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义工谢珍妮:博爱人间,助人自助

25岁的谢珍妮平日里是一名公务员,到了周末,她和朋友们一起做义工。她是汕头蓝天义工协会的成员。

 

“蓝天很有吸引力”

 

高中时,珍妮常常在电视上看到义工帮助别人的画面。“他们的身影,总能触动着我的心灵。”她回忆说,“他们让我有一股热血想加入其中,成为一名真正的义工。”

蓝天义工协会在汕头颇有知名度。它最初是一支在网上发起的志愿者队伍,后经12位热心人士的努力才有了正式的蓝天义工协会。当时的珍妮被“蓝天”创建者们的不懈精神打动了。她和她同学们都想加入“蓝天”,但是报名点的老义工却告诉她们,未满18岁的公民是不能加入的。老义工还热情地说,学生应以学业为重,争取考上好大学,毕业后如果回乡工作,就以一个能保障家庭生活和工作的社会工作者的身份加入。

“当时老义工在临别时握着我的手,对我说道‘等你读完大学回来汕头,我们蓝天都会永远欢迎你的’。这番话更加坚定了我毕业后回家乡工作的决心。”珍妮觉得,汕头是一个有人文关怀和团结精神的地方,汕头的爱心传递、帮扶助弱的精神对比其他逐利附势而人情冷漠的城市来说是非常可贵的。去年从广东金融学院毕业后,她就回到家乡工作,并加入了“蓝天”。

珍妮曾经参加过“关爱抗战老兵协会”、汕头地区的“助残义工”、大学的党员志愿者队伍等义工组织的活动。但是令她最有感触的,还是“蓝天”。在“蓝天”,义工们的年龄一般是20岁到40岁左右,都是一群年轻的热血分子。平时活动聚会他们玩得很开心,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前后辈的顾忌,她喜欢这种沟通无障碍的感觉。

“蓝天不像存心善堂那种有宗教信仰的组织,我们自戏称‘无信仰’团体,就是不管你生活中信奉什么宗教,蓝天都欢迎你。在这里,没有尊贵卑贱地位之分,没有职业年龄宗教之别。”“蓝天”的广阔胸怀,让珍妮觉得它魅力无穷。她说:“‘蓝天’聚焦了各路人士的积极参与,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舞台。”

珍妮喜欢跟大伙一起参加活动,那时的她是最无拘束的,因为蓝天给了她家的感觉。“现在加入后的我,更加坚信我当初的选择是正确的,这个组织值得我付出。” 她说,“我爱这个集体,我无法想象失去了它我该如何生活,毕竟它已经完全融入到了我的生命中,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

                                                             (珍妮于2012年“书梦-援建乡村学校图书室”活动现场做宣传捐书工作 供图/谢珍妮)

 

 

“我的生活总处于忙碌状态,但我乐此不疲”

 

珍妮现在是“蓝天”综合六组的义工,也是宣传推广的成员。他们称此职务为“最前线的记者”–深入了解基层个案,撰文发表到网站上去宣传,让大家看到后捐款捐物或出谋献策。

这类工作看似简单,实际上却会遇到很多想象不到的困难。其中一项任务是做社会调研,对个案的家人进行咨询提问。有时她会遇到一些不愿把自己的困难情况说出来的人。“我们的做法是,慢慢引导,安抚安慰,他们解释清楚,我们的目的在于知道他们的实际困难,这样才能有针对性地进行真正切实的帮助。渐渐他们也会袒露心声,不过这需要一定的时间。”珍妮说。

有时她也会遇到当事人经过多次劝说也不愿说出来的情况,但珍妮从不勉强他们,让他们自由选择。她说:“这毕竟是个人私事,顶多我们会通过他的亲戚朋友或邻居侧面了解一些情况,能帮到的尽量帮到,这就是我们的限度,不可过分逾越。”

“蓝天”义工们的工作并不轻松。他们有时开会讨论至夜深;有时深夜寻找在街上睡觉的流浪汉,劝说其去救助站;有时要将如大米、食用油等物资送到各家各户。

这些工作令他们的生活变得忙碌。珍妮从大学时就习惯了忙碌的生活节奏,但身边的朋友,甚至是义工都劝她停下来关心一下自己的生活。“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但是我就是说服不了自己的心,依旧全身心投入公益事业。”她说,“接下来我还要考虑自学考研进修的事。我的生活总处于忙碌状态,但我乐此不疲,再怎么忙,我也不会退出蓝天义工的,除非协会‘不要’我。”

2

                                                                    (送书下乡,与孩子们亲密接触的珍妮  供图/谢珍妮)

 

“家人的大力支持,是支撑我一直不断前进的动力”

 

刚回到家乡时的珍妮,工作忙、压力颇大。所以当她决定要加入“蓝天”时,却不知道怎样向家人开口。她说,她想了一夜说服爸妈让她参加的陈辞理由。但当她对爸妈说她要加入“蓝天”时,他们没等她继续说下去,就说好,叫她得去参加。

“我当时那个错愕啊,根本没想到父母会如此‘通情达理’,”珍妮笑着说,“母亲还说,其实他们早就想自己去参加了,但是基于家庭事务繁忙没时间没精力啊,现在的我,帮他们完成愿望。”说到这里,珍妮眼眶有点湿:“我感觉甚是欣慰。家人的大力支持,是支撑我一直不断前进的动力啊!”

以前珍妮每隔半个月就会去看望外公外婆,但现在生活比较忙,一个月只能去一次。“刚开始我还担心外婆会骂我,没想到,他们也是跟我爸妈一样支持我,而且还捐出衣物,赞助活动,这才让我能安心奋战于前线。”

现在的珍妮考上了公务员,有了双休,时间相对以前比较宽裕了。她说:“一个周末既可以参加义工,也可以参加家庭聚会,真的是守得月开见月明啊!我相信在家人的支持下,我能平衡好工作生活与义工活动的。”

她身边有些朋友也支持她当义工。但还是有一些人是对她的义工工作带有疑惑和不支持的态度。

有人问珍妮,在“蓝天”的工资大概是多少。她觉得很奇怪,“蓝天”是一个公益组织,是无偿为民请命的,没有收入可言,反而每次活动的费用都是自己付的,甚至连一个小小气球的费用都是义工们分摊。对这样的回答,有人就更加不解了,问道:“没钱还干?还要垫钱干?”而珍妮只稍回答:“不仅干!还乐此不疲地继续干!懂我者何须解释,不懂我者懒得解释!”

以前她的同事得知她是义工,问她有什么活动可以参加。“我说最近我忙的是一日义工,他们问具体是干什么的,我说捡垃圾,他们这时三百六十度表情态度大转变,流露出‘鄙夷’的目光,感觉这是污秽之事,碰不得。”珍妮说。然而,每次她参加完活动后都会跟他们分享劳动过程中的心得和收获,渐渐地,她的同事们都开始支持她,甚至还让她帮忙捐资捐物。

 

“世间万物都应该去爱惜,而不是去摧残扼杀”

 

珍妮有个微博昵称–“博爱女神”。起这个昵称,是因为她是一个博爱的人。

小时候珍妮的家庭教育比较注重培养孩子的爱心。她的父母领养小动物小植物让她照顾,一切都让她包办。“渐渐地我发现,原来身边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生灵,而这些生命之所以能延续,都是要靠我们用心细心耐心去努力的。”她觉得,生命很脆弱,甚至一个小指头就能让它们毙命,所以大家要更加关注生态,关注弱小群体,每时每刻都要热爱生命。

“世间万物,无论是什么生物,我都感觉这是有生命的,我们都应该去爱惜它们,而不是去摧残扼杀。”她觉得,“蓝天”给她带来了一个机会,让她把博爱的覆盖面扩大到了与自己毫无相干的百里之外的群体。“这个机会,让我真正从帮助动物到帮助外界群众,实现一个大的飞跃。而我,将继续实践自己的初衷——博爱人间,助人自助。”珍妮淡然一笑,说道。

(记者:蔡有婵;指导老师:樊林君;编辑:梁静怡)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98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