来给它吃,现在这只猫跟他们很熟,每次他们一来它就过来蹭他们的裤脚,俨然一家人的样子。

  被问到有没有担心过“狗洞”会被山火烧毁时,洪文辉继续沿着山路走,并没有回头,他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山火就山火吧,当时也没什么好想的啊,大不了烧了之后再盖一个。我们能用八年建一个,也就能再用八年去建另一个。”

他说,八年建起来很慢,但悠悠着来,走走停停,也就有了那么一股悠悠的劲,八年时间还是这么过去了,这“狗洞”还不是一样地就建好了。人生也就是这样,不要拼着一口气傻冲,停停走走,累久了就休息下,休息完了就继续走。

(记者:杨淑梅  指导老师:樊林君  编辑:蔡有婵)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632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