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人杯帆船赛感想

11新闻黄志鹏

某个周三和几个老师、同学开会的时候,有人提到玩帆船的人是有钱人,因此可能在相处过程中会免不了趾高气扬的出现,这多多少少对拍摄帆船的我造成阴影。在参加潮人杯拍摄任务前,我对帆船的直观印象多数局限在电视和电脑的画面荧幕上,蓝天白云,船长船员带着墨镜,穿着色彩鲜艳的沙滩裤,赤脚踏在甲板上优哉游哉的喝红酒。直到解除了真实的帆船并和大海进行一番拼搏后,事实颠覆了我以往的观念。

26号的早晨九点,内海湾浓雾,远处的岛屿和桥身都被笼罩一层薄纱。这种天气对于船员说算是恶劣的。而我当时猜想,如果GPS失灵了,我们能怎么办?猜想灵验了,短暂的失灵让我们跟拍的“金壮号”航向稍微偏差,把航行时间拉长了。而之前一直预设是难以捉摸的船长船员以很平易近人的姿态出现在两位学生面前,在拍摄过程中当我吐到昏天暗地的瘫在船尾并跟着压弦时,船长还有时间调侃:“摄像师同志不行咯,人家主持人一点事都没有。”我苦笑一阵。总而言之,此次的接触为将来要继续与陌生人交往的我上了一课,永远不要给自己的采访对象预设标签,这只会徒增压力。

晕船呕吐和脸色青黄是航行过程中不可避免而又最为深刻的印象。帆船行驶出外海的前段时间我还精气神十足的在升帆过程中,四处走动拍摄。一次呕吐后就毫无力气的瘫在后面,只好跟别人压弦。亲身体会到了船身有多摇晃,船员的行动速度多快,表情有多严峻。海水打湿身上,点点的泼洒在嘴角,尝到了深海的咸味。实在熬不住的时候,问身边一个空闲着的船员,“现在多少点了?”船员大哥很文艺范的告诉我,“在海上不同在大陆,没有时间的概念。”是啊,那一刻我觉得我体会到鲁滨逊当年折磨的冰山一角,不知时间所为何物。诙谐往往是备受折磨后的饭后甜点,下船后几个人聚在一块讨论的尽是,“你吐了几次?有谁没有吐?”之类的话题。回汕大时,内海湾依然浓雾,可是心情却晴朗如白昼。等着回去吃个大餐,洗个热水澡。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01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