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润生:拿鼓槌的心理医生

微暗的烛火,浑然天成的伴奏,加上时不时的低吟,难免令听众误以为进入了一场原始部落的祭典。这是2010年关润生与朋友在自己租赁的小场地上开音乐会的场景。与一般的音乐会不同,他们没有事先排练,而是全凭感觉,即兴演奏。

02关润生演奏使用的乐器

2004,关润生从汕头大学医学院毕业,接着在附属医院工作了两年,然后他放弃了这个在大多数人看来是“铁饭碗”的职业。现在,他是一名心理咨询师,业余时间还常常回汕大跟朋友一起交流音乐。

跟着感觉走

大学时,关润生并没有真正组建乐队,偶尔客串一些乐队的鼓手或主唱。从汕大附医辞职之后,有了自己的业余时间,又开始与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切磋音乐。他和朋友玩的音乐很非主流,没有什么讲究,完全看表演时的感觉。

“我们就事前沟通一下,知道他大概有什么情绪,就这样玩,不排练。”关润生说,“这个不需要很高的技巧,现在很多人追求技巧,像吉他手就一定要炫技啊,solo啊,我们自己追求的是一种感觉,简单的东西往往最好。”

他和朋友们会在“公元一二”文化创意园举行小型表演,“不用粉丝在那里拿着荧光棒,我们可能不习惯那种,我们就喜欢二三十个人静静地听,用心去听,这样就好了。”他们常常不按常理出牌,“我们以前有些演出,是蹲下来,用屁股对着观众。”

2012年在汕头大学举行的第一届贰肆叁音乐节上,他和一个朋友参加演出。跟往常一样,即兴表演,没有多余的交流,音乐即是他们的语言。“我们不问对方什么,就是按自己的感觉走,能走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相互感觉对了。”

012010年,关润生与朋友一间厂房上开小型音乐会

关润生的QQ签名里有这么一条:以后我的葬礼上要放摇滚。

他在打击乐上的成绩,得益于对摇滚乐的长期着迷。他从小学六年级就听摇滚乐,耳濡目染,所以即使没有系统的乐理知识,也不会影响他表演时的即兴发挥。

他大学时期的奖学金都花在了磁带、CD上,他喜欢这样有质感的东西,随着阅历的增加,摇滚乐更加承载了他的一些记忆,“音乐之所以深刻,是因为从中听到了一些回忆,因为那个时候还是年轻人,更喜欢一些宣泄情绪的东西。”

弃医从“心”

在汕大附属医院工作了两年,关润生不愿意再继续这种周而复始,波澜不惊的日子。

“我喜欢很多东西变化,这也是我离开医院的原因,因为继续的话,你可以看到你未来二三十年的轨迹,按部就班,考试、评职称……”因为寻求变化和刺激,他果断放弃了医生的岗位,开始研究自己喜欢的心理学。

大学时临床医学专业的学习与心理学交叉很少,辞职之后,他不断地接个案,参加心理学讲座,通过各种方式来充实自己的心理学知识。

不过他的医学背景,也给心理学的学习带来了一些优势,“我有时候也会感觉学医的人学起心理学会得心应手很多,因为你会很多基础,包括神经病学啊,甚至解剖啊,有时候也会牵扯一些脑部的东西,我们以前都啃过来了,所以我学习起来很轻松。”

他选择留在汕头的原因,大概跟他那股不服输的劲儿有关,当时心理行业在粤东地区几乎是一片空白,他希望能通过努力在粤东地区打开一个突破口。“大家都不看好汕头,也许有时候更存在一些机会吧。大家都往大城市走,都要竞争,所以那时候我是这样鼓励自己的,越是不被看好,我偏偏要在这边做。”

学习心理学的同时,他还在做一些像门户网站、医药公司顾问之类的兼职,为创业积累社会经验。

2010年,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关润生与粤东地区一些理念相同的心理医师联合成立了汕头市睿林心理工作室,致力于开展心理讲座,心理咨询,给企业提供心理援助等。

“员工的心理状态对企业的效益也有很大影响,但是潮汕这边的企业没有这种理念,不像广州、深圳那些大城市已经发展得相对完善。”现在,他们尝试将这种理念带入粤东,并时常接手一些企业心理项目,根据对单位员工的调查问卷,向企业反馈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方案,然后以第三方协助企业解决问题。

关润生的团队已经发展成为目前粤东地区最为专业的心理学应用服务机构,团队人员多是粤东地区高校的专业人士。前不久,他们还给东风日产公司进行了组织员工心理援助。

曾压抑挣扎

如今看来,关润生是音乐会上全情投入的鼓手,是坐在咨询室帮别人解决心理问题的心理医生,但曾经,他也有一段压抑挣扎的时期。

04关润生在打鼓

高中时,关润生成绩优异,常常排在年级前几名,在奥林匹克比赛中获奖,甚至一度想冲刺清华北大。但是,高考时因为身体原因,关润生发挥失常,与理想高校失之交臂。

“虽然汕头大学当时已经是一本,也算是不错的学校,但是可能那个时候自己的期望更高,想考更好的大学,来了之后心态一直没调整过来,所以那个时候就体会到如果不能调整好心态,钻牛角尖是很辛苦的一个过程。”

因为高考失利带来的巨大落差,他花了几乎一年时间来自我调节。“会不会自己选择错了,究竟要不要复读,但是后来还是坚定了不要复读,干脆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那段时间他经常处于这种纠结的状态,他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但是没有逃避,也没有自我封闭。期间,关润生阅读大量的心理书籍,经常向心理老师倾诉,尝试做自己的心理医生,指引自己摆脱困惑。

毕业后在医院的两年工作经历,也助长了他做心理医生的念头,“医生给病人治病是一个很客观的过程,疾病痊愈与否可以衡量,而一个人的心理状态是内在的,人受到伤害,表面上看已经愈合了,但是内心的创伤没有得到重视就不算痊愈”。

后来创业过程中的几经波折,更使他深刻的认识到心态的重要性。“你有多少财富都好,没有端正好态度都不会快乐,一个富翁可能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如果没有好的心态就很难调节,好的心态是永远的。”

05关润生已经走出多年以前的心理阴影,坦然讲述自己的故事

已过而立之年,经历了一些跌倒和重新爬起,关润生已经可以淡然看待许多事情,“其实人生只是一个过程,真的没什么”。

“我很庆幸自己走了出来,于是就想会不会遇到一些同样受过打击的人,偶尔会用我自己的个别经历,告诉他们其实是可以走出来的,生活其实可以很阳光,你可以有一段时间低迷,但是要通过别人的帮助和自己调整,要走出来,因为人生路还很长。”

 记者:王曦  编辑:马天骄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626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