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放死?

站在金砂公园小池边,手里提着一个透明塑料袋,袋里装着刚从商贩手中购得的六尾鲤鱼。陈女士缓缓蹲下身子,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之后解开袋子,将鲤鱼倒至小池中,望着池中的鲤鱼,她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陈女士是市区人士,一旦有空便会带上自己的小孩到韩江、金砂公园等地放生,她认为孩子的善心是需要从小培养的。她孩子说:“我不用做作业的时候妈妈就带我去, 妈妈信佛,也有教我,放生能回奉给爷爷奶奶,让他们身体健康。  今天放了一只龟,龟象征长寿嘛,所以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能健康长寿啦。”

而在澄海香火缭绕的莲心堂,适逢阴历十一月初八佛诞节,今年五十八岁的蔡絮虔诚跪在神像前的蒲团上,将贡品举过头顶。在她年过半百的岁月中,逢节祭拜已经成为她的一种习惯,而放生,也成为祭拜仪式中的一种。

蔡姨是莲心堂的管理人之一,小到日常香火供奉,大到水陆道场活动的组织,佛堂的大小事务,蔡姨无不了如指掌。作为一名虔诚的信徒,蔡姨时常参加一些放生的活动。“人都是发了善心,就去买了动物,在庙里念经许了愿,就拿去放生。”蔡姨说,“其实这件事情很简单,我们每年都会有这样的活动,像半个月前,我们就组织了去韩江边放生了一次。”

祭拜风俗在潮汕地区由来已久,人们多信奉祖先及各路神灵。据在汕头存心善堂修行数载的法太师傅介绍,放生原来就是在行慈悲,人们需要有慈悲心。按照宗教来讲,众生平等,只是入世渠道不同,才有了畜类与人类之分。

在互联网上,有各种专门为放生者开设的论坛及Q群,上面有各种放生的信息,方便放生群体的交流。每逢四月初八、六月初四等佛教纪念日,或每个月的初八、十五、三十号,潮汕各地信教人士往往会组织信徒到龙泉寺、韩江、金砂公园等地进行放生活动。

所谓放生:从举行形式到动物选择都大有讲究

所谓放生,并非简单的将动物放归大自然,而是需经过繁琐的步骤。在经书《诵课时朝》中的放生仪规中提及,放生需经过净水讃、称圣号、主法者执水盂说水文、诵经咒、请圣等五个步骤。其中,净水讃用杨枝浄水洗去污秽,称圣号、说水文、诵经咒及请圣皆代表了对动物本身的加持,而经过加持的动物在往生后都能通往极乐世界。

放生的形式有两种,一是先从市场或其他处购买各类动物,前往事先定好的放生地点,进行集体祈祷,再行放生;二是到各处寺庙中发愿捐钱,认领由寺庙中的管理人购买的动物,投放在寺庙中的放生池中。

在潮汕地区,放生者所放生的动物种类并没有特别多。因乌龟象征健康长寿,鲤鱼象征着丰收,而成为放生者主要选择的放生动物。(鲤鱼与‘余’字同音,意为剩下的意思。连年有余。)

余淑英是存心善堂内报的一名记者,多次组织信众共同到潮州护生园放生动物。她表示,放生动物大多来源于向商贩购买。“现在外面有专门卖动物给别人放生的,你如果组织大型放生活动的话,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动物让你遇上。”

放生所求:内心安宁或圆梦

余淑英说,有的放生者觉得心里不舒服,选择放生是因为放生寄托了他们的那种不舒服,放了生,心里求得一片安宁。

放生是否真的能求得安宁?“放生能够消除心里的孽障,这好比与他人有冤结,但通过放生,解开了冤结,那自然内心也得到一定安宁嘛。”法太师傅说。

而对于陈女士来说,放生却是一种信仰,是积累功德的一种,她也坚信做好事能祛除邪灵。“我觉得放生的境界可以是天人合一的,到了那种境界,我们能感受到其他生灵的呼吸,他们跟我们一样都是平等的,这样一想,我们内心也相应的平和下来。”

有的人放生是出于求得内心安宁,而有的人放生却是由于玄乎的托梦。

“我起初也没有放生,但后来有神灵托梦给我。”莲心堂一位更年长的阿姨讲起她放生的缘由。“我梦到那天天下大雪,我走到江边,发现有一位发须皆白的渔翁在钓鱼,我就说:‘伯啊,天气这么冷,鱼这么小,不如不要钓了吧?’渔翁没有回头,回答说:‘鱼这么小,我不钓的话,你以后也不要吃了吧?’我就说:‘好啊。’他就转过身来,原来是我们佛堂里的道君。我一个梦就醒了,从此再也不吃鱼。”

出于自身的慈悲心而选择放生动物,但放生却并不代表放生者必须过苦行僧模式的生活,放生者并非完全地素食主义者,一方面是提倡素食需要一个过程,而另一方面是出于人自身营养的需要。

余淑英说:“放生者与肉食主义者完全不冲突,放生是做好事,做的好事多了,你自然而然就会想吃素,生起慈悲心,这才是放生的目的。”而陈女士也表示,自己并不是素食主义者,家畜的肉类还是食用的,这是由于自身营养需要,但野味就一定不吃。

放生究竟是“行善”还是“作恶”

据菩提洲网显示,至2012年12月,普贤放生活动已经累计放生生灵达2272039只,共2489斤,其中包含了虾类、鱼类、海龟类以及鸟类。种类繁多,但每次放生地点却近乎相同。

孙泽伟是汕头大学理学院生物系的一名老师,在海洋环境与生物领域有相当丰富的科考及研究经验。他表示:“各种生物生活在自然区的各个地方,都有自己的栖息地,人们将它们捕获,然后又集中放在一个狭小空间内,其实是不科学的,有点类似于二战时的集中营,生物生存环境是有一定的密度的。”

所谓生物生存环境密度,便是种群密度。生物与环境种群、生物群落有着息息相关的得联系,放生种类繁杂,却在相同地点,这对资源环境所能承载的最大物种数量成了一个巨大的考验。

放生是在行善,放生者在放生的时候应当有智慧的进行放生活动,缺乏智慧的放生容易造成严重的环境问题。

今年8月,有放生者在长白山放生了近万条蛇,而这些蛇的放生是没有经过相关部门批准的,导致了在长白山环山公路与市区接连出现“群蛇迁徒”的状况,有许多蛇在横跨公路的时候被经过的汽车碾得血肉模糊,有些居民担心蛇群中的毒蛇会对自己造成生命威胁。

放生原本出于好意,但像长白山这种类型的放生却是行善不成反作恶。

怎样合理放生 需要个人智慧

“放生本是好事,但这样的放生未免太不负责任!”长白山附近居民气愤地说,蛇不该放生路边,他们也担心蛇对环境不熟悉,又缺乏食物,会被饿死,并且这么多的蛇可能对长白山的自然生态造成破坏。

也有居民认为,放生如此多的蛇应当事先报批相关部门,在获得批准后才可进行,并且也需要相关媒体的报道以此进行必要的提醒。

而在汕头,目前对于放生活动仍没有一项具体的相关规定。

“目前汕头市对此类活动仍没有做出相关限制或者是出台任何关于放生的防范措施。”汕头市环保局办公室主任洪永瑜说,放生也是需要经过一定的思考的,这也是对被放生的动物的一种负责。

放生是需要智慧的,在什么地域,就放生什么类型的动物,其中的智慧是需要靠人来展现的。

法太师傅举例说:“如果你把一只鸟放在海里、把淡水鱼放在海里,它自然也活不了;你也不可能把毒蛇放生在居民区里,懂得选择如何放生是很重要的,你要选择适合动物本身生存的环境去放,在什么区域就放什么类型的动物。”

如何进行合理有效的放生成了每个放生者心中的一大难题

放生善心的背后 藏着熏心的利益

出于慈悲心的放生在某种程度上催生出的对应捕捉行业让放生成了放死。这其中还是归结于隐藏着的利益长链所致。有些商贩在放生者购买动物放生的情况下嗅出了商机。因而有些商贩便到野外捕捉动物再伺机倒卖给放生者放生。

在金砂公园门口站着一位小商贩,在他眼前有一二十个笼子就地摆放,笼里装满了许多各异的小鸟,他正提着笼子向过往人群兜售他的鸟儿。

不愿透露姓名的商贩表示经常有人来他这里向他购买小鸟,然后去放生,但这些小鸟却是适合家养的而非野外放生的。

“我这些小鸟都是家养的,不适合用来放生,一放生的话它们就很容易死亡。”小商贩说。

“现在按照资源量来看,近岸是不可能捕到这么多海龟的,因为它是保护动物,资源量已经很少了。”孙泽伟表示某些地方存在反复捕抓的情况,这对物种的生存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放生者放生了动物,捕捉者捕捉了被放生动物,再贩卖给放生者二度放生。这本身已经有违放生者的初衷,那么什么样的放生对放生者来说才是最有公德的呢?

功德最大的放生:是使它们免受痛苦

“放生,最好是在遇到的时候你立刻救它们,使它们免受痛苦,这种放生是功德最大的放生,但这种说法也不是说你一定要等到动物有了危机你才救它们。放生的最终目的是让自己生起慈悲心,把动物看作与人平等。”法太师傅说。

“放生活动出自善心,应该鼓励。但像有些是国家保护动物,比如说玳瑁,如果这些信教人士在市面上或者其他地方发现了,最好是能够联系当地有关野生动物保护的部门。”孙泽伟建议说,野生动物保护部门对这些物种比较了解,知道这些野生动物繁衍生殖的地方。能够有效避免珍稀物种被反复捕抓及不适应环境等问题。

放生不只是一种形式,放错了形式的生没有慈,只有悲;莫让放生成放死。

(记者:黄泽波 李昂 黄犟 周燕琼;编辑:刘亚丽;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389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