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中医,死水中的一朵涟漪

穿着白大褂的潘鸿江医师疾步走进由一个十平米车库改成的小诊所,门口已排着十几位正待求诊的病人,他们手里攥着排号卡,神情焦急,都希望自己能快些见到这位汕头名中医。

而在澄海,一栋不起眼的住宅楼静静坐落在小区内,过往的人川流不息,住宅楼下的铁门时常敞开,门铃板上贴着四个中医的门牌。楼上,就是医生的诊所。

在潮汕地区,人们亲切地将这种民间医院称为“家庭诊所”。当身体不适需要求诊时,这些诊所往往代替医院,成为他们问诊的第一选择。

潘鸿江医师行医已经40多年,在退休后,因为担心有些病人去之前工作的医院找不到自己,所以便选择将车库改造为自己的小诊所,俗称“闲间”。“在退休后,我每周还是要去医院坐诊两次,有些病人要及时找到我可能比较难,所以就开了这间‘闲间’了”,潘鸿江说。

1

潘鸿江医师在帮病人把脉

走进“闲间”,一览无遗,屋内的白墙上,挂着“医术高明”的玻璃镜,几面“悬壶济世”的锦旗更是迎风飘扬,就诊台上的脉枕静静地躺着,那是给病人号脉用的。每天下午三点,潘鸿江都准时出现在诊所,六点下班,有时碰上病人多,也会适当的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却从未提前关门,并且,给病人开一张处方也只是收取10块钱的费用。因此,来此寻诊的人看完后都亲切称之为“一代良医”,这也引起更多的人慕名而来。

潮汕地区地处南亚热带季风气候,夏长冬暖,气候湿热多雨,人们日常所饮用的韩江水中所含热气较高,故而生活在潮汕地区的人们往往容易上火。潘鸿江说:“(潮汕地区)本身比较湿热,(潮汕人)胃比较湿,需要热水去温,热胀冷缩,就能吃得下饭了。”潮汕中医扎根故土,代代传承,经验十分老到。而对患者而言,中医意味着效力好,从根本入手,注重调理与养生,相对于西医用药的抗生素,药效快却会降低患者抵抗力,“抗生素是没有选择性的,它把你的病菌消灭掉,同时也会把白血球,也就是抵抗力也消灭掉。”潘解释,“我们中医就有办法在保存抵抗力的情况下消灭细菌,它的好处就明显好于西医,对人们来说他们还是喜欢看中医,尤其是潮汕地区”。

中医仍是不少患者的首选 潮汕中医倍受青睐

蔡姨,曾经因为皮肤问题到医院就诊,可是几次的就诊都解决不了自身的问题。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同事向她推荐了医师潘鸿江,更巧合的是,潘鸿江的车库诊所就在蔡姨所住的小区。刚开始,蔡姨本着“病急乱投医”的心理,但在两次就诊后,蔡姨的皮肤就有了明显的好转。“之前真不知道自己小区有这么一个神医,他医术真的很高明,而且对待患者又很客气,我以后有什么问题都来他这里看就好了,疗效好我也放心。”蔡姨说,此后她有什么疾病都直接来这间车库诊所了。

张金江药根店,是澄海一家著名的伤科中医诊所。医师通过祖传手法给患者按摩。推拿伤处,再辅以吃药丸,服用药根汤剂,达到对患者进行生理上的全面调理。药店至今已传承三代,医术愈见高明,闻名而来的患者愈多。张金江先生行医时,每接触一位患者都会用笔记录下档案,如今传到了现任掌门人张树青(张金江之孙)手上,这样的病情记录本已达数十册,治疗过的患者高达十万人左右。

正是由于心系病人,潮汕中医以人情味浓为患者们所称道。数十平米的店面,一套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墙上悬挂着祖上传下来的书法字画,医生与病人仅是一套潮汕功夫茶的距离。望闻问切,茶水蒸腾中,诊断的程序也便舒舒服服地走完。刘巧碧女士,前几天摔伤了左手,前来药根店治疗。刘姨说:“我就是不喜欢去医院,在这边和医生聊聊天,拿捏几下,有效又省事。”医者父母心,不仅是中医需要有人情味,西医也一样。“因为你跟病人息息相关,以前那套不用号脉就能知病情是迷信行为,医者父母心,只有你把病人当成自己小孩一样对待,你才能治好他,医者必须有人情味,否则再出名也没用。”潘鸿江说。

在国内各地中医行业举步维艰的时期,潮汕中医仍凭借着特殊的地域文化大放异彩。“如今在广东地区,潮汕中医的能力和发展情况可称第一。”来自佛山的张树青妻子凌锦云如是说。她与丈夫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同学,毕业后选择一起回家接手药根店。“现在佛广两地的诊所太少,也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去继承。”凌说,“而潮汕这种特色留存得最好,患者都相信我们。”

中医发展不如前 缘于自身有局限

患者优先考虑中医,在潮汕地区蔚然成风,诊所林立。然而中医千般好,但自身也总有一些局限。“中医不治癣,治癣丢了脸”,潘鸿江医师是汕头市中医院外科、皮肤病专科门诊负责人和主治医师,行医数十载,但他仍如是感慨。原因在于皮肤病发病周期长,而西医用激素效果最快,虽然会留下些许后遗症,但仍比中医更为流行。“中医治本,但是见效慢。”潘坚持用中草药自制药物治疗皮肤病,摸索出一套方法如治疗烧伤、湿疹、丹毒用苦木湿敷液,治疗痈疽用复方芙蓉膏等等,但他仍坦言,中医在疗效快这方面需要向西医学习。而来自台湾的老师杨艾俐也坦言中医并没有那么神奇。“有段时间我咳嗽了好久,看了中医,熬药材服食后并没有好转,直到后来去美国后才发现,原来只是因为药里多了导致高血压的成分而已。”杨艾俐老师说。

然而,在患者相信中医、支持中医的情况下,中医的近况却也大不如前。政府提倡医药行业规范化,也给传统中医带来巨大挑战。老一辈的医师,往往没有取得行医许可,开诊所在法律上属于灰色地带。药根店生意一直火爆,但在数月前的“三打两建”中也被查封搜查,药材洒落满地,一片狼藉。“其实近年来中医发展得并不好,政府对我们都不重视”,潘鸿江说,西医强调了每种用药的量与成分,只有经过检验并合格的药物才能流通于市面上,然而在中医方面,这样的要求是过于苛刻的,用管理西医的方法管理中医并不可行。

纯天然的中药在目前的技术手段下,并不能准确完整地化验出每种药材的成分。例如,中药材中的当归,有效成分并不是检验出来的当归素。当归的水溶成分有:阿畏酸、丁二酸等40多种成分,每种成分的检验都不是短时间能化验出来的。“像我们店自制的药丸,虽然上不了台面,但疗效确实好。”凌锦云说。如今市面上的中药如银翘丸等都被认为是中西合并下的典型例子。潘鸿江解释:“中医制药古来有之,膏丹丸散,形态各异,事实是现在中医的许多民间配方、偏方都无法通过药监局审查,中药门坎越来越高,中医大受药品管理的限制。”

中医一直以来为人所诟病的是医生的号脉并不科学。但从医40余年、医术高明的潘鸿江却掷以反对之音:“中医本来就是超科学的,你没办法解释,中医通过经络了解病体所在,这好比信息网络,在过去,我们也解释不了信息网络,中医亦然,将来技术的发展,一定可以解释中医的科学的。”

另一方面,中医的传承问题也如藤蔓一样缠绕着整个中医界。现今要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医,并非仅仅是专攻中医药典,而是需要先读完西医的药学原理,再转向于中医药的研究。中医需要的是长期的积累,而非仅仅如西医一样观摩几个手术便能开始从医了,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看到的西医有许多是年轻人,而中医,年轻的一般都是跟着老中医的学徒,他们还未能主事对症下药,因而愿意谦虚跟着老中医学习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中医的未来发展 离不开政府支持

“关键还是要政府肯支持,做到中西并举,发展祖国医学,待遇要增加,投入也得加大”。潘鸿江强调,中国的卫生发展大纲内容也要做到中西并举,以发展祖国医学,但现在却无任何城市做到这一点,中西并举要求的是中医西医一起发展,但现在许许多多的中医院却接连被西医院“吃”掉了。

即便是在潮汕地区,如今的中医诊所也不如以前多,大多数中医都跑到西医院做兼职中医,纯粹的中医门诊已经越来越少了,如何保住潮汕中医的地位,已成为中医们的一块心病。

在送走最后一位病人后,夜幕已经降临,潘鸿江医师起身伸了个懒腰,眼神迷离望着车库诊所白墙上那“医术高明”的玻璃墙,陷入了沉思。

(记者:李昂 黄泽波 周燕琼 黄犟;编辑:刘亚丽;指导老师:杨艾俐)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389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2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楊艾俐 2013年04月6日 5:16 下午

    應該是11級我班上最好作品之一

    • 刘建高 2013年04月14日 7:48 下午

      写的不错,看得出来采访上下了功夫,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的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