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水沟“隐形” 潮阳一高三学生溺亡其中

5月22日,距离高考16天,潮阳一高三学生马浩鑫在上学的途中遭遇意外,不幸身亡。

当天,马浩鑫一早骑自行车上学。他妈妈担心往常途经的新华大道水浸严重,决定带儿子沿着一旁的小巷去学校。

这条路对于浩鑫妈妈来说并不陌生。但是没料到,连夜大雨已经将路边的水沟淹没“隐形”了。水沟跟道路连成一片。乍眼看去,这里仿佛成了一片沼泽地。

没人目睹母子落水的过程。后来妈妈被一对好心肠的夫妇救起,但儿子已经被水冲走。

网上盛传“马浩鑫奋身救母”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

救人的夫妇江桂亮和林素梅说,他们当时路经水沟,看到浩鑫妈妈和她的单车都掉在水沟里。浩鑫的单车则被弃在离沟一米多远的草地上。

江桂亮上前拽着浩鑫妈妈的手,林素梅则拉着丈夫的皮带。

“把浩鑫妈妈救上来,我老公马上跑去拉浩鑫。”林素梅回忆说。

“他只有手露出水面。”

据林素梅描述,丈夫江桂亮碰到了马浩鑫的手,未能抓紧。水沟上的房屋挡住江桂亮的救援。

新宫居委会姚姓工作人员介绍,该水沟原本应为明沟,但后来不少人把房屋违规建在水沟附近的土地上,把大部分的水沟都盖住。冗长的暗沟也为后来的搜救造成极大的困难。

这条水沟全长约1000米,大致从东北流向西南,一直通往潮阳区南门护城河。东北高、西南低的地势导致新华大道区域内的水大多经过该水沟排往护城河。

错失良机的救援

浩鑫妈妈被救上来后大哭不止,然后往家跑去。江桂亮夫妇也就离开事发现场。

潮阳一中当天对该事件的情况报告则显示:上午8点21分,高三(2)班班主任接到浩鑫母亲的电话,称其儿子被水冲走。班主任马上上报学校,并建议家长报警。

新宫派出所电子报案记录显示,浩鑫爸爸于早上8点31分打电话报警。

8点50分,派出所民警到达事发现场。这时离浩鑫被冲走已经过去接近两个小时。

据赶到现场的陈姓警官说,事发当天早上他在别的地区出勤,接到派出所通知就马上赶来。

陈警官无奈地说:“只有确定出事地点,消防才能进行搜救。”他称当时联系不上浩鑫母亲,无法进一步了解情况。

“后来,派出所几乎所有能出动的警察都出来参与搜救。”陈警官说,迫于雨势和水沟情况,他们只能沿着水沟一线来搜救。

在一旁观察的肖小姐质疑,到场查看情况的警察仅仅在“看”,或用竹竿插进水里,并无采取实际救援行动。

新宫派出所所长陈所长则解释道:“水沟的水太猛了,没办法去。一开始用竹竿去测量,水太急以至于把竹竿都要冲走。”面对当时危险的情况,民警无法下水救人。

下午,搜救工作正式开始。身背氧气瓶的消防队队员身上系着绳子,开始进入房屋底下的水沟部分。水沟的水位已经降至消防队员膝盖处的高度。

水沟上的房屋增加了救援难度。

水沟上的房屋增加了救援难度。

亡羊补牢

次日7时许,马浩鑫的尸体在潮南区南门护城河上被发现。

事故发生后两天,24日下午4点多,事发地点装上约半人高的围栏。教育局再次通报各大学校注意做好在恶劣天气情况下学生的保护工作。学校也通过短信平台告知学生家长注意安全。

事发现场已经搭建起了铁围栏。

事发现场已经搭建起了铁围栏。

然而,质疑之声不断:为何事发地点路段危险没有提前安装围栏?教育局和学校在恶劣天气下为何没有发出停课通知?

新宫居委会姚姓工作人员回应称,事发地点从来没有发生类似事故,因此之前未得到重视。

06年便在事发地点几步之遥开店的肖小组不同意:“6年以来,事发地点共发生4起类似的事故。”她举例说,06年“珍珠”到来,有个小孩就曾经不小心摔进水里,所幸被随行的人救起。“落水者都有去居委反映。”

姚姓工作人员否认有接收过事发地点的投诉。

早就在五月初,居委会已经开始在危险路段架设围栏,如新宫池池塘边。

负责架设围栏的工人说:“断续的大雨让他们无法工作。”原本计划被架设围栏的池塘还未完成,零星的危险路段于是未得到排查。

潮阳区教育局则表示无奈。根据《广东省突发气象灾害预警信号发布规定》,只有气象台发布红色预警信号,学校才能执行停课。

教育局秘书股股长陈学科说:“潮南区片区大,各区域之间天气情况也有所差别。他们无法下达统一的停课命令。”

在暴雨橙色预警信号下,学校能够拥有自主权选择是否停课。

22日当天,在马浩鑫冲进水沟后,7点40分,汕头市气象台将暴雨信号升级为橙色。

由于潮阳一中位于山上,地势较高,学校并无水浸的担忧。潮阳一中未发布停课命令。

“浩鑫,生日快乐了。”

5月26日,@94号空降列车发布微博:“浩鑫,生日快乐了。”

5月24日,潮阳一中倡议师生们给马浩鑫家庭捐款。浩鑫妈妈待业在家,他爸爸依靠打散工为生,两个姐姐在外读大学。

张志轩,马浩鑫的高一好朋友,在微博上发表一篇名为《忆,我的兄弟,马浩鑫》。他写道:“黑黑的,瘦瘦的,不长痘,天然卷……” “很少动气,很老实。”

两人最后一次说话,是在浩鑫去世一天前。

“浩鑫,同学录写好没?”

“没呢,要怎么写?我写上一两句毕业寄语,写好了我拿给你。”

张志轩没有想到,这段简单的对话成为他们最后一次的谈话。

(记者:黎子伟 编辑:张晓婷 指导老师:樊林君)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59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