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民马小宇在汕头:“尝过最新鲜的是两瓶饮料”

马小宇来自遥远的青海,头戴着穆斯林“礼拜帽”,几个月前来到了叔叔的清真拉面馆当拉面师傅。偶尔有路过的客人喊上一碗面。他“噢”一声,再多看手机一眼,然后迅速起身,将手机放进口袋,搓面,捞面,送上。然后坐下,继续低头望着手机,看着朋友的动态或是自己在青海时的照片。

每天望着店前的车水马龙,听着不绝于耳的汽车喇叭与商贩的叫卖声萦。单调的生活,人生地不熟的环境,让他无法喜欢上这里。

因为是回民,他没法也坚决不会进入不挂“清真”字样的食肆,来到汕头尝过最新鲜的事物也就是“两罐饮料”。由于教育有限,他只能用有限的普通话与人交流,有时会“啪”的一声拍下大腿,“诶,这怎么说呢!”

在拉面店里面工作的就是马小宇

虔诚穆斯林:“看到没包头巾的女人很怕”

虽然马小宇来汕头已经几个月,但他还没尝过“美食之乡”汕头一道小吃。虔诚的穆斯林,他们只能在带有“清真”字样的食店里就餐,比如清真蛋糕店等。这样能防止他们吃到“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的东西包括猪肉、狗肉等肉食动物,他们只能吃草食动物,比如牛、羊等。《古兰经》第六章一四五节中提到“血、猪肉、自死的、以及未以真主之名宰牲的,不可食“。

马小宇说,关于“肮脏”,在他家乡是这样解释的,相传是在久远的年代,洪水淹没人们居住的陆地。人类与动物都在一艘船上求生。由于大量的尿液无法处理,民众请求安拉造出“猪”,吃下尿液使船能继续前行,而并非传说的”猪是他们祖先“。

因为汕头清真食店较少,马小宇习惯在家煮清真面食和米饭。他也不能去非“清真”餐馆打工,因为那些工资的得来与禁食肉类有关。饮料属于禁忌较少的一类,但由于部分含有酒精,他也只喝过两次,“来汕头尝过最新鲜的就是两瓶饮料了。”

让马小宇感到不习惯的,还有是在服饰方面。“看到没包头巾的女人心里很怕。”

马小宇早年辍学,13岁时已经成为舅舅拉面店里的小拉面师傅。当时,第一次走出大山的他,看到女孩子头上没有包头巾,“心里很不习惯,很害怕。”

因为虔诚的伊斯兰教信徒,女人一定都要包着头巾,将自己的头发掩盖,“不包着头发的女孩子,就像没有穿衣服一样”,马小宇说,不止如此,女人不能露出手腕以上的地方。

而相对于女人,男人戴的是小小白色的“礼拜帽”,表示对真主安拉的尊敬。回族男子头发剃短。“光头”在回族男子看来,是流行的发型。

伊斯兰教教义对穆斯林的来说,是灵魂上的塑造。即使远在他乡将近10年,马小宇依然坚定恪守。即使是现在,每天见着女生黑溜溜的长发,心里上还是觉得不适应。

宗教习惯:“一天要做5次礼拜”

“做礼拜”是穆斯林每天必须进行的功课,诵读《古兰经》,祷告半个小时,表达对真主安拉的虔诚,以求得心灵的净化,智慧的启迪,精神的安稳。

在严格的回民聚集区,回民们要朝着太阳下落的方向,“一天要做5次礼拜”。礼拜的时间分别是凌晨四时、午后一时与傍晚四时,晚上八时与晚上九时。

冬季,凌晨四点的青海西宁,气温在零下10几度。但这对虔诚的穆斯林来说,没有什么比做礼拜更重要。当被问及“如果睡过头或是忘记了呢?”马小宇瞪着大眼睛,摇摇手,显得惊讶,“怎么可能,不做礼拜心里会很怕,很不舒服的。”这与吃禁忌食物、见到女生不包头巾一样。

星期五是穆斯林祷告日,这一天他们会一大早来到清真寺做礼拜,听阿訇念经,“听完阿訇讲道理后感觉很舒服。”(‘訇’读‘hong’。“阿訇”,回族穆斯林对主持清真寺宗教事务人员的称呼)。

穆斯林喜欢“讲经”,相互之间交流自己体会《古兰经》的心得。一千个人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相同的,各自对《古兰经》的理解也千奇百样,有时甚至会演变成激烈的辩论,“这像吵架,不过很好玩。”马小宇说。

大山外的社会:渴望友情

从青海到陕西,从陕西到上海,从上海到广东。由中部高原到东部沿海,由北到南,马小宇辗转过西安、上海、汕头等城市,但最终还是觉得寻不到自己真正可以扎根的地方。

最不习惯的还是现在身处的汕头,可能因为时间较短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源源不断的噪音。他曾试过主动与客人闲聊,与人搭讪,但那位警惕心较高的女顾客用异样的眼神看他,并不回话,落下尴尬面露羞色的马小宇。“以后都不敢主动交朋友,跟陌生人聊天了,那感觉真不好。”

普通话也是马小宇交流有阻隔的一点,对二年级辍学的他来说,是个很大的遗憾。即使出来工作多年,他还是不能用流利的普通话表达自己的想法,显得有点吃力。最后只能“啪”的一声拍着大腿,面露尴尬的笑,“诶,这怎么说呢。”

在大山里长大,习惯了大山的广袤无垠,习惯了生活的自由自在,马小宇对家乡有种难以言表的感情。那种牦牛遍布大山、在冰天雪地里挖冬虫夏草,听阿訇讲经的日子。

辗转各地将近10年,他言语中并没有流露出对大山外的世界太多的留恋不舍与向往,反而是对家中的思念日愈强烈。

13岁离开至今,只回过家里两次。自己攒的的大部分前都会往家里寄。那里空气好,牦牛多,人热情,草原才是属于他的天地。

明天2月,等叔叔的拉面店找到新的师傅,他就离开这里。然后,“回家,去挖冬虫夏草”马小宇说。

(记者:郭泽纯 罗文娴;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356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