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响师王桂猛:幕后三十载

王桂猛坐在调音台前,带着监听耳机,坐直着身体,十指张开,中指轻轻地放在调音台的推子上,眼睛注视着正在舞台上演唱的顺子,根据演唱者力度、音色的变化,推拉着音量推子。

顺子边唱歌边微笑着朝王桂猛竖了竖拇指,然后转过身去继续跟观众互动。

王桂猛笑着说:“其实舞台演员,尤其是独唱歌手,都是很怕音响师的。因为音响师稍微调一下,就会让他们的声音变得不好听了。”演出时,音响师们可以通过设备,掩盖噪音和发声中的缺陷,使歌声更加圆润、丰满和有层次。

1992年,彭丽媛所在的总政歌舞剧团在鮀岛影剧院演出,王桂猛担任音响师。演出结束后,彭丽媛主动地找到了他,称赞他的调音技术好,并把别人送她的花,转送给了王桂猛。

1

今年50岁的王桂猛来自山西吕梁,在汕头工作24年了,一直在从事音响师这个行业。他回忆说:“1980年的时候,单位派我去一个电声技术培训班,也是建国以来的第一个电声技术培训班,整个吕梁市只有两个名额……这是我人生里最重要的机遇之一。

参加培训班时,王桂猛只有17岁,是培训班里年龄最小的,同时也是基础最差的。他说:“摸底考试时,我的卷子是空白的……什么都不懂。”

培训开始后,他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习,其他什么都不管。他说:“两个月以后,我基本上就像班里的学习委员了。那时老师教的,我都会了。有的人学不会,老师就说:‘你去问桂猛吧。’呵呵。”

王桂猛说:“人生的机遇啊,有的人可能一生都没有,有的人一生可能有一两次,一定要抓住啊……我人生的事业,就是从那8个月开始的。”

培训班结束后,王桂猛回到了吕梁晋剧团。在一场晋剧演出结束后,省文化厅的处长对该场演出的音响师王桂猛说:“小伙子,回去好好干,我有机会一定要把你调到我们省里头来。”

1981年,山西省文化厅成立了一个录音录像室,想要把王桂猛调到那里工作,但当时的吕梁市文化局长不想让人才外流,一直没有同意。直到两年后吕梁市文化局换了局长,王桂猛才成功调职。

在省文化厅工作的6年时间里,王桂猛录制了300多部戏剧。由于工作比较劳累,对技术要求也高,跟他一起工作的高干子弟们都不愿意做。即使想做,也不一定做得来。300多部戏剧,从录制到后期编辑,主要由他一人负责。

那时制作一部时长两个小时的戏剧,大概需要6天。而且须要到各个地区去录制,王桂猛说:“那时一年大概有两百多天要在外面跑,回来以后还得加班编辑。”

在省文化厅工作了6年后,王桂猛想要申报职称评定,但领导连申报表也不让他填,还批评他说:“才工作了几年?年纪轻轻的,这事能轮得上你吗?”。王桂猛听了,有点不高兴,因为自己比别人付出得多,但评职称时却还“轮不到”自己。

因此王桂猛申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到海南去找新的工作。后来经人介绍,王桂猛准备调职到汕头海洋艺术团。山西省文化厅的领导知道后十分后悔,在办公室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边抽边踱来踱去地跟王桂猛说:“你说你请假有事,好呀!你原来是跑去申请调工作了!”

王桂猛说:“到了我现在的年纪,再回想,领导一手把我培养起来,跟我说一两句语气比较重的话,其实也没什么。不过那时年轻,也没想这么多,就跑到汕头来了。”

    在汕头发展了18年后,王桂猛在2007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市里有重大演出时,领导会亲自点名让他负责。在同行的眼里,王桂猛也是一个值得敬佩、尊重的前辈。但刚到汕头的第一年,对王桂猛来说,却是十分痛苦的。

他说:“那时落差太大了。以前在省政府里,尽管我只是一个普通职员,下面的人对我都会点头哈腰……跟我们接触的都是艺术家、音乐家,都是专业的人。到这边后,就是在一个小文艺团里,没什么身份。”

那一年过年时,海洋艺术团的领导把王桂猛等外省人都安排在东山湖温泉度假村过节。大年初一那天,大家聚在一起包饺子,包着包着,女生们哭了,旁边的男生也跟着哭了起来。王桂猛说:“大家都想家啊……我们来到这里,语言不通,当时的汕头人也很排外。

“后来开始学会面对现实了,反正都一个人出来了,就多赚点钱吧。起码多回几趟家,也能买得起机票嘛,呵呵……我这个人就是比较单纯,比较乐观、知足。”

在海洋艺术团工作了半年后,王桂猛开始到饭店和夜总会里兼职。那时汕头流行餐乐,饭市时有人会在饭店里唱歌、跳舞、弹琴。王桂猛中午时就去饭店给人家操作音响,晚上下班后就到夜总会去做兼职音响师。

9293943年我都没回家,不敢请假,怕因为请假而丢掉工作。”一年365天,王桂猛都在工作,甚至他93年结婚的那天,也没有请过假,吃完晚饭就赶着到夜总会兼职去了。他说:“没办法啊……人生的某些阶段一定要把握好。”

度过了最初的艰难时期后,王桂猛的事业开始往上发展,公司的业绩也一年比一年好。但他说:“我从来不把我现在这个公司当成是做生意的。”

“我就是喜欢技术,我不是做生意的。所以我们就是实实在在的,每场我们都百分百地完成。有一项没做好,我心里头都会觉得很难受、很自责。”

每一次的大型演出,王桂猛都不会邀请家人、朋友去观看,他怕自己会分神。音响师不仅要有电声技术方面的知识,在每场演出中,还必须要把握好节奏和音乐感,所以整场演出,音响师都必须全神贯注。

每场演出,王桂猛都会把全程录下来。回家后把录音完整地听一遍,做出总结,力求下次做得更好。他说:“技术这个东西是要做到老学到老了,这样才会有进步。”

王桂猛说:“当初来汕头的选择也许不太好。或者在山西多熬几年,会有更多的机遇……但我现在在汕头,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成功了。人一辈子在干自己喜欢的事,并且获得一点报酬,能满足自己的生活需要,这已经很好了。”

(记者:刘杏仪;编辑:刘亚丽)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56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