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晶釉彩画”创始人吴渭阳:陶瓷艺术是一辈子的事

1300多度的高温下,釉料在窑炉下绽放成百花,有菊花状,雪花状,有梅花状,有水化状,也针叶状。

中国工艺大师吴渭阳站在展览厅内,指着一室的结晶釉作品说,他很钟爱这种高难度工艺,“进炉烧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在油炉里面经过高温爆花,烧出来有各种各样的花纹,很自然,很漂亮。”

61岁的吴渭阳是地道的潮州枫溪人,是“结晶釉彩画”工艺的创始人。他是“结晶釉达人”,从事陶艺工作已有十多年,拥有陶瓷化工及花纸工艺的丰富经验,对艺术结晶釉的研究颇有建树。在生活中,他还是一个“潮人”,用“iphone”,上QQ,玩微信,发微博..一个也没落下。

  (吴渭阳在自己的展览馆 摄影:沈俊佳)

(吴渭阳在自己的展览馆里 摄影:沈俊佳)

吴渭阳在一年多前就开了自己微博账号,现在已经是加V用户,发了500多条微博。草根记者在微博上私信约访他,不到一小时便得到回复,他很热情地邀请我们到他那里看看。

工作坊就在吴渭阳的家附近,也连着他的私人展览厅,两层的展厅整整齐齐的排满了他的结晶釉和结晶釉彩画作品。

创新工艺之路:不断攻克技术难题

现在,他有两个大房间放置自己窑炉守在这些大小不一,作用不一样的炉前,他不断地创新,给陶瓷艺术界带来惊喜。

 2007年吴渭阳成功地攻克了“耀变太阳花窑变釉”技术的难题。让瓷器上开出了美丽的“太阳花”同时,他也拿到了 “耀变太阳花窑变釉的技术发明专利

 2008年他首创“结晶釉彩画”,同年参加全省工艺品评比,结晶釉彩画获得评委好评,全票通过,这在历年全省工艺品评比中是比较罕见的。

  (吴渭阳的结晶釉花瓶作品 摄影:沈俊佳)

(吴渭阳的结晶釉花瓶作品 摄影:沈俊佳)

在他之前,结晶釉就是结晶釉,绘画就是绘画,很少有人联系上来。早年吴渭阳专门学习过绘画,在陶瓷学校学过潮彩,书画问题已不是障碍,但是艺术结晶釉与书画艺术的融合还是面临着不少技术难题,诸如釉的流动性大,自然釉五彩色无法固定等等

经过5年的努力,他的“结晶釉彩画”研究才成功。期间,他因为研究进展缓慢,也一度放弃,“制作过程很复杂,我一直做不起来,就停掉了两年没有再做,之后才又开始继续做。”

吴渭阳说选择结晶釉来作画,是因为结晶釉能够自然的表现出各式花纹。吴渭阳指着一幅很满意的作品《女娲补天》介绍道,“女娲飞上天去补天,把结晶釉作为背景后面的祥云,主要是因为结晶釉的这个肌理配合起来比较适合这个题材,这个爆花像祥云一样,”他告诉记者像这样的一副作品,从构思到完成大约要一个月。

2010年,吴渭阳的这幅“结晶釉彩画”《女娲补天》和另外一幅《江上清音》曾在上海世博会展出,获得业界关注。

  (吴渭阳结晶釉彩画作品《女娲补天》摄影: 沈俊佳)

(吴渭阳结晶釉彩画作品《女娲补天》摄影: 沈俊佳)

“结晶釉彩画,全国最早也是我在做”吴渭阳说他要继续研究下去,把“结晶釉彩画”做细做精。

“赚钱是每个人都想要的,但不要把钱想的太重,搞好艺术才最重要,再来慢慢销售”他很自信地告诉记者并不会担心作品没人买,“现在已经都有很多外地的收藏家来买,一个可以买十几万。”

2009年,吴渭阳有了自己的研究所—潮州市吴渭阳陶瓷研究所,所内还有其他五六位高级工艺师。但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徒弟,他笑着说儿子对艺术没有兴趣,看来只能让7岁的孙子继承衣钵了。

但他表示很愿意分享经验给其他人,想要为人踏实,认真学习的徒弟。因为在他看来,做陶瓷艺术不能太功利性,需要真正感兴趣,他说,“陶瓷艺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长期来做,这种艺术的东西要一辈子,不是一两年的时间做起来的”

独立的生活态度: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刚接触到结晶釉技术时,他还在国营化工厂做化工颜料的工作,在那期间,他开始买书自学,自己在家做实验,成功做出了结晶釉作品;后来他也是一个人坚持五年反反复复地实验,才造了“结晶釉彩画”技术。

他笑着跟记者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我的电脑知识也是自己买书自学的。” 直到现在,他还在坚持自己驾车,就连微博,微信等也都是他自己玩出来的。

“也许我真的是什么都想去尝试下,摄影也有做过。”他对记者的佳能相机很感兴趣,又提到自己那支花了120元买来的海鸥牌相机,当时差不多花了他当时近10个月的工资。

   (吴渭阳的私人展览厅摆满了他的作品 摄影:沈俊佳)

(吴渭阳的私人展览厅摆满了他的作品 摄影:沈俊佳)

“手机是拍不出这样的效果的,还是得专业摄影来。”吴渭阳拿出iphone手机给记者看微博相册里面的照片,他说自己习惯找专业摄影师来给作品拍照,再把新作品照片放在QQ空间和微博上,最后他还热情地邀请作者去看看他的QQ空间。

吴渭阳的微博是在一年多前开的,已申请认证。刚开通的第一个月,他会在微博上发布自己的作品照,现在空闲时间不多,他就分享一些好看的网络照片给网友,偶尔也会有网友在网上同他讨论陶瓷技术,他说网络是个新交流平台,自己也必须与时俱进,参与到其中来。

谈起潮州枫溪陶瓷艺术的历史,吴渭阳滔滔不绝。他说生于枫溪,成于枫溪,从未离开过。问及对潮州陶瓷艺术的未来看法,他满脸自信,“艺术发展都是很缓慢的,潮州陶瓷起步比景德镇慢,但是慢慢地会变更好的。”

(记者:吴雨微;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33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