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患者:不容忽视的边缘人

又一夜没睡好!

天刚刚亮,阿芳就醒来了。像往常一样,她面对贴在房门上面的基督神像,十指合拢,紧闭双眼,开始祷告。“大早晨,大早晨,天色蒙蒙就起身,先开口赞颂我祖。上帝你是真神,有求助,保我平安。”

阿芳是一位患病二十多年的精神分裂症患者。1987年,她开始发病。“我生了一个孩子后不久,就老是睡不着,心很烦、很乱。我妈妈叫我不要想东西,闭着眼睛就睡。好几个月我怎么也睡不着。后来我就开始无缘无故骂人、狂叫。”阿芳说,“后来去看医生,医生说是精神分裂症。”

“生了第二个小孩后,我又睡不着了。整天躺在家里的沙发上,什么事情做不了,心烦意乱,狂叫摔东西,晚上睡不着就起来到处走动,在家里骂人。还经常拿刀跟我老公吵架打架。”

阿芳60岁的丈夫老李今天也起了个早。又到20号了,他要到社区医院帮阿芳领取抗精神药物。十多年坚持服药,阿芳的病情已经稳定,算是康复了。

出门的时候,他看了看写在家那笨重铁门上的几个阿拉伯数字,那是他家有房出租的联系电话。一个房间每月120元。“这电话一年到头写在上面都没有人来租。”老李说,“最后一个房间租出去就好啦!”

工厂最近又没货了,以致于阿芳家的生活也越发变得困难。以前依靠着居委每个月490元的低保补助及出租房每月两三百块的收入,阿芳一家六口的生活还算过得去。

家里生活困难,阿芳16岁的儿子初中未毕业就辍学打工赚钱去了,居委会也因此认为阿芳家月收入超过了300元,已不算是困难户。从七月份开始,居委取消了对她家的低保补助。实际上,阿芳在外“打工”的儿子仅是一家机器修理厂的学徒,每个月300块钱的生活补助都不够自己的吃住。取消低保只会让这个本已贫困的家庭再次被逼到贫困的悬崖边缘。

16岁出去找工作,人家说他太小,不够年龄,没要他做。”老李的脸小而皱,稀疏的头发全白了,胡子长长了,许久未剃,也白了,他内疚,总埋怨自己给孩子的太少,“我说老爸不中用了,你们要靠自己了。”

现在,工厂一毛钱剪一件衣服线头的活也没了,于是,阿芳家开始省吃俭用。“省一点,能吃饱就好。”56岁的阿芳说。

最近,阿芳家的宠物猫怀孕了,不久,这个家庭又多了“一张嘴”吃饭了。

从医生手中接过瓶瓶罐罐的药物时,老李不知是喜是忧,“得了这个病,基本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哪还有精力治病”“要是知道她有病当初就不会娶她了,”当年老李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娶的阿芳。“幸好不要钱”。老李庆幸道。这些药物是残联免费发送的。

阿芳的故事不是个特例。随着社会竞争压力的不断增大,精神病患者只会有增无减。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或者将要遭遇类似“阿芳”的经历。

汕头市某精神病院病房,即使搬进新扩建的住院部,还是不足以妥善安置病床,病床已经从病房内排挤到门口,走廊上也安置了床位。(柯眉美摄)

汕头市某精神病院病房,即使搬进新扩建的住院部,还是不足以妥善安置病床,病床已经从病房内排挤到门口,走廊上也安置了床位。(柯眉美摄)

2000年,《中国新闻周刊》撰文《精神疾患偷袭中国》,指出其时大陆已有1600万精神病人,这个群体以每年至少10万的数量递增。流行病学统计显示,一个精神疾患时代已悄然来临

20097月,重庆合川区草街镇枫木村一名精神病患者突然发狂,持刀砍伤自己父亲后关闭家门,用砖瓦石块、菜刀棍棒等与随后赶到的民警对峙达6个小时

20091212日凌晨4时许,益阳市安化县高明乡阴山排村漆树组发生一起重大杀人纵火案,共造成6栋木质房屋被烧毁,12人死亡,2人重伤犯罪嫌疑人刘爱兵本人有精神病史

20121214日,河南光山县发生的小学生校园被砍伤事件中,22名小学生被砍伤1名老人危在旦夕,疑凶闵拥军有二十多年的癫痫病病史……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据2004年流行病学调查结果,近10年全国安康医院累计收治肇事肇祸精神病人75000例,其中杀人行为者占30%。 精神病人肇事肇祸以凶杀、暴力、自杀、放火、影响交通治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等较为多见

种种迹象表明,精神病人只有在他对社会造成威胁时才会被注意。而在一种种威胁的背后,是膨大的社会边缘群体精神病群体,他们正在给社会带来的系统性损耗,他们不容忽视。

精神病人:活着是根草,死了是个宝

精神病院:卫生资源短缺,发展困难

救助防治:任重道远,仍需努力

(记者:柯眉美;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182,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夏冬 2013年04月27日 1:27 下午

    There is one kind of prejudice which is called borderline….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