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皓、王湘江:在青海做记者

采访过程中,当讲到玉树地震采访经历时,来自青海的《西海都市报》记者李皓突然哽咽。

青海距汕头约3000公里,现在坐飞机很快就可以到达。西宁距玉树约800公里,李皓作为《西海都市报》第一批抵达震区的记者,途中却大约用了12个小时。“800多公里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咱们广东的800多公里”,李皓说,要经过九座大山,海拔基本都在4000米以上,而且当时的路也没有现在好。

藏族人对色彩是非常喜爱的,他们把所有亮丽的色彩装饰在屋檐上,李皓说,像扎西科这个地方,整个村子建造在山坡上,“地震前,从山脚下看时,整个山坡好像被各种各样的颜色包裹起来”。可地震后,李皓只看到两种颜色,黄的是泥土,灰的就是石块,“一马平川,没有一个房子是站起来的”。

1

从左至右分别为李皓、王湘江。单朴/摄

李皓在去玉树之前,已预料到在那里“吃没吃的,喝没喝的”,所以每次采访,都要带上几块巧克力。而在整个玉树地震采访过程中,有个小孩给李皓留下了深刻印象。

有次采访,遇到了几个小孩,好像几天都没吃东西,李皓给了他们每人一块巧克力。有个小孩却还想再要一块,李皓很奇怪:“不是已经说好只给你们一块了吗?怎么还要?”这个小孩说:“把我妈妈扒出来的解放军叔叔还没吃饭呢。”

小孩带李皓去见了那个解放军战士。李皓描述他看到的场景:“一个十八九岁的解放军战士真的像‘一个狗’一样累得躺在地上睡觉。”李皓再问那个小孩“你妈妈呢?”小孩指了指,一尺开外,就是他妈妈的尸体。

李皓讲到这个小孩时,哽咽起来,他说:“这就是人性的彰显,不管这个社会多混乱,体制再有缺陷,人是真的好。”

记者是救世主?还是谋生者?

和李皓一起到访汕大的还有同是《西海都市报》记者的王湘江,在和汕大学子的交流会上,他一开场就抛出这样一个问题:记者是救世主?还是谋生者?

王湘江和李皓都比较倾向于记者应首先是个谋生者,当然记者也应该怀有理想。

王湘江认为,当前,人们对记者给予的希望超过了记者这个职业所能担当的范畴,“相信很多记者都是怀着良知,怀着对这个职业的敬畏从事这项工作,希望能通过自己的笔推动社会的正义,但这显然不是一个记者所能承担的”

有的时候记者写的稿件甚至都可能发不出来,王湘江说,有些确实是因为不符合专业要求,有些则是因为宣传的需要。

地方报记者和新华社、《人民日报》记者虽然都称为记者,但前者显然在社会保障上处于劣势,李皓说,“在受到权力过多干扰的情况下,我们抗风险能力实际上是很弱的”。

李皓有个设想,如果在广东省做一个调查,现在《南方都市报》十年以上,非体制内的记者还有多少?曾经干过记者的现在在做什么?得出的结论或许就能证明记者的压力有多大。

“一个记者首先要认清中国,否则连生存都谈不上,所以只能找到激情与理想的平衡点。”王湘江说,当前媒体作为一个工具,我们面对现实和良知的冲突,但我们也只能是在生存法则与良知之间寻求平衡,我们是现实的生活者而不是高尚的生活者。

(记者:黄晴 张琴 单朴;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55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