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陈论杰,独守铺子十余载

一个用铁皮搭建的小铺子,一台14寸的电视机,一张狭窄的单人床,有些破旧的木架子上摆满了饮料,冰箱也和着DVD里播放的七八十年代的老歌嗡嗡作响,这就是七旬老人陈论杰独自生活了16年的地方。

234678

(阿伯晚上在看店)                                                         (阿伯和跟卖唱片的人讲价)

72岁的陈阿伯是鮀东人,老伴儿已去世多年,儿女们也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当记者问到为什么不跟儿孙住在一起的时候,他解释说:“我在外面这么多年自由惯了,也就不想回去了。”

陈阿伯9岁就辍学回家帮忙种田,18岁的时候,国家开始实行统一分配,他又被所在的公社鱼苗厂派往广州采购鱼苗,每个月26元的工资,勉强可以糊口。他说:“那时候毛主席要求搞‘三化’、‘四化’、‘小四清’,家里连一只鸡都不敢养,生活很艰难。”

1978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以后,陈阿伯承包了村里的池塘,先后养过鸭、鱼、螃蟹等。“那时候很自由,只要不犯法,想搞什么就搞什么。”陈阿伯提起那时候的政策赞不绝口。由于养殖收入还不错,陈阿伯就在小铺子附近(当时还是一个叫“荣升科技园”的开发区)又承包了20亩的大鱼塘,靠着养鱼的收入,一家人的生活还过得去。

九十年代,鮀东一带进行开发建设,乡政府收回鱼塘并转卖给了私人。陈阿伯觉得汕大这一带的发展前景还不错,就在汕大的校门口附近(现在图书馆的位置)租了一亩地,搭建了一个洗车铺,自己做起了老板。“那时候生意很好,我也赚了不少的钱,可是还不到两年,这地又被乡政府转卖给了扩建中的汕大。”

陈阿伯只好把铺子挪到了粤华医疗器械厂的门口,但是生意已经大不如前,后来阿伯索性关了洗车铺。

陈阿伯说16年前这铺子刚开那时候,来汕头的外地人很多,大哥大和手机都还没有大面积普及,他的铺子生意非常好,仅是公用电话的收入每月就有一千多块。

开铺子空闲的时间比较多,陈阿伯十年前就买起了六合彩。他每天都会坐在铺子里看“马报”(关于六合彩的新闻报纸),然后通过上面的成语猜可能中奖的生肖。陈论杰告诉记者,他读书不多,经常会请汕大的师生帮忙解释一些成语然后再自己琢磨。

平常没事儿的时候,陈阿伯喜欢一个人坐在铺子里喝喝茶,听听台湾老歌。“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有时候他也会听一些流行歌碟,甚至会跟着里面的舞者跳起舞步。他说有些歌听不太懂,但是可以跟着哼唱。陈阿伯还开玩笑说他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其实那是一个经常来这里和他喝茶聊天的江西打工妹。

897                                                                                                               (跟着电视跳舞的阿伯)

因为住在汕大对面,所以陈阿伯会经常接触到汕大的一些学生。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啊,都好自由,一些学生经常在我的店门口就搂搂抱抱。像我们年轻的时候,毛主席规定男的不能摸女的,如果男的摸女的一下,就要坐牢。”陈阿伯也知道82岁的杨振宁与28岁的翁帆结婚的事情,他说自己还连续看了杨翁两人来汕大前后的一系列报道。

开了这么多年的铺子,陈阿伯也经历过一些小波折。他回忆说前几年这里的治安很差,铺子曾多次失窃,他先后丢过三部摩托车。“那时候我也很害怕小偷,听到有小偷来也不敢起床,只好靠敲墙壁或假装打110吓走小偷,所以,铺子里丢过很多东西。”

陈阿伯每天会开摩托车到汕大的保卫室去取水来用,他的四个女儿也经常来看他,给他送一些茶叶和水果,还塞给他钱。他说:“其实我不需要这些钱,一个人过得开心快乐就好。”

由于开发建设的需要,今年鮀东乡政府将收回汕大校门口对面的那一大片地,这其中也包括陈阿伯的铺子。面对即将拆掉的铺子,陈阿伯说:“我老了,这几年铺子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现在政府又要出一万块钱来买这块地,看来是该走的时候了。”

 (记者:张丽莎  谢婉雯;指导老师:樊林君;编辑:梁静怡)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96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