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样近,我们这样远 ——2012年潮人杯国际帆船赛见闻与感想

风暴、巨浪、暗礁、漩涡、壮丽的日出日落,这是我想象中的大海;黑暗中灯塔的光芒、新的港口和新的梦想、和死亡搏斗而战胜死亡,这是我想象中的远航。之所以有这么多的想象是因为以前从未接触过帆船,甚至因为害怕晒黑的缘故连海边都是能不去就不去的。可是这一次,我却要作为2012年潮人杯国际帆船赛的亲海大使跟随帆船出海比赛,心中除了期待,还有忐忑和紧张。

 

鲁滨逊狂想记

“你们千万不要掉到海里啊!如果有一个人掉下去,这支船队就没有成绩了”,比赛之前老师叮嘱我们。原来我们还有“机会”掉到海里的呀,那会不会漂去什么荒芜的小岛,再遇见野人星期五,或是像《劫后重生》里的查克一样只能跟一个排球做朋友呢……我的脑袋里瞬间充满了对荒岛余生的狂想。

最后一天的拉力赛,是我们离鲁滨孙先生最近的时刻。那天海上刮着6~7级的大风,因为担心我们的安全,组委会的老师们一开始都不让亲海大使出海,可是在那一刻我们却都抛却了对孤岛生活的幻想,所有的只是鲁滨孙式的大无畏精神和神圣的使命感——就像鲁滨孙总能感动千万读者一样,我们说服了老师,再一次跟船出海了。

对于这个选择,我想很多人在一半赛程的时候就后悔了——因为很多同学在船上吐了好多次,有一个摄影师甚至到第二天都不允许我们再提“帆船”、“亲海”、“摄像”这几个词。可是,我知道我们永远不会真的后悔——因为这是我们永生难忘的体验!大海的汹涌澎湃不是站在海边看看海就可以体会的,两米高的巨浪此起彼伏,船身倾斜到看起来快要垂直(虽然船东告诉我们其实只有四十多度),坐在高高翘起的一侧船边压舷的时候,倏地一朵猛浪打来,整条裤子全部湿透,呼啸的冷风拂过脸颊像刀割一样生疼,整个人被冻到牙齿都在颤抖。我试着站起来想要去拿麦做一段出镜报道,却发现根本无法挪步。有一次风浪稍小些的时候,摄影师叫我坐在船中间的凳子上现场解说一段,刚一开机,一朵大浪就从船头那边打来,拍击到镜头上,让观众也直接感受了海上的风浪有多么的生猛。不知是我的文字太过苍白还是大海的波澜壮阔本身就难以描摹,但我知道这样的体验我前所未有,也知道当我们白发苍苍追忆过往的时候,这一定是不能省去的重要一章。

3

 

生活在别处

“以后我也想要一条自己的船,就住在船上”,一个船员说。

“我们这一辈子估计就在海上了。”另一位船员不禁附和着感叹。

他们都是可爱又团结、善良又勇敢的潮人加一号船队中的一份子。这些船员们多半是奥运项目的帆船或帆板运动员出身,以前他们天天在海上训练,现在他们常年在海上比赛或航行,所以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而健康,在海风的磨砺中愈发沧桑却给人健壮之感。

当然,也有一些意外上了“贼船”的例子。比如船员粽子,今年才17岁,原本是深圳的一名糕点学徒,因为人家嫌他是童工,找不到工作,就来学玩船了。

每个人的帆船故事也许不同,但有些东西却是相同的。

比如,他们都不大爱说话,却会在起航之前默默地递一件外套给你,或者悄悄帮你把包收进船舱里放好。

比如,他们都热爱帆船热爱大海。他们从遥远的大连、青岛、内蒙古大草原来到深圳,然后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海上。

比如,他们都有很好的团队合作精神和集体凝聚力,比赛中,船长一声令下,所有人都齐心协力一起行动。潮人加一的船队是最庞大的,可是大家却很团结,像一个大家庭一样。连领奖的时候,我们拿走的奖牌也是最多的。

再比如,他们都很辛苦。浪大一些的时候,船头的甲板全部湿掉,我们坐在船中央都无法挪动,可是在船头负责换帆的几个船员却要浑身湿透着像士兵突击般上蹿下跳。有位较年长的船员曾经跟我说:“你想减肥吗?那就跟我们出海吧。我去一趟泰国瘦了二十多斤。”

我们的船上还有两个我很崇敬的人。一个是李丽姐,她漂亮、有气质,性格豪爽、快言快语,关键是在帆船方面她十分专业,是船队的灵魂人物。她在的时候,船长都听她的。更关键的是她竟然是上海人!我们平常的印象中,上海女子吴侬软语,娇羞温柔,弹弹琴、唱唱小曲儿就可以了,跟帆船这样的运动不太搭界。李丽姐是否温柔我还不能判断,但娇羞是一定没有的,她有的是东北人的大大咧咧,和一般女生没有的搏击风浪的勇敢。李丽姐已经玩了七八年的帆船了,现在她每场比赛就站在船上指挥——调整多少角度、何时换什么帆、什么时候提速度,不时还直接冲上去帮把手,真真儿是一副女中豪杰的范儿呀。

另一位就是潮人加一号的船东滨哥。滨哥并非只是有钱的船老板,而是真正的航海家。有人说他是六个世纪后的郑和,因为他带领船队开始环球航行的2005年不多不少刚好是郑和首次下西洋之后第600年;也有人称他是中国的麦哲伦,因为他是首个带领船队驾驶帆船完成环球航行的中国人。但我觉得他更像《一千零一夜》中的航海家辛巴达,他的航行不是为国效力不辱使命,他也没有插手小岛部落间的内讧。他的航行只是因为面对海洋时心里总会升腾起的“一些广阔的愿望和一种神秘的勇气”——尽管这次中国人的环球航行的确受到世界各国人们的尊敬,也的确令他们自己自豪。在海上滨哥他们并非没有遇到过危险,曾经有一次,他们在红海遇上持续几天几夜的滔天巨浪,船队已经跟风浪抗争到无力再挣扎了,滨哥也以为自己这次在劫难逃,绝望无助之际回想人生和岁月,他感慨万千。后来这些感慨就成了滨哥自己填词、演唱的专辑《行者无疆》中《那一刻》这首歌,一首船员们最喜爱的歌。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可是这次生死一线的经历还是没能动摇滨哥对帆船和大海的热爱,因为他对拼搏和挑战的渴望是从骨子里来的。这次帆船赛的过程中,滨哥也一直在船上,或是指挥或是帮忙,或是招呼一些跟船的客人,丝毫没有大老板、航海家的架子。连徐凯副市长也说:“滨哥才是真男人。”我想只有大海一样广阔的胸怀加上乘长风破万里浪的气概才能让市长先生这样的杰出男性也由衷佩服吧。

在这次活动中结识这样一群可爱的有意思的值得学习的人,是一笔很宝贵的财富。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他们,看到潮人加一号帆船,我就会想起柴静喜欢的一首莱蒙托夫的诗:“一艘船航行在海上,既不追寻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碧蓝的大海,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他们热爱大海,大海也向他们敞开怀抱。

他们生活在别处,别处是另一种生活。

2

渺小与伟大之间

一个明亮的客厅,厅里摆着一张可供十二人一起吃饭的大饭桌、一张足够六七人围坐玩牌的茶几、几乎环绕客厅一圈的皮沙发,电视、音响、CD机、电脑一应俱全,右边下两级楼梯是数间带独立卫生间的双人房,左侧是堆满各种新鲜水果和饮料零食的西式厨房以及我没好意思去参观的浴室。

“各位观众,现在您看到的不是谁的高级公寓,而是潮人加一号帆船的船舱,这艘身长82英尺的帆船是目前亚洲最大的帆船。”

“亚洲最大”的确是比赛的几天里我所听到的形容潮人加一最多的词语,船东和船员们甚至是我都一直为它的大而感到自豪。

直到最后一天拉力赛时,我才感到潮人加一其实是那么那么的小。当船驶入外海,驶入真正碧波万顷、广袤无垠的海洋时,当船在两米高的巨大浪花的推动下倾斜到看起来快要垂直时,我突然意识到即便“亚洲最大”的帆船也只是浩瀚海洋中的扁舟一叶,沧海一粟。那一瞬,我不禁有些悲哀。

可我很快便不再悲哀——因为我看到潮人加一在风浪中挣扎、拼搏、前进的勇敢。对一艘帆小小的帆船来说,无边无际、神秘莫测的大海就是它最大的对手,面对这样一个强大的法力无边的存在,它不畏惧、不屈服、不逃避,甚至要和它终身相伴,也只有在和它的抗争与依存中它来到这世间的意义才得已实现。这渺小的身躯选择了远方,选择了无畏地斗争,也选择了伟大。这伟大让它快乐,也让他们快乐——“当你有一天经历了惊涛骇浪大海想吞噬掉你的生命时,突然就会觉得自己很渺小,把心胸放得像大海一样宽广,那你永远都是快乐的”,活动结束后,船长在发给我的短信里这样说到。这是他的心声,也是他生死同心的伙伴们的心声。

渺小与伟大之间,只是一份拼搏的距离。

伟大与快乐之间,只是一点胸怀的宽度。

 

现场感是报道的生命

在这次活动中,我另一方面重要的收获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我的摄像——有着丰富经验的广东电视台体育频道的摄影师柯彬。在几天的报道中,他教给了我很多。其中最让我受益匪浅的三个字是——现场感!

第一次在船上出镜的时候,我正声情并茂地讲述我在船上的所见所感,摄像突然从镜头后面探出头来:“等一下,你说话的感觉不对。你都没有那种,嗯,第一上帆船那种兴奋,刚才你就像在背书似的。“摄像不大擅于表达,他一边说一边挠着头,我知道他是在思索要如何启发我,如何准确表达他的意思。但我好像已经明白,他是在告诉我报道要有现场感。

和观众相比,记者有机会身临其境是多么的幸运。也因为这份幸运,记者应当营造现场氛围,把这样的感受传递给大家,让观众也置身其中。于是,我试着调整,忘掉自我,把第一次上帆船所看到的想到的,还有摄像所指的“那种兴奋“真实地呈现在镜头下。于是第二遍,虽然因为中间说错一个词而没有通过,但摄像说”这种感觉就对了。“

在之后的比赛中,摄像还让我懂得在什么时候出镜才是有价值的。比如,之前提到过的拉力赛那天风浪很大的时候,摄像突然拍拍我的肩说这时候你就应该出镜呀,多有现场感。本来还有些晕船的我,突然来了精神开始想要怎么描述船上的情况。结果摄像一开机一个大浪猛扑过来打在镜头和麦克风上,也打在我和摄像的身上。几十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我的内心小小的一惊,然后立刻淡定下来对着镜头说:“各位观众,刚刚大家看到一朵大浪猛地从船头那边打过来打到我们的镜头上,可见今天海上的风浪的确非常大……”说完这段必须一遍过的从天气、环境到现场人员的即兴解说,摄像告诉我,这一段讲得非常好,现场报道就应该这样,关键时机不能错过。“刚才晶羽拿着话筒在说的时候船头那边打来几个大浪,那浪花在画面里面很漂亮吧,你们的报道不错啊”,类似的话滨哥也重复对我们讲了好几次。在之后的出镜和采访中摄像都很鼓励我,说我现在出镜完全都一遍过,感觉也越来越好了。他可能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他有着丰富的经验并且常在经意和不经意间提点和鼓励我,除规定动作外还带我一起做广东台体育频道的新闻采访,因此我才受益良多,不断进步的啊。

我们亲海大使中有好多都是新闻学院的学生,说实话,我们能有这样难得的实战报道经历,这么特别而生动的学习体验,不得不感谢学院,感谢张老师、郭老师、凌老师,感谢这次帆船赛的主办方。没有他们的支持和指导我们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也不可能顺利完成任务,所以借这篇感想我要真诚地向你们说一句“谢谢!——一句一直没来得及没能当面跟你们说的谢谢。

1

大海离我们很远,如今我们早已听不到海的呐喊、海的涛声,看不到海雨天风、潮起潮落;

大海离我们很近,无论走到哪里,海上的月亮都挂在我们头顶的天空,海的浪花都在我们心头澎湃。

帆船赛也离我们很远,在此之前的二十年里我们从未接触过,甚至从未听说过;

帆船赛又离我们很近,短短三天时间我们已经认识它、熟悉它并且喜欢上它。

因为之前的不了解,因为一开始的紧张,也因为是第一次尝试,我们的报道或许并不完美,或许有很多遗憾,或许还有一些背后的故事没来得及讲述——老人与海的传说、水手们的陆上生活、远方的思念和牵挂……它们是已掉落到我们心间的种子,来年愿我们还有弥补遗憾的机会,再用最美的镜头记录,最美的语言述说。

潮人加一号离开时,一直不怎么爱说话的王磊船长对我说:“你是最亲的亲海大使,希望明年我们再来汕头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这句在别人看来也许很平常的话,却让我深深地感动,也深深鼓励着我。明年,我一定会再来,一定要再上潮人加一,一定要再和可爱的船员们一起体验大海的烟波浩渺、雄浑壮阔!

我不禁想起《中国帆船航海爱好者深圳宣言》里的最后一段话——

“我们的相遇,是为了携手出发;我们的相聚,是为了共享帆的速度和力量。今天,从这里开始,让我们把爱、把梦想、把光荣团结起来,把帆、把海洋、把勇敢追逐的艰难和快乐团结起来,迎接帆船航海的挑战和乐趣!“

 

2012年潮人杯帆船赛 潮人加一号亲海大使:税晶羽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500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