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青和他“守护”十余年的大众书店

“读书最乐,鬻书亦乐;既读且鬻,乐其所乐”——这是历史学家傅斯年先生生前在台湾为一家新开书店题的字。

汕头大众书店的老板李天青,也把这四行字印在自己的名片上。

长平路上一间不起眼的店面,门口悬挂的招牌已经老旧褪色,上书“大众书店”四个大字。门内,天花板上的水粉突兀地掉了大块,显出斑驳的水泥色的墙壁。在这片宽不过3米,长不过10米的纵深空间里,摆满了标有“七元一本”“十二元一本”“特价”等蓝色标牌的书架,几乎把整个墙壁围起来,而横放在房间中央的最后一列书架使整个书店显得更加狭窄,左右两边的过道仅容一人站立,若是两人“狭道相逢”,便要同时侧身,才能一前一后配合着通过。

书架上密密麻麻摆着书。从卡通漫画书到健康养生书,从婴幼儿启蒙书到中小学生教辅书,从《甲辰本红楼梦》到《梦里花落值得多少》,从《池莉文集》到《中国盗墓传奇》,各类书籍按照新旧、价格分门别类摆得整整齐齐。

各类书籍几乎围满了书店的墙壁。

各类书籍几乎围满了书店的墙壁。

约莫四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半头发已闪着银白很妙的描写,记者踏进店门时,李天青正静静坐着看一本《失落的文明》。

李天青来自江西南昌,祖父辈都是爱书之人,家中有不少藏书。在这样的书香环境中成长,李天青也渐渐养成爱看书、爱买书的习惯。尽管1986年大学毕业后,他在政府部门工作过,也趁着年少气盛和同学结伴到深圳“下海”过,最后还是和“老朋友”——书打起交道,做起了图书生意。

1998年开始,李天青先后在浙江、北京、福建经营图书。“最开始选择浙江绍兴,因为我特别喜欢鲁迅的文章,想去他家乡看一看。”初到绍兴,人生地不熟,只能从在街上摆地摊卖古旧书起家,但是李天青觉得他喜欢读书,想卖书,也就不觉得苦。这样一路下来,从最初的摆地摊到开小店,从第一家书店“华业书店”到现在的“大众书店”,李天青的一半人生都放在书店经营上。

2002年,因为自家兄长接手了他在福建石狮的书店生意,李天青来到汕头开了第一家大众书店,主营出版社库存、积压、处理书。虽然没有暴利致富,但是也小有赚头。“当时汕头只有我这一家这样的特价书店,价钱比较便宜,生意也还可以。”回忆起最初的好时光,李天青还颇有回味的意思。不过,他自己对生意的期望度并不高,“能小赚一点待下去就行,俗话说‘穷文富武’,我就是念书的,喜欢搞这个,也没想发财”。

李天青卖书的同时看书自娱。

李天青卖书的同时看书自娱。

在书店经营走上正轨之后,20032005年,他又陆续开了第二家、第三家分店,这段时间是李天青的书店生意最旺盛的时候,有时甚至连续几天有新货到,书店放不下就放到临时的小仓库里。

但是“好日子”到2008年的时候走到了终点。这一年出现了全世界为之头痛的金融危机,而且上网买书的人越来越多,迫使李天青做出不舍又无奈的选择:0809年,他先后关闭了两家分店以及小仓库。此后,守着最初的大众书店直到现在,他说,店里从去年起就很少再进新书了。

导致两家分店经营不善的直接原因是收入没有提高,开销却渐渐大了,其中主要是快速上涨的店租。“第二家店03年刚开的时候租金(每月)一千八,到08年就五千,完全不能负担,听说现在就七千了。”

一方面店租越来越贵,另一方面书却越来越卖不动,这无疑又给大众书店压上一层负担。“开头几年,周末会有很多学生,或者家长带着小孩过来看书、买书,但是现在呢,你看哪里有人?”——记者进入书店一个半小时,先后仅有三位顾客进来翻看书籍,只有一位老人买走了一本。李天青无奈说:“以前不管(客人)买不买,起码有很多人会来看,来了那么多人,总有一部分是会买的;现在人都不来了,更谈不上买了。”

他觉得书卖不出去不是价钱的问题,“不买书的人,这本卖给你两块钱你要吗?你肯定也不要”。他说,人们不买书的原因是物价涨得太快,生活压力大,书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比如今天你口袋里有一百块钱,可能过不久十块钱都不到了,所以现在人们要继续解决的是吃的问题。人们都忙着挣生活去了,精神消费只能退后。”他还认为,看书的人应该是安静的人,“你一浮躁,给你一本书,你肯定看不下去。”

他尤其抱怨学生顾客群的流失给店里带来的影响,“学生是最应该读书的人,但是现在连学生都很少看书了,特别是关于传统文化的书都不看了——你们大学生,有几个读过四大名著的?”他一边反问,一边自己就摇起头来。

“现在能待一天是一天,待不下去了就退休回家。”李天青这样说。他和妻子现在就住在书店,推开书店最里边墙壁上的小门,进去便是厨房,右手边是卧室和卫生间:自从儿子高中毕业到外地当兵之后,夫妻就退了不远处的租房,直接搬到书店里面住了。“省房租嘛,也方便,晚一点关门也可以。”但是白天夫妻俩会注意掩着小门,因为按规定是不能在营业的地方住宿的。

虽说近两年都鲜少添置新书,他最近还是刚购置了一批新货,店门口立着一张白底红字的木板,上书“新书到”,店里也散落着几个来不及拆包装的图书包裹。

看记者在拍新上架的《莫言选集》,他说:“买这些(书)的都是跟风,你要拍就拍拍这些。”他指着刚才在看的《梁漱溟文集》。

(记者:贺晚霞;摄影:贺晚霞:编辑:单朴;指导老师:樊林君)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393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