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枝拳的“前世今生”

在揭阳市武术协会门外,林晓洁走到平日练武的空地,双眼平视前方,稳扎马步,挥手冲拳,开始演绎一套南枝拳。她劈手侧踢,转身侧踢,蹬地飞跳,步中身影刚劲有力,脚步像重锤落下,发出干脆利落的掷地之声。

晓洁所练习的南枝拳,已有超过100年的历史,其创始人是陈南枝。南枝拳是一种集技击,健身,观赏于一身的武术,其精髓在于技击,更在2009年被列为被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南枝拳动作简练,发招刚劲,能攻善守,灵活多变。它的近身擒拿术,手足并用,步稳力沉,步走四面,拳打八方,进退快捷,连消带打,步法灵活。其手法采用冲拳、凤眼拳、顶腕、虎爪、劈手,而腿法则采用侧踢、飞蹬、转身侧踢、踩腿、蹬地飞跳步等。

近年来的南枝拳,虽删减了传统套路中的一些高难度动作,但它的实战性仍然很强。但也由于其观赏性不及其他武种,在现代武术比赛中观赏性评判上夺分不高。南枝拳属于刚性的外家拳,与柔软的太极一类的内家拳不同的是,它的每招每式都很实在,使出招式的时候需要闭气。

根生榕城,发展为救国

南枝拳三代传人 右起 黄国荣 陈南枝 黄传善 蒋金钊 摄

南枝拳三代传人 右起 黄国荣 陈南枝 黄传善 (蒋金钊 摄)

传人 姓名 备注
创始人 陈南枝 (1847-1925)
第一代传人 黄国荣 (1871-1962)
第二代传人 黄传善 (1917–2008)
第三代传人 黄烈楷、黄烈武 (1945—)、(1957—)

据资料记载,陈南枝从小喜爱武术,他将家传武术与其他武术融会贯通,自成一派,即南枝拳。一百多年前,黄国荣等七人凑集白银二百圆作为聘金,聘请陈南枝前往揭阳榕城传授南枝拳。建国后,他在普宁、澄海和揭阳一带均有传授。陈南枝的嫡传弟子黄国荣,曾参加过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在革命军中教授武术,也参与过推翻清朝、光复揭阳的革命运动。他在任揭阳市第一中学的国术教师期间,榕城各中小学普遍设立国术课,南枝拳广泛流传。如今揭阳50岁至100岁的男性,大部分都练习过南枝拳。

抗日战争期间是南枝拳的全盛发展时期,黄国荣在揭阳民教馆、总工会任教。他组织防空救护大队、抗日大刀队,支持抗日救国,还经常团结带动南枝拳传人到各地义演宣传抗日。当时,全国抗日呼声很高,全校学生以武健身,同仇敌忾,誓愿报效国家。南枝拳也被列为必修课,在抗战期间得以迅速传播,甚至遍及了南洋各地。

解放战争期间,许多南枝拳传人参加革命。黄传善在揭阳一中读书时,其父亲黄国荣先生任该校武术教练,而黄传善就成为了父亲的助教。

那时当地几乎每条村子都有武馆,医德与武德兼具的一代名师黄传善手下共管理着70多个武馆。及后传善先生先后被元龙小学、东道小学、敦睦小学等学校聘为国术老师,使武术健身“从娃娃抓起”。

黄传善武馆,坐落在揭阳榕城老城区,已有一百多年历史。因为当时黄国荣所开的黄胜记医馆颇负盛名,曾命名为黄胜记武馆。而“黄传善武馆”这个名称是黄传善晚年时才冠予的。

武馆类似于四合院的建筑模式,正堂摆着两张象征性的椅子和桌子,桌子上放着两只金黄色的狮子头。堂内的两侧摆着两排普通的三叉枪。据黄烈楷介绍,很多练武器材都放在附近的家里,武馆太小放不下。

武馆的墙上最醒目的是那幅馆训:“三慎:说话要慎重,练艺要慎重,较艺要慎重;五戒:一戒严无信实,二戒不忠不义,三戒奸盗邪淫,四戒以艺欺人,五戒艺不择传”。

正堂门坎跨出的门口处右边吊着一个拳桩,因为长年累月的练习,桩上已经被磨损了一大块。

黄传善武馆内部  (蒋金钊 摄)

黄传善武馆内部 (蒋金钊 摄)

 文革中的失落

1949年解放后,政府一度提倡练习南枝拳,但后来因为政策上反右派运动及四清运动等,所有拳术的练习都逐渐被禁。文革期间,南枝拳的生存境况更加恶劣。政府提倡“文攻文打”,不允许组团、练武,南枝拳可能从此要被湮没在历史中。

“(文革)那时天天让我们开会,从不让我们有时间空闲,根本顾及不了练武,”第三代传人黄烈楷对此深有感慨。但是,很多人唯一的娱乐就是练武,尽管政府打压武术的政策很强硬,人们对练习南枝拳的热情却不减。

当时在黄传善武馆里面的学徒只能偷偷练习南枝拳,谨慎地挥拳踢腿。并安排一个人在门口看风,一旦发现有可疑人物来侦查,马上向馆内练武的人群通风报信,让学徒们从祠堂后门溜走。为了能够顺利练习,原本会发出清脆声音的三叉上的铁片都会被卸下来,以免发出声响。邻居们虽然知道他们偷偷练武,但不会去告发。

林壮雄就是在这个时候拜黄烈楷为师的。当年拜师要经过一个正式的仪式。在正堂的馆训下,15岁的林壮雄跪在祠堂里,将自己的拜师帖递给黄烈楷,给黄师傅上茶。并不是所有的学徒都能够成为真正的徒弟,即使徒弟和其他学徒的练习内容是一样的。成为徒弟就意味着一种真正的师徒关系的存在,族谱上也会有他一席之地。

林壮雄强调说,练武需要有耐性,必须把基本功练扎实。像扎马步基本功不稳的话,是很容易就被人撂倒的。他学习了一年的基本功才开始学套路。

 “现在的学生练完饿了回去就能吃宵夜,我们那时候哪有这些啊,饿了就舀两勺水喝……”林壮雄说。

尽管不少南枝拳的爱好者仍然坚持练习,然而,文革时期南枝拳的发展陷入了低谷,南枝拳的发展失去黄金十余年。

改革开放的重建 

六七十年代,政府政策开始放松对民间活动的限制。心系南枝拳未来的黄烈楷与林壮雄师徒一行人开始到各个村子里去教授南枝拳。当时交通不便,他们下乡时都是步行到村子,范围也只是局限在揭阳县里,外县有时会有人慕名前来学习。

改革开放后,社会百废待兴,政府进行各种经济建设,南枝拳真正得到自由的发展。黄烈楷等每到一条村子,都会吸引100到200人参与每月两三天的练武。练武会耗掉大量体力与时间精力,义务授拳的黄烈楷会每人每月收取2块钱,为的是晚上练武饿了可以帮大家煮个稀饭来充饥。

现在黄传善武馆由黄烈楷作为总负责人,其侄子黄烈干和徒弟林壮雄作为教练。2007年揭阳市武术协会成立,黄烈楷出任会长。2011年,黄烈楷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是广东省各种武术种类中第一个被评为省级继承人的人。

黄传善武馆院内 (蒋金钊 摄)

黄传善武馆院内 (蒋金钊 摄)

传承良方,弘扬有望

黄传善武馆自建馆以来,一直都是免费招生,免费提供场地、武器和练武所用的水电等费用,义务教授南枝拳。它在揭阳等地有着很高的声望,很多学成南枝拳的弟子们都会在工作之余回来帮忙授拳。

来黄传善武馆帮忙的弟兄们均有各自的专职工作,经济上可以得到满足。因此来义务服务武馆并不需要收取任何服务费用,完全是出于对南枝拳的热忱。

后来,2007年武术协会成立,开始集资。黄烈楷带头捐了上万块,其他人纷纷捐其所能。“我姐姐在广州那边工作,一听说武馆要集资,激动之余马上捐了几万块。”黄烈楷笑着回忆道。

年轻的黄烈干副教练是黄烈武之子,曾在医院工作过,现在在黄烈武骨伤科工作。星期六晚上亦会过来黄传善武馆传授。

“一直以来,一个星期一个晚上花在武馆,不会辛苦,完全可以跟工作协调好。” 黄烈干指出,一般来报名学拳的青年学生,比较用心,还可以,有个别(学员)也会很不自觉。”

近年来,在揭阳学习南枝拳的人有所增加。”生活水平提高而想加强身体锻炼是普遍人的发展意识。”而选教练时,黄烈楷会提三个条件:一是必须要有经济基础,有正业支持。二是要对南枝拳的热忱。三是时间比较兼顾的来。

由于教练平日里需要工作,学生也需要上课,所以武馆只有在每个星期六晚上八点开馆,大概十一点多才结束。来练武的人会分为几批,青少年会在八点多至九点多间练习,接着是成人组,会练到十一点多。

每到开馆时间,馆内都会聚集了70多个学生。学生一般来自于亲戚家,朋友介绍和慕名而来的等。一星期至少练习一次,学员是家长接送或自己骑车回去。每逢有比赛,一星期就会练上三四天。

今年24岁的林晓洁,在一家IT公司上班。如果没有看到她打南枝拳时眼神透出的狠劲,你根本不会想到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她,出拳会如此迅速,步稳力沉,一拳一脚仿佛汇聚了全身的力量。

受父亲林壮雄练武的影响,15岁的晓洁也踏上“不爱红妆爱武装”的路。

晓洁说,学习南枝拳是她的兴趣,父亲并没有强迫她练武。南枝拳的强度很大,练习的时候避免不了受伤。受伤了,父亲就会拿药酒让她自己擦,而只有在很严重的时候,他才会亲自帮她擦药。

年纪轻轻的晓洁已经斩获不少武术比赛的冠军。回忆起初次上场比赛的经历,她笑着说,上场前,她紧张到手心直冒汗。当她拿到自己第一个冠军,平时不苟言笑的父亲看到奖状时,会露出难得的笑容。

但习武是有代价的,各种伤痛在所难免。晓洁的脚曾经受过伤,遇上潮湿的天气,旧患处会隐隐作痛。

周发,今年高三,个子高大,强壮。“我家就在附近,高一时老爸带着来找黄(烈楷)会长,让我跟他们练武。有几个同班同学都有来一起练过,练武后反应灵敏多了,打篮球的时候更有优势,因为不怕人家撞我。”平时喜欢打篮球的他会因为打篮球累了而请假,但不会因为上网而不去练武。“老爸会监督的。”周发笑道。

 揭阳学院工学院的大一新生, 黄锐锋, 去年暑假听说榕城这边开办南枝拳免费教学班,就过来报名,一直练到现在。“我是自愿来学的,很有兴趣,平时训练不会很辛苦”。

学员在练武 (蒋金钊 摄)

学员在练武 (蒋金钊 摄)

黄烈楷说,现在人生活条件好,学武是为了强身健体。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受伤,孩子也没有耐心连续一个动作重复做很多次,所以训练的强度降低不少。现在是健身第一、技击第二、观赏性第三。

目前来看,南枝拳确实发展了不少,来报名练武的人不断增多,普及的范围越来越广。

为进一步弘扬地方传统文化,更好地保护好南枝拳这一揭阳文化遗产,2011年暑假期间, 黄传善武馆招收160名青少年学生,进行免费传授传统南枝拳、器械使用技艺等。

期间,将由黄烈楷及其弟弟黄烈武等携带黄传善武馆弟子教学。学习班属义务传承,同时得到了榕城区的大力支持,将提供榕城区体育馆作为学习训练地点,并不收学费。

林晓洁作为暑期班的义务教练之一,教授时间会与周一至周六的上班时间冲突,但是晓洁宁愿请假被扣工资,也不会错过免费教拳的机会。

未来已有路

据黄烈楷介绍,黄传善武馆因南枝拳被评为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传承基地,2009年已被列入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近几年来政府大力扶持传统文化发展的政策也让南枝拳受惠不少。

11月初,政府已经拨下大概十万资金给武馆用于装修馆内,及购买设备,如计算机及投影仪等电子教学配套设备。

央视CCTV4传统文化节目组曾在2009年来过此地报导南枝拳。黄会长指着武馆前方的一栋民居的二楼说“他们(央视)当时就把机器架在那里向这边拍,把武馆拍的很好看”。当地电视台和报纸已经不止一次给以大力报导。

黄烈楷提出,向海外交流发展是其中一个方向,但因为经费问题,目前不会把重点放在海外。

黄烈楷坐在武馆门口,眼睛注视着学员们每个动作。他说,最大的心愿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申请将武术带进学校的课室,成为必修课,并亲自传授。先选择揭阳学校作为试点,再向全市全国推行。

黄烈楷说,南枝拳如今遇上了机遇和氛围好的时代。

经历时代的洗礼,南枝拳走过了失落和重建,并以积极向上的姿态走向未来。在这条路上,一代代的习武者不计报酬地坚持传承下去,为的是不让这个他们所热爱的百年传统武术消失。

昏黄灯光下,一个十来岁的学员把水倒在练武空地上,武馆中的老教练看见了,上前训斥,声音回荡在武馆四周……

(记者:何桂娟 黄楚越 田施琼 蒋金钊;编辑:张晓婷;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475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