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人的“噩梦”——食道癌

这是无情狡诈的刽子手,这是缠绕在潮汕人身上挥之不去的“魔咒”——食道癌。它伴随着人们的恐惧,如阴霾般笼罩着汕头这座城市。

食道癌多发在北方,但在汕头这个并没有充分发病条件的南方城市,每年保守估计都有超过5000例新发的食道癌患者,属于全国六大食道癌高发区之一。“”

人们揣测这一切的噩梦的来源与潮汕人偏爱的工夫茶息息相关,然而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汕头大学肿瘤医院和所有的医院一样——冷峻、肃静。苍白的墙,惨白的荧光灯,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过道因为添加了临时的病床而显得拥挤。这里每年都会有600多例食管癌的病人入院治疗,然而能够完全康复出院的却不到150人。

食道癌是鳞状上皮组织的恶性肿瘤,食管的疼痛让患者每次的进食都成了一种折磨, 而较隐性的发病症状往往让他们错失了最佳的治病时间。在那用纯白床单铺成的病床上,他们在等待重生亦或是死亡。

汕头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五楼,57岁的陈锦梅放完疗后躺在病床上,墙上的液晶电视播放着热闹的广告,他盯着电视,像是在看,又像什么都没看到。

半年前,这位来自揭阳的保洁工人发现自己的喉咙有异样,吃东西的时候总是觉得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他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咽喉炎,到当地的小诊所里面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毛病。但没过多久,病情就愈演愈烈,每次进食,都会伴随胸骨处的剧烈疼痛。

疼痛让陈锦梅难以忍受,在家人的规劝下,他决定到市区的正规医院里去瞧一瞧。食管透视、CT, 老陈还没来得及心疼这一大笔检查费,便被告知自己得了食道癌。

住院半个月了,陈锦梅还在等待着他的手术通知。 由于食道肿瘤位置太高,动手术的风险比较大,可能导致失声。所以医生建议他先接受放疗,等身体各方面符合标准了再动手术。放疗、打点滴、吃药……每天的生活似乎平静地波澜不惊,但是仅仅是接受放化疗就花去的万元医疗费像个大石头沉沉的压在陈锦梅的心里。

八年来,陈锦梅一直在揭东一家铁制餐具工厂当一个保洁工人。他每天5点起床,天还蒙蒙亮之前就赶到工厂,一直待到晚上7点多。家里有一儿一女,他咬紧了牙关努力工作。入院这半个月来,在广州上大学的儿子特定赶回来照顾他。因为家住揭阳,而且要工作,妻子并没有过来,只是每天打一通电话慰问病情。

空闲的时候,陈锦梅最喜欢的消遣就是喝功夫茶。“我爸很喜欢喝功夫茶,一有空就喝,每天都会喝。”站在一旁的儿子无奈地说道。

又浓又烫的工夫茶是潮汕人的最爱。人的食道粘膜只能耐受50℃-60℃的温度,超过这个温度,食道的粘膜就会被烫伤,粘膜细胞遭到破坏,从而诱发肿瘤。然而工夫茶只是食道癌的促使因素,并非主因。

真正致病的杀手是遗传因素和亚硝酸胺的摄入过量。研究表明,潮汕食管癌患者存在2个食管癌易感基因,与同样高发地区——河南拥有相同的易感基因。相关考古资料也显示潮汕人在历史上就是向南迁徙的河南人后裔。 咸菜、萝卜干等潮汕人特爱的配菜,含有过量的亚硝酸氨,长期食用,不仅营养不良,还会引起食管病变。

床头的抽屉里还放着好几包未拆封的茶叶,陈锦梅拿起了一包又放下,笑呵呵地说:“住院后就没喝过了,医生说不要喝,那以后就不喝了吧。”

下午四点的探病时间,昏暗的医院走廊里不时会走过几个刚刚手术完的食道癌患者,细长的透明管子缠绕着他们的脖子,向上攀附,通进鼻管。多是一些较大年纪的人,在家人的搀扶下,沉默蹒跚地走着。

走廊尽头的双人病房里,60岁的陈婵珠终于松下了一口气,她已经得到出院的许可,再过一个星期便可出院。11月,她动了切割食管的手术,现在恢复良好。

手术,是食道癌病人最佳的治疗方式。汕大肿瘤医院的主治医生陈于平表示,三十年以来,只要是早期发现症状,并进行手术治疗的治愈率可以达到90%以上。切割掉病变的食管,将胃拉长,进行胃咽吻合,将胃吻合于环咽肌平面以上的食管开口。患者就可以彻底摆脱食道癌的纠缠,治愈后可能会有轻微的胃食管反流,腹泻等症状,两年内要定期复查。及早发现及早治疗的效果就会越好。

12月末的傍晚,空气里有些寒意,陈婵珠穿着紫红色的狐皮领大衣,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露出的干瘦的双手能够清晰的看到血管。 谁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个瘦削苍白的老太太曾经有140斤的体重。

今年3月,陈婵珠出现咽食哽咽的症状,她和老伴都在医院工作,对疾病比较敏感。老伴准备了十万块,经朋友的介绍,急急带她到广州治疗。广州肿瘤医院研究中心的医生告诉夫妻俩,陈婵珠只是鳞片细菌感染的食道炎,并没有太大问题,手术后一星期便可出院。

陈婵珠做完手术,正逢清明和双休日五天连假,主治医生都放假了,只留下一帮护士在医院值班。术后陈婵珠感到非常的不适,但值班护士却只是跟她说“没事的。”拖了五天后,主治医生回来,才发现陈婵珠食道破裂大出血,还好发现得还算及时,否则性命不保。医生赶紧给她进行第二次手术。两次手术折磨得陈婵珠在一个月内消瘦了二十几斤。 “太痛苦了。”这个不会普通话,有些腼腆的老阿姨目光黯淡,喃喃自语。

这场起因只是食道鳞片感染的疾病,花去了这对退休夫妇40万的医疗费。两个夫妇没有太多积蓄,他们的四个孩子经济状况又不好。但昂贵的医疗费用也不能消磨老伴为陈婵珠治病的决心:“付不起也要付啊,要向人家借啊。”

可是病魔并没有就此放过这位退休的护士。两三个月后,陈婵珠咳嗽越来越厉害,甚至会咳出血来。于是她被送进了汕大附属二医院。住了1个星期,用去了1万多钱,却没有任何好转,最后才到离家最近的汕大肿瘤医院。让夫妻两人不断竖拇指称好的是,在汕大肿瘤医院做了手术后,陈婵珠的病一天天好转。

每一次住院,老伴都会陪着陈婵珠。“她以前很贪吃,之前家里的青枣长了一树,她一个人就能吃几十个。结果有一次,不小心把核吞下去了,应该那时就伤了食道。”老伴望着妻子,呵呵笑了起来。

某种意义上,陈婵珠仍然是幸运的,她在早期就发现了病症,为治疗赢得了时间。然而晚期病人远远多过早期的。喉咙干涩、有异物感、有黏痰是食道癌发病的典型症状。但这些症状往往不能引起人们的重视,只是当成普通的咽喉炎进行治疗。

由于食道癌病状的特殊性,肿瘤在生长一段时间后会因为失血而凹陷,患者会感觉在有异物感几天后似乎又恢复正常,但随着肿瘤生长,一段时间后又会重新凸起,这样反复很容易混淆患者的感觉,导致一而再错过治病的时间,等到真正觉得疼痛难忍时,癌细胞已经转移,甚至无法控制了。

早晨七点半是医生惯例的巡房时间,陈于平穿好白大褂,拿着问诊单和笔,走到病房前,轻轻敲开房门,快步到病床前,双手撑在床尾的栏杆上,身体微微前倾,用潮汕话询问病情: “今天会不会咳嗽啊?” “有痰么?”“伤口还会痛么?”

陈于平是放疗科的主任,作为医者,他治疗了一批又一批的食道癌病人,也目睹一场又一场的生死别离。虽然这家医院里早期的食道癌病人有300例,占总数的一半左右,但是陈于平说:“事实上,晚期病人肯定要比早期的多。“ 有些晚期病人仍然要求进行挽救性手术,但是更多的病人选择放弃,他们可能连放化疗都不愿意做就回家。”

“到这里看病的,多半都不会是有钱人,稍微有点钱的患者,早就跑到广州去看病了。” 汕大肿瘤医院医生陈伟健说。食道癌并不是很难治疗的疾病,国家规定的手术和住院费用加起来大概三万多,比起动辄上十万的鼻咽癌,几十万的白血病等,是较低廉的。

汕大肿瘤医院为病人设立了“扶贫基金”,有困难的病人可以申请。然而,申请的最高限额也只有5000元,对那些经济困难的家庭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一位来自农村的40多岁的大哥,来医院检查后被证实患上了食道癌,医生要求他立即住院进行手术,因为发现得还算早,应该能完全康复。但这位大哥拒绝了,因为他实在拿不出钱来,他说:“等我把柑橘卖完吧。”几个月后大哥回来做手术了,但医生只说了一句“已经有点晚了……”

早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汕头政府有组织医院的医生到乡下各处,进行食道癌的预防宣传,免费为村民们进行检查。但因为资金等问题,这项活动已经取消了。现在只是在“世界抗癌日”那天,医院会组织简单的宣传活动,但收效甚微。

虽然汕大肿瘤医院一直致力于食道癌的研究,但目前还没有突破性的成果。潮汕人要从食道癌这场噩梦醒来,最主要还是要靠自己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并重视疾病传来的小信号。

附:食道癌早中晚期病状表现及治疗措施

早期 中期 晚期
症状 可无症状,部分患者有食管异物感,咽食时缓慢或有梗噎感,亦可能表现为吞咽时胸骨后烧灼、针刺样或牵拉痛。 下咽困难或完全不能进食,常伴有呕吐、上腹痛、体重减轻等症状。 因长期摄食不足或伴有明显的营养不良、消瘦、恶病质;并可出现癌转移、压迫等并发症
治疗措施 采用内镜下剥离切除或局部手术切除。 手术治疗并配合放疗或化疗。 晚期食道癌病人不能进食,采用内镜下支架植入手术。

(记者:林家伊 骆梦伊 任怡 ;编辑:张晓婷;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423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陈明 2013年05月21日 7:16 下午

    陈于平教授是我们的老师,他是外科三区的主任(医师),不是放疗科的吧,而且后文说明了他是主任,前面却说他是主治医师(不是“主治医生”,医生是一个统称)。另外在女患者陈婵珠的事例中,“鳞片细菌感染”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我猜笔者要说明的应该是鳞状细胞细菌感染引起的食管炎,但是一个炎症怎么要花费40多万的手术费,手术是在哪里做的,是不是其实是一个误诊为食管炎的食管鳞状细胞癌?文中并没有交代清楚。所以新闻不能只讲究故事性,还要注意其内容的专业性。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