乒乓之乡,你还好吗?

“今天到这里!”教练的喊声响彻训练馆,有如统帅宣布今天练习结束。

管理人员像听见圣旨般,迅速瞄准开关,“啪啪啪……”,训练馆瞬间变得一片漆黑。借助门外透入微光,只见一个一米三高的女孩匆匆跑到储备柜,她叫张晓洁,今年九岁。

她正笨拙地把球拍塞进球袋,又将白色毛巾挤入包包,扯上凹凸不平的拉链,把自己裹进红银间条的带帽外套后,和一位酷似男生的短发女孩肩并肩走出了训练馆。

张晓洁来汕头市乒乓球运动学校有两个月了,该校位于汕头市龙湖区地理位置偏僻的夏桂埔,从夏桂埔站下车,一阵恶臭得让人无法呼吸的气味迎鼻而来,只见一条满地垃圾的泥泞小路出现在眼前,如果不是在远处望见前方一幢建筑上的奥运五环,很难想象这会是通往全国最大的乒乓球训练基地的道路。

尽管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汕头乒乓球的事业化、产业化便走在全国前列,但随着新形势的发展以及“幸福体育”口号的提出,一直有着“乒乓之乡”美誉的汕头却正在“转型”的分岔口上徘徊着。

汕头市乒乓球学校的校园环境(冯美君摄)

汕头市乒乓球学校的校园环境(冯美君摄)

第一个获全国锦标赛冠军的地级市

早在1994年,国家体委就决定把汕头列为中国乒乓球南方训练基地,并准许以中国乒协冠名,成立汕头乒乓球学校。同时,汕头乒校还拥有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同等条件参加中国各级各类比赛的资格,面向全国招生,直接向国家乒乓球队输送优秀运动员的“特权”。

刚开始,汕头乒校由一位忠实的乒乓球迷方育才先生组建。由于当时汕头市乒乓队在广东省比赛成绩一片空白,汕头体委领导又希望乒乓球队能在99年的省运会上出成绩,方育才先生便找到了汕头体委的陈主任,并表明了想投资建乒乓球学校的想法。因为当时个人出资办体校在全国还是首次,在征询国家队的意见并得到支持后,他们便开始了从全国各地引进好苗子的工作。

在1993年长沙举行的一个少儿比赛中,方、陈二人看中了当时在同年龄中的冒尖选手,马琳、刘国正、谭瑞午、王励勤等十一名队员,比赛结束后他们向这些队员说了他们的想法,并向这些队员开出了诱人的条件,如优良的待遇和送国家队培训等。

但由于这些队员都是尖子队员,很多省份都不愿意让他们走,这时方先生又想了另一个办法,就是连他们的教练也一起挖过来。辽宁当时有马琳和谭瑞午两人,他们的教练姓潘,方先生就给潘教练提供了他在辽宁所享受不到的待遇,高薪及两室两厅,设备齐全的房子、并许诺不管潘教练的老婆及这些小孩的家长一年来汕头看他们几次,所有的飞机票、吃、住全部都包,最后,潘教练终于答应带着马琳和谭瑞午一起来汕头。

为了填补汕头市乒乓队在广东省比赛成绩的空白,当时的队员们都经历魔鬼式训练。除了白天6小时的球技训练和一小时身体训练,晚上他们还会自己练球,而这种模式完全超过了省专业队的训练时间。在每堂训练课上,潘教练都会拿着一根木棍在手上,当时的队员全都被潘教练打怕了,而马琳被打得最多。

有一次,因为潘教练去开会,马琳和其他队友就在训练场上玩,谁知潘教练开会开了一半,偷偷回来看看情况,当他悄悄拉开训练馆的门时就看到马琳等人正拿着乒乓球玩耍,潘教练在门口看了一两分钟,而马琳全然不知,照样玩得兴高采烈,当潘教练推门进来时和马琳撞了个面对面,马琳一下呆在那里了,当看到潘教练手里的棍子时,便自觉地走到潘教练面前,脱了裤子挨了一顿打。而在那次挨打后,马琳训练就变得认真多了。

在1994年的省运会乒乓球上,汕头一鸣惊人地在12块金牌中拿到了九块。在1995年全国少年锦标赛上,马琳、刘国正、谭瑞午又获得男团冠军,也正是在那一年,马琳、刘国正直接被调进国家队。

1998年全国锦标赛把夺得男团冠军的汕头队推向了顶峰,作为一个地级市夺得全国锦标赛团体冠军,这在全国还是首次。当时,中国乒协主席徐寅生在赛后评论说:上海都没拿过全国锦标赛男团冠军,想不到汕头却拿到了,三个小孩子不错,今后几年可能是他们的天下了,一个新的乒乓王朝诞生了,就像江苏女队一样。”

在1999,马琳在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夺得了混双冠军,这是人称“世界杯先生”的第一个世界冠军,更是汕头市乒乓球队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近十年的等待

创办五年获全国锦标赛男团冠军,六年培养出了世界冠军,向国家队输送四名队员,这些辉煌和幸运并没有一直萦绕着乒校。由于之后几年方先生的生意出现亏本,以致最后破产,乒校变成了汕头市体育局的直属单位,还经过了几次搬迁。

早在1994年,原国家体委就同意汕头建乒乓球训练基地并冠以“中国乒乓球队汕头训练基地”的名称,但该项目经立项和征地规划后,因资金等问题耽搁了近10年。直到2003年,经过省人大代表、汕头市乒乓球学校教练段小玲在省十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呼吁加快汕头训练基地的建设后,该基地在2003年底才终于开始动工。

乒校在2007成功搬迁至中国乒乓球汕头训练基地,该基地共占地82亩,包括乒乓球训练比赛场馆、学员楼、综合配套楼、设备楼等,可容纳300名乒乓球运动员封闭式训练并提供20个比赛标准场地。

目前乒校共有50多名在校生,学校实行食宿、训练二集中管理形式,学生上午在普通中小学上3个半小时文化课,下午和晚上则分别训练3小时和1个半小时,只有周日才放假。学生每月交90元的伙食费,而学费则因人而异,根据比赛成绩论定。在教练方面,现有国家级高级教练1名、高级教练1名、教练3名。而汕头市政府每年会在乒乓球训练上投入几十万人民币,其中包括训练、比赛、器材和改善训练环境,乒校的学生也在各种省级比赛中获得不错的成绩,但是,除在98年及03年两次夺得全国乒乓球锦标赛男团冠军,创造了地级市夺得全国男子团体冠军纪录外,汕头在此后却再没打进全国锦标赛的前三。

2

球是人非

随着其他地区的相继发展,作为乒乓之乡的汕头已逐渐失去了原有的优势,而且各地之间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在汕头加快乒乓球训练基地建设步伐的同时,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也同意了在福建厦门和江苏通州建设乒乓球训练基地。目前,广州市也在筹建国内首个乒乓球国际培训中心。

在今天的乒校,像以前从全国各地涌来汕头的人才越来越少,多是潮汕地区的学生,大约占了五分之四。目前乒校的生源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从汕头市的几个传统的乒乓球学校选材,如丹霞小学、新乡小学等,而另一部分是主动到乒校报名的学生,这部分新生同样需经过教练的挑选才可以进入学校。

乒校的黎领队说、:“90年代的时候,学校引进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好苗子,像马琳那批,30多个全都是讲普通话的,而且他们本来就很优秀,成功率高,而现在都是从头带起的。”

汕头市体育局训练科的纪科长也说:“前几年,汕头市作为经济特区,可以引进优秀的苗子,现在不行了,开出的条件没有别人的好。因为没有发掘到冒尖的运动员,汕头市近几年的乒乓球成绩很一般。”

除了选材遇瓶颈外,吸引优秀的教练来汕头遭遇困境。目前,乒校有五名教练,因为乒校不再是由私人投资,教练的工资需根据体育局的标准。

纪科长表示:“在汕头市这个大环境中,相比其他广东省珠三角等城市,粤东、粤西、粤北等地区还是比较落后的,因此引进老师就有困难了,不像在上海这样的长三角环境好,环境对于引进人才有很大的关系。”

“目前乒校的确是在走下坡路,没有以前那么辉煌了。”乒校的杨教练说。

除了其他地区崛起的原因外,家长和社会对文化课的越来越重视也对乒校生源的减少带来不少影响。

根据国家对教育部、人力资源部、体育总局针对运动员的新规定,到2014年,广东省运动员参加市运动会,必须通过文化课的考试,目的是为了提高运动员的综合素质,以便退役以后能充分就业。

因此,与以前每天只需要把球练好不同的是,如今乒校的学生上午要在普通的中小学上文化课,而下午和晚上则回乒校训练。虽然增加学习文化课对学生的成长是必要的,但乒校的黎领队表示了自己对学生们的担忧,他认为学生很难在兼顾学习的同时把球练好。

他说:“学生的压力很大,现在除了要训练,还要兼顾学习,什么时间做作业,什么时间复习,都很矛盾。我们的学校又比较特殊,学生有从二年级到高三的,想请老师帮他们补课又很难,如果文化课不及格,连参赛的资格都没有!这样的模式……”黎领队皱了皱眉,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位在乒校的学生家长许女士却表示,她的小孩来这里才两个月,学习就有一点点下降了,对于未来是否让小孩继续打球,她还没有计划好。

如今在乒校的50多名学生中,年龄段和男女比例都很不协调,其中女生只占了全部人数的五分之一。黎领队摇了摇头,说:“以前最多的时候,有70多个学生,现在减少了很多人,以前还很多都是独生的,现在在汕头有两三个孩子,不过家长还是不愿意送他们过来,特别是女孩子,汕头重男轻女的观念比较深。”黎领队干脆站了起来,摊出左手:“这个就像赌博一样!”

何去何从?

随着“幸福广东”的提出,“幸福体育”也提上议程,这对汕头市乒乓球未来发展方向同样造成不少影响。

在今年的伦敦奥运会开幕前,广东省委领导表明,对参加伦敦奥运会的广东体育军团不再设定金牌和奖牌指标。从‘金牌体育’转向‘全民体育’是 广东体育发展改革的一个核心,广东省将成为我国第一个对体育发展方式进行改革的省份。

从2009年起,为深入开展全民健身活动,汕头市体育局也开始推行“千家万人乒乓球赛”的群体比赛,让更多群众参与到这项体育中。

在谈到对汕头市未来乒乓球发展的规划时,纪科长说:“在短期内还是很难看到再创辉煌的希望,广东省体育转变,金牌、奖牌概念要相对淡化,不再为金牌不惜一切代价,体育应该走向老百姓,大众的。”

走进乒校的训练馆,球鞋与地板的刺耳摩擦声、豪迈的呼喊声、球的清脆落地声再次从训练馆传出来。经过两小时午睡,男孩们又充满了活力,每个人都紧张的争分夺秒般对打着,生怕别人打扰。“比较自由,比较有激情。”15岁的小繁仓促地说了对打球的看法,又立即跑回了球场。

在训练馆的另一边,两位女生则练习着接发球,一条条抛物线从其中一女生一边落到另一女生,白色的乒乓球撒满了一地。在每节训练课中,她们会重复这个动作500多次。尽管广东省体育目前正朝着“幸福体育”转型,但这里的学生似乎没有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而且他们的训练生活并没有因此发生什么改变。

乒校还会每个月进行一次升降级的比赛,并且根据成绩调整队伍,学年总成绩会决定下一学年的费用,如果在同年龄段里,学生们参加省级以上赛事获得前六名以上成绩的可以免学费。

面对广东体育界转型的形势,黎领队说“它说要淡化金牌意识……来这,不为成绩……”黎领队没有说下去,他低下头摸着从抽屉拿出的一个已掉胶的球拍。

近几年,汕头乒队在国内乒球锦标赛中并没有发挥得很出色,乒校向国家队输送的人才也越来越少,很多队员最后都选择去考大学。面对着广东省朝“幸福体育”方向转型的形势,汕头乒校正走在转型为更大众化的业余学校,还是继续坚持培养专业化球手的十字路上。

 (记者:陈敏芝 陈旭贤 冯美君 关紫雅;编辑:单朴;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492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2013年04月1日 11:01 下午

    满是垃圾?无图无真相啊~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