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水产养殖能救牛田洋的水产业吗?

“只有他们一家有这个技术啊,就那边。”

养殖户刘思强指着不远处,顺着他的手指,一个个规整的池塘,一条条笔直的塘梗,然后便是一座孤零零的白色板房。这便是汕头市唯一一座循环水工厂养殖的厂房。

里面养的只是白虾、草鱼、鲈鱼等非贵价水产。跟华勋水产有限公司在牛田洋的7200多亩养殖面积相比,工厂化养殖的厂房只占了区区两亩地。但是,就是这栋外表简陋的板房,却是华勋的一块心头肉。

华勋公司在牛田洋健康养殖区开始这种养殖方式已经有5年,使用的机器已经是第3批,为此投入了总计100多万元,却至今没有获得收益。

华勋公司总经理王秀瑛表示,公司会投资这样的生产,是受政府推动——为了树立示范单位。然而政府的推动力太小,而且缺乏技术指导,工厂化养殖的发展道路依然步履维艰。

缘由——牛田洋的困境

汕头市濠江区的牛田洋,是让汕头市民都十分挂心的一个地方。五十年来,这个地方经历了围海造田,强在滩涂上种万亩稻谷的惊人之举;也曾承受7·28强台风,553名年轻战士学生护堤捐躯的悲痛;还见证了退田还渔(将种植业改回水产养殖业),近三万亩良池虾腾蟹舞的美景。

而命运似乎不让牛田洋的历史像童话故事一样,以“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收尾。06、07年,牛田洋养殖基地的青蟹大量死亡,汕头大学海洋生物研究所受邀到牛田洋调查青蟹死因,研究员根据连续几年的水质调查发现,这些青蟹是死于水污染引发的病虫害问题。

这似乎又在警示这个地区的人们,他们将要面临一个新的考验。

牛田洋曾经拥有着傲人的水质,其上游的鮀济河承担着桑浦山在内近3平方公里的集雨排涝,2万多亩农田灌溉和1万多亩鱼塘、农业用水作用。但是从2004年起,鮀济河的水质开始恶化,到了06、07年,曾经滋润一方的河水已经变成了不能用于农业灌溉的严重污染水。当地媒体《汕头特区晚报》在2011年8月的一篇报导称,在农忙插秧的时候,污染水体曾导致插秧的农夫双脚烂。

华勋公司与汕头大学海洋中心合作项目标识牌 (史剑秋/摄)

华勋公司与汕头大学海洋中心合作项目标识牌 (史剑秋/摄)

据现代农业产业技术示范基地的经理介绍,沿河工业废水、生活垃圾造成的水体污染,以及养殖户不合理养殖造成的养殖污染,使牛田洋水产业面临着发展瓶颈,而享誉海内外的“牛田洋青蟹”等传统优势农产品也面临着生存危机。水污染问题一直存在,却一直得不到解决。

牛田洋之境,堪称“落霞与孤鹜齐飞”,而现在,伴随着这番美景的,已无芬芳花香,只有难忍恶臭。面对这样的困境,有一些人便把他们的目光转向了新型的养殖技术。

尝试——工厂化养殖

王秀瑛,华硕公司的总经理,同时也是汕头水产协会会长。从1977年为牛田洋部队送菜,到80年代初在牛田洋承包稻田种粮,再到今天管理公司的水产养殖,他已呼吸了二十多年的牛田洋的空气。“我起家就在牛田洋,所以我这辈子也离不开‘牛地’啦。这里天地广阔,大有可为。”

的确大有可为,王秀瑛于1986年通过招投标形式承包牛田洋2700亩养殖基地,并不断扩大生产规模,发展成为养殖面积7000多亩、员工430名、年产鱼虾蟹及贝壳类7800吨的全市规模最大海水、淡水养殖企业。

然而水质问题给牛田洋水产业带来的不良影响却不是王秀瑛可以控制的,也不是牛田洋的其他水产业养殖户可以控制的。他们只能通过隔断污染源或者改善鱼塘水质解决牛田洋的水质问题。

大顺公司采用了温棚养殖模式。而华勋水产养殖公司为了避开污染源,在汕头市政府的推动之下,率先开展了工厂化养殖试验,在牛田洋设立了占地两亩的健康养殖区。

工厂化养殖是陆基封闭式或半封闭式的循环水系统养鱼,通过循环使用池水,将原来几乎每天要换一次池水的周期变成约90天换一次,大大地节约了水资源。据工厂化养殖负责人介绍,工厂化养殖的养殖密度比一般精养高两倍,每立方水体可养鱼10多公斤,同时也缩短了水产品的上市周期。

这种养殖方式早已有成功实践的例子。在北美 ,美国的工厂化养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已得到迅速发展,并被美国政府列为“十大最佳投资项目之一”。 在亚洲,日本现在工厂化养殖各种鱼、虾、贝等鲜活水产品年产达20万吨以上,而且技术成熟、产量稳定。在欧洲,工厂化循环水养殖已经成为一个新型的、发展迅速技术复杂的产业,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欧洲的封闭循环水养殖面积约30万平方米,且发展势头迅猛。

福建省东山县的鲍鱼养殖,随着极端气候的高发及近海海水污染的日益严重,传统的放养模式难以为继,于是部分养殖户便把目光转向了循环水养殖鲍鱼技术,形成产业链,得到了满意的效果。

政府愿意出资,国外的例子又这么好,更重要的是近在咫尺而且情况相似的福建也有成功的例子。为了应对水污染对水产业的冲击,牛田洋的工厂化养殖项目便也如火如荼地进行试点操作了。

推广难,发展更难

然而,即使华勋公司的工厂化养殖取得了初步的成效,养殖人员也都满意地看到鱼产品的产量得到了保障,但是华勋公司利用工厂化养殖来解救牛田洋受困于污染水质的水产业的方法,却不能让所有养殖户都对此感兴趣。

养殖户刘思强,两年前从鮀浦转到牛田洋进行水产养殖。他之前养的是螃蟹,由于成本太高,收益不好,转成了养鱼虾,而今年,不明缘由的产量下降,让他心里很挣扎。

部队租给大养殖户的价格是每月约500元一亩,合同周期为10年,大养殖户在转租给小养殖户们则要1000元一亩,合同周期仅为5年。除此之外,池塘的标准化改造也需要养殖户自己出资,每亩需要2000元。面对着高出一倍的租赁价格、只有一半的合同周期、增氧机带来的电费负担,刘思强不敢投资太多。

与大的养殖公司不同,现代养殖技术投资大、收益缓、回报周期长,其风险不是刘思强等在牛田洋以水产养殖营生的小养殖户们可以承受的。刘思强介绍说,他拥有的养殖面积只有五、六百亩,都是在鱼塘里面放虾苗、鱼以及藻类植物等,形成生态养殖,“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根本没有实力投资像工厂化养殖那样大的工程。

除了大投资的养殖方式不被看好,对于科技的漠视也给其他科技养殖模式的推广造成了困难。管理这些池塘的部队认为,小养殖户的科技养殖意识不够,思想固化,给科技养殖的推广造成了困难。在推行标准化改造的时候,有些养殖户并不配合,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养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要改变之前的方式呢?这就是部队把标准化养殖放在合同中的原因之一。

其实,即使像华勋公司这样拥有较强经济实力的养殖单位,对于发展这种新的养殖方式,也是如履薄冰。

室内养殖、全封闭养殖等现代养殖技术的成本都很高,尤其是在刚开始的几年,基本上都处于非盈利状态。公司在牛田洋健康养殖区使用的机器已经是第三批了,“投资花费了有100多万,却根本没有获得收益。”王秀瑛无奈地说。

华勋公司利用这种高成本新技术来养殖的,并不是福建东山的鲍鱼那类高价水产。鲍鱼的卖价很高,相应的工厂化养殖的回本速度就会加快。而华勋公司的工厂化养殖所养的鱼种却没办法朝着类似金枪鱼、鲍鱼这样的高端鱼发展。据华勋公司的养殖员工介绍,他们曾经养过金枪鱼,但是后来因为不好卖,就不养了,当年的金枪鱼饲料,至今还堆在养殖工厂的角落,落满灰尘,无人问津。

华勋的金枪鱼“没有市场”跟福建省东山县的鲍鱼“好市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样的技术,却带来截然不同的结果。两者的区别,就在于有没有形成产业链。

东山检验检疫局加强与地方政府协作,引导企业充分利用东山鲍鱼原料优势,不断拓展鲍鱼深加工产品,目前已增加鲍鱼罐头、调味调理鲍鱼、干鲍鱼等产品,提高鲍鱼产品附加值;帮扶企业充分利用加工残品,开发鲍鱼汁、鲍鱼零食等附加产品,提高产品的利用率。利用与地方政府合作的契机,出口鲍鱼产品的生产企业从原来2家增加到8家,刺激东山鲍鱼养殖业的发展,扩大鲍鱼出口市场和国内市场。

鲍鱼生产、加工、销售的一条产业链,便自然而然地牵出了一个好市场。

相比之下牛田洋的工厂化养殖业发展存在许多问题。王秀瑛表示,目前的牛田洋养殖没有发展成产业链,配套设施还不完善,作为号召推行方的地方政府也没有像东山县政府一样重视产业链的构建,扶持力度不足。

除了投资问题和市场问题,机器的维修也让华勋公司为难:与我国北方已经形成产业链的成熟的室内养殖不一样,汕头市仅华勋一家公司进行工厂化水产养殖,目前也只是起步阶段,没有专业的维修队伍,配套设施也不够全,养殖的标准也需要自己摸索。

未来何去何从?

工厂化养殖在汕头可谓是“但闻人语响”,却“空山不见人”。政府提倡发展与技术引进,却没有给出一个好的发展空间,似乎只在意是否拥有,不需要尽善尽美。

牛田洋养殖基地全景 (史剑秋/摄)

牛田洋养殖基地全景 (史剑秋/摄)

虽然水产养殖仍是牛田洋的特色农业,但是牛田洋的品牌却只能用“默默无闻”来形容,缺少品牌效应使得牛田洋的水产品质量好却卖不上价钱。

刘思强介绍说,牛田洋的水产品70%-80%都出口国外,如日本,美国等,由于没有打出自己的品牌,牛田洋出口的水产品价格很便宜。以南美白对虾为例,出口到国外的南美白对虾每斤只卖9元。而部队的陈副主任也惋惜地表示,品牌问题一直以来都困扰着牛田洋。

没有品牌,市民走在菜市场,根本没有理由去买一条比相同品种更贵的鱼,他们不知道,甚至不在乎这种鱼是不是工厂化养殖而来的。

而汕头大学海洋生物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王树启讲师认为,在牛田洋全区实现工厂化养殖也是不太现实的。他指出这种养殖方式还在一个适应期,风险性大,如果一套系统中的某一个环节出错,就导致整个系统的循环水都会受污染。

王树启说,工厂化养殖的方式比较适合于水资源缺乏的地区,而且它所引用的技术并未成熟,成本也比较高,对于牛田洋这片水资源丰富的地区,他可惜地说,“多少有点把自身的优势削弱了”。室内养殖、工厂化养殖确实可以有效做到节水节地,但是更应该考虑如何因地制宜地设计牛田洋的水产业模式。

为了使牛田洋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当地部队计划将牛田洋水产业建设成“一条龙”的生产模式,包括饲料生产、水产品加工等,借此,他们希望牛田洋能够打造出自己的品牌,把产品的价格提上去,获得更大的利益。

另外,旅游也将成为牛田洋重要的一项未来计划。近几年,汕头市政府正在打造“西部生态城”,牛田洋是其规划中的重要一步。

希望以后不仅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的美景,也有“水满平湖香满路,绕重城、藕花无数”的水乡幽香,最重要的是,牛田洋的水产养殖业能够风生水起,享誉一方。这不仅是牛田洋众多养殖户的美好憧憬和汕头市民的期待,更是政府部门对这个地区的发展所应该斟酌的。

(记者:曾玉儿、白帆、史剑秋、余嘉慧;编辑:周俊; 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402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