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卫生资源短缺,发展困难

精神病人正在不断增多。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在2009年公布的数据,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也就是说,每13个人中,就有1个是精神疾病障碍者,不到100个人中,就有1个是重性精神病患者。

汕头市甲5精神病院,2009年,标准45人的病区住了近80人。走廊、过道到处都是病床,加床现象及其严重。“走廊上都要侧着身子才能走过去。”该精神科王主任说。2009年病区扩建后,标准住150人的病区至今住了将近200人。“这里就这一家医院有精神科,不收不行啊,只能加床。”王主任说道,语气沉重而无奈。

汕头市甲2医院精神科,住院人数从80年代每年600-800历次增加到现在每年约2000历次。

汕头市甲1精神病院李主任从医院的繁忙感受到了精神病患上升带来的压力。“每天一大早外面就排起了长队,每天门诊数从以前的四五十增加到现在的100人,忙到不行”李主任说道。

1医院每年门诊数约达4万,编制床位213张,实际现已加至约280张床。只能安置58个床位的病区已加床至80多张。相关规定,病床使用率不能长期超过110%,但现精卫的病床使用率已超过130%。“按规定增床位必须要向市卫生局申请备案,但现在整个汕头市没有几家医院床位是够住的。如果要申请的话,汕头市几家大医院都要去申请。”李主任说道。

病床似乎永远没法满足需求。“有的病人来了没床位没办法收,只能让他去别的医院住。”汕头市甲1医院的护士长小张说道,“外面病人都排着队呢,病床都要先预定的,一有病人出院了,马上就有人进来,床位不会有空的,只会不够。”

上世纪50年代,我国成年人群精神障碍患病率还仅为2.7%2009年,这个数字已跃升到17.5%2005年,《凤凰周刊》一篇名为《“精神疾患时代来临》的报道中显示,一个精神病人对社会资源的损耗并不亚于SARS世界卫生研究显示,精神障碍精神疾病的预防、病人的看护、治疗、康复昂贵的治疗费、对卫生资源的占用、对社会公共安全造成的威胁)所造成的负担,在目前中国疾病总负担中排名第一,已经超过脑血管、糖尿病和恶性肿瘤等疾病各类精神问题约占疾病总负担的1/5,即占全部疾病和外伤所致残疾及劳动力丧失的1/5,预计到2020年,这一比率将升至1/4

精神疾病时代悄然来临,精神病群体不断膨大,人类已由躯体性疾病时代进入精神病时代过去人们视精神病患者为社会边缘人,他们轻视与不屑,另眼相看现在,他们的队伍不断膨大,“力量”不断壮大。人们该正视他们了大量精神病患者到来已经给社会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与威胁

潮州市某精神病院,十几张床拼成的病房,设施简陋,墙壁肮脏发黄,患者们除了睡觉就是在病房内晃悠走动。(柯眉美摄)

潮州市某精神病院,十几张床拼成的病房,设施简陋,墙壁肮脏发黄,患者们除了睡觉就是在病房内晃悠走动。(柯眉美摄)

精神病院:卫生资源短缺,发展困难

精神病院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铁门,然后是铁门,接着还是铁门上了楼梯后,医生一转角,说道:就在这里。”在眼前的就是潮州市甲3精神病院的住院病区。

潮湿霉变的气味夹杂着浓重的腐臭尿骚味,极为刺鼻。病区光线昏暗,地面墙面肮脏不堪。公用的厕所墙壁发黄,病床和桌椅破旧。病房是典型的“大杂居”,严重生锈掉漆的铁栏杆里,蓬头垢面,脸色呆板或者兴奋的,穿着蓝白相间“囚服”的精神病人到处都是。刚进院的、住了一年半载的、情绪稳定暴躁的都集中在这里。

这里连病房的房门都是铁门,病房里陈设简单得看不到牙刷、毛巾等生活用品,这里的生活似乎很简单。仅有的铁架床上铺着凉席、堆放着肮脏的被褥。走廊左手边的病房一片寂静,病人们都蒙头而睡,他们完全被被褥“吞没”。这是为了遮寒吗?可此时正当盛夏,或许被褥下面可以有个属于自己的空间世界。

窗户都装有防盗网,其实防的是病人。窗户都没有玻璃,都被病人打碎了,刚装上又打碎,现在医院干脆不装了。外面黑暗走廊的尽头,坐着两三个年过半百的“守门人”名义上是为了监护病人、保护病人们的安全的。病人们像囚犯一样被24小时看管了起来,他们唯一的活动就是观看那高高安置在接近天花板顶端的电视机。

走廊尽头突然传来杀猪般的叫声,与这里寂静的气氛显得格外不协调。“狂躁啊,又开始了”,一名“警察”说。但他没有任何的施救行动。那无助的尖叫声,刺耳且令人心寒。最可怕的,这样的躁动往往会引起其他患者的不安……

病房设施简陋窘迫,彻底的黑暗与冷寂中时刻冲刺着莫名的躁动与紧张,相应的施救资源却没跟上。

精神病人家庭贫困,医疗费用成问题。精神卫生机构的不完整性及服务人群的特殊性使得医院被欠费、欠费难结的现象普遍存在。

潮州市甲3精神病院收治的近两百位病人共拖欠医院三十多万元,令医院更为难的是一些病人欠费且不出院。“吃住都在这里要吃药,医院怎么负担得起?”手上的那一页又一页罗列着病人欠费的表单,院长盯了许久,这是新一季度的账单,不久前刚总结出来。所有的数字都在四位以上,数字前面的负号依然没变。“你看,这个欠了两万九千六百多,这个欠的少点,四千多。”长长的账单他来不及解说,合上账本,又长长地舒了口气,“病人多床位少,没交钱的只能送回去了,能怎么办。”身为院长的他,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条件差,只有一些简单的医疗设备,比如B超,X光机,生化检测仪。没心电图,没脑电图。”院长两句话就概述了医院的设备现状。“收的费用只能过基本日子,没办法发展,贵一点的设备根本用不起。”

同样生存艰难的问题,在民政系统下的精神病院一样存在。原则上,民政系统下的医院只需负责收治复员退伍精神病人。但财政补助远不足医院的周转,迫于经济压力,揭阳市甲4精神病院于1984年正式向社会开放,收治社会精神病人以缓解医院财政压力。

市财政对该院病人住院、服药等费用的补贴,平均每人每月只有1100元,是广东省民政系统精神病院里最低的。“主要还是地方财政穷,说重视精神也重视不起来。”该院院长说,“我们是老牌医院,基本上都是穷着过日子,更别谈发展了。”

目前,该院病人治疗方式仍是药疗,且药物都为传统、低廉的。“中高端的药都没有,新一代的没钱买,买了病人也用不起。家庭经济情况好的,要用的就只能开药单去外面买。”王院长说”,“靠收的费用,只能捱日子。”他已从医院资金的短缺中感受到了精神病院生存的困难。

精神病院资源短缺,欠费重重,发展困难重重。因此,流传着一种说法,“一群精神病人养活精神病院”。

2011年世界精神卫生日的主题是“对精神卫生进行投资”。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全球每4人中就有一人需要精神治疗,而大多数国家在精神卫生方面的人力和财政投入严重不足,中低收入国家在精神卫生方面的投入仅占整个卫生事业投入的2%。全球每人每年用于精神卫生方面的投入平均不到3美元,而在低收入国家,这一数字仅为0.25美元。2009年卫生部数据显示,我国每10万人口拥有精神科病床11张,远低于世界43.6张的平均水平。

  汕头市某精神病院,正在值班的这位男护士是我到访的精神病院里少见到的男性护士,看到铁门外的镜头,他急于扭开脸,再进去便是病房,病房与值班室用栏杆分隔开来。(柯眉美摄)

汕头市某精神病院,正在值班的这位男护士是我到访的精神病院里少见到的男性护士,看到铁门外的镜头,他急于扭开脸,再进去便是病房,病房与值班室用栏杆分隔开来。(柯眉美摄)

精神科医护:长期处于“招聘”状态

汕头市甲5精神病院王主任从该院医护的紧缺中感受到了精神科招聘医护人员的困难。该院收治病人近200人,仅有医生8人,护士17人。床位与护士的比例约为11:1离《护士条例》规定的床位与护士比为10.4相差甚远。 

2011年,从潮州卫校过来的几个护士,来了两三个月全都走了。”“除工资外,一个季度补贴加奖金就2000块,勉强够生活,连打工的都不如。”“刚毕业的年轻护士,长这么大都没接触过精神病人,都没到精神病院看过,精神科主要是护理,打针之类的相对其他科室少,她们感觉从学校学到的护理知识来这里都用不上,心理方面觉得接受不了,”王主任感概道,“留不住人,这里留不住人,有能力的都往上一级跑了。”精神科医护招聘难,连医生也非精神专科毕业,王主任坦承自己并非精神科专业毕业,“我是学临床的,刚开始都不知该怎么工作,到了精神病院就边看边学。”

精神卫生人力资源不足在全球各国看来是个普遍的现象。2005年,全球每10万人口中精神科医生的平均数量(中位数)1. 2,精神科护士为2. 0,心理工作者为0. 60,精神卫生社会工作者为0. 40。而我国精神卫生人力资源现状也不容乐观。目前我国注册精神科医师不到2万人,10万人仅有精神科医师1.46名,为国际标准的1/4平均每位医师要应对148个重性精神病人。

我国精神卫生专业人员都较为单一,除医师、护理人员之外,几乎没有参与精神卫生服务的心理治疗师、社会工作者。这种现状在全国是普遍现象。其他同家不但精祌科医师、精祌科护士的数量远远高于我国,同时也吸纳多种类型的专业人才参与精祌卫生服务,如心理治疗师、社会工作者等,美国每十万人拥有心理治疗师31.1人,德国是51.5人,英国为9人,日本为7人,而我国是0.18,社会工作者在其他国家也是数量众多,我国目前还没有纳入统计范围,在定义上也与其他国家有所差别。

此外,我国精神卫生人力资源大都集中分布在东部沿海地区,内陆大部分省市精神卫生人才缺乏。存在着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精神卫生高级人才缺乏、人才流失、专业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

精神病医院普遍存在医护人员“辞职”的现象。北京回龙观医院近年就流失医务人员112人。统计数据显示,齐齐哈尔医学院心理卫生系毕业生只有1/4从事本专业,其余均己转做其他专业。

精神卫生专业机构人员收入低、待遇差,精神医疗服务中受患者伤害的概率高、职业风险大,社会对精神疾病的歧视、工作人员社会地位低等问题,造成人员进不来、留不住,数量不足等尴尬的现状。许多精神病院也长期处于“招聘”状态。

(记者:柯眉美;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20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