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园小筑:历史劫难后如何重生

澄海隆都镇前美古村落里,曲径通幽,有一栋与其它正门前写着“通奉第”的古建筑不同的古宅,正门上刻画着“文园小筑”四个大字,门旁的墙壁上挂着三个牌匾,彰显着其作为汕头民俗摄影创作与写生创作基地的风采。

1(文园小筑的正门      郭奕舒/摄)

这是一栋中西结合的建筑,有着典型的潮汕民居“四点金”“单背剑”的特点,进门后分别是前厅、天井和后厅,前后厅两侧各有一房,占据四合院的四角,而在建筑的右边有一条小巷,似一把穿插在建筑内的利剑。同时,建筑引用了西洋的建筑材料,并渗透着东南亚建筑风格,兼具了东方与西方的建筑特色。

沉寂多年后的重生

建立于清朝宣统二年(1910),文园小筑已经在此默默屹立了百年历史。直至10多年前,汕大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杨培江教授在寻找学生写生基地的时候发现了这栋与众不同的古建筑,文园小筑才重新迎来了新生。每一年,汕头大学、韩山师范学院、广州美术学院等学校都会安排学生到文园小筑写生,有时候还会有剧团前来拍摄取景。自那时起,房主陈伟成(后文称陈伯)便接下了文园小筑的房间出租工作,为前来写生、摄影的学生成员们提供食宿。

如今已经81岁的陈伯还是单身,膝下无子女,虽然不太会说普通话,但他每次见到学生前来创作,都会热情地用简单的“吃饭”“喝茶”来招呼接待,为他们准备床铺,买菜做饭。在文园小筑成为写生与摄影基地前,陈伯平时一直以种田和华侨资助为生,而现在,他成了文园小筑的“包租公”,虽然每人每次的食宿费用只有35元,陈伯却也过得舒坦,与往时无生活来源的日子相比,生活质量和精神生活也有所提高了。

“文园小筑开始开放出租后,他也能够长时间与年轻人接触,心情也更舒畅了,不至于太孤独。这样的管理方式对大家来说都是各得其所,老人家能有生活补贴,可以对文园小筑进行小部分修缮,学生们也可以获得创作灵感。”陈伯的外甥陈彦彬说。

2(学生赠给陈伯的画挂在大厅的墙上   郭奕舒/摄)

几代历史的缩影

然而百年来,历经了风风雨雨的文园小筑,曾经辉煌,也曾颓败。

建立文园小筑的是陈伯的太爷爷陈立枝。20世纪初,全国兴起了沿海地区的人们下南洋、北边的人们走西口、闯关东的潮流,而太爷爷也去到了泰国的一些公司当经理。俗话说:“富贵不归者,如衣锦夜行,谁知之者?”这个在泰国工作了15年的华侨还是选择了回家乡,用自己在外赚取的钱财修建了文园小筑。

        3(古老的屋檐    郭奕舒/摄)

而后迎来了文园小筑的辉煌时期。解放前,陈伯的父亲陈永隆是前美乡的乡长,由于陈慈黉常年在国外,家里大多数为老弱妇孺,无力处理产业和土地的管理,陈永隆在处理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之外,还要代理陈慈黉家族留在家乡的事务。为了处理好村里的事情,让村里的人们不被别的乡村欺负,作为乡长的陈永隆的结交范围很广,从官吏到军队,从前美到饶平、潮安,他都有很高的威望和很广的人脉。这个时候的文园小筑,因为陈永隆乡长的关系,来往的人络绎不绝,而且大多为一些有脸面的人物。

然而解放后,文园小筑的历史开始了转折,文园的辉煌不再。1950年土地改革,兴起了八字运动:“退租、退押、清匪、反霸”,按照土地拥有程度,人们被分为了不同的等级,土地越多、越富有的人被打击的力度就越大,而当时的乡长陈永隆被列为恶霸地主,以“恶霸、地主、汉奸、特务”等莫须有的罪名被枪毙,文园小筑被没收,陈氏一家被赶出了家门。

直至改革开放后,政府高层终于有了一些政策上的改动。1984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加快落实华侨私房政策,将文园小筑归还陈家,文园小筑终于从噩梦中被解救出来。

还未可知的未来

然而,历经多年沧桑变换的文园小筑已不再是辉煌时期的文园小筑,房子的维护成了难题。土改没收后的文园被分给了11户农民,由于缺乏对建筑的基本维护常识,这些农民利用文园小筑广阔的空间,填满了泥土进行种植,大厅里都是堆得高高的泥土,房子的很多门窗都已经没有了,里面的很多古文物也已被没收,甚至被拆卸卖掉。这些行为给文园小筑造成了很大的破坏。陈彦彬回忆道:“我们5个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屋里的泥土全部搬出来!”

而随着房子年龄的增长,文园小筑的结构也开始变得不稳固,房子的顶梁与门窗多是木作的,历经多年后已经出现了裂开、剥落的状况。房梁的方木外层已经被白蚁蛀蚀掉,只剩下里面一条细木柱,楼顶的重量全部压在这些木柱上,又再一次对房子的结构造成破坏。

如今较多学生出入,也容易对文园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坏。据陈彦彬介绍,曾有学生把屋顶的瓦片踏坏了以至于房子漏雨。曾到文园小筑进行写生的汕大艺术学院学生苏俏贤也表示担忧:“文园小筑很漂亮,让人迷恋,甚至无法用言语形容!但是建筑已经开始老化,我们在二楼走动的时候整层楼都在震动,弄得我们晚上睡觉都在担心会不会突然整层塌下去。”

                 4(文园二楼的墙与顶梁已经出现裂痕     郭奕舒/摄)

5(墙上的图案已经模糊不清   郭奕舒/摄)

虽然在08年时汕头市旅游局和澄海区旅游局曾联合到前美村进行规划指导,但是文园小筑并不属于文物保护单位。且如今前美古村落也只是由几位村干部在管理,其它村民也只是自己管自己的,两者关系不大。“他们理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要想将前美村的旅游设施弄好,赶上其它旅游景点,都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陈彦彬说。

由于政府还没有对之进行管理维护,家里的经济条件又跟不上,陈家要对文园小筑进行大规模的修缮的可能性不大。陈彦彬说,没有一定的魄力和经济基础很难做出大的改变,只能是这样,走一步算一步,“房子是自己的,自己不维护谁来维护?除非家里有一个当官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文园小筑是一个家族财产,虽说陈伯有5个兄弟2个姐妹,他们都会在清明节等节日回来庆祝过节,也会对文园的维修提供一些资助,但是日后房屋的继承仍旧是一个问题,据了解,陈家如今还没确定如何分配继承权。文园小筑日后究竟何去何从,仍不得而知。

(记者:郭奕舒 黄晴;编辑:罗文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621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