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立新学校:每一个孩子都可教育

“您喝。”洪小伟双手捧茶送到老师跟前,两边手肘上各有一道疤,状如蜈蚣。

洪小伟今年17岁,就读于汕头立新学校。手肘上的两处刀疤是因为“之前不懂事,跟人打群架被劈伤的”。

他来自揭阳,初一辍学在家两年,找了几份工作,都是做不到一个月就跑回家去了。那时的他觉得父母管教太严,而且父亲脾气暴躁,“动不动就大声吼”,于是他就以参与打抢违法活动来报复父亲。“老爸去派出所保我,就觉得很刺激。”

父母为了不让他继续出去惹事,2012年3、4月份开始用铁链、手铐把他锁在家里,洪小伟感觉这样“就像养宠物一样”

后来,他跟朋友串通好,三更半夜出逃,从家里三楼跳下来,“还好经常跳学校围墙,有了经验才只崴到了脚。”

这次之后,父母发现无法管教这个孩子,经人介绍把他送到了汕头市立新学校。

立新学校是在2009年经汕头市龙湖区教育局批准并创办的,是一所在常规教育的基础上开展特殊教育转化的私立学校。该校设有小学部、初中部和教育训练部三个部门,其中教育训练部专门转化问题学生

立新学子列队等待分批吃饭 施秋鸿/摄

洪小伟:好久没有主动叫爸妈了

洪小伟20126月份来到立新学校就读。“刚刚来到立新学校的时候,他跟这里几乎所有的学生刚进来的时候一样,躁动不安,甚至喊着要杀人。”心理辅导老师余秋喜说:“后来关了几天禁闭,慢慢才静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半年中,洪小伟每天6点起床跑步做操、8点上课站桩习武。据介绍,在这里,从叠被铺床到洗衣刷鞋,再到物品摆放等等这些日常生活中的点滴都被纳入训练的范畴,训练的是动作的速度和注意力的集中。

三个月他成功完成了转化,从接收刚进来学生的“琢玉一处”升到了更高一级的“琢玉二处”。

立新学校根据学生刚进校就读的情况分三个培养阶段,即训练期、教育期和成才培养期。根据这三个阶段划分了三个级别:“琢玉一处”、“琢玉二处”、“琢玉三处”。

2012年的中秋节,小伟第一次获准回家,“忘了以前多久没有主动叫爸妈了,觉得很惭愧。主动叫了爸妈之后,他们都很惊讶。后来,跟他们讲自己的人生规划,发现爸爸也变了很多,之前很容易大吼大叫,现在心平气和了。”

他刚刚写完三千多字的思想总结,其中有这样一段:“前几天,天气突然转冷,爸爸给我送毛衣过来,撞车了。他不想进来,让门卫帮他传给我。可是我看到他的手在流血、衣服都磨破了。跑过去问了他很多次,他才说的。回到宿舍放下毛衣,我竟然第一次为我曾经恨之入骨的爸爸流泪了,心情几天都不能平静下来。我联想到了上星期星海大师来学校开讲座时,跟我们讲的——‘关爱从关注开始’。以前我总觉得父亲对我关注太少,只会在物质上满足我,从来不会跟我坐下来聊天。其实我对爸爸的关注同样少。”

洪小伟过完这个月,就可以从专门转化问题学生的教育训练部升到立新的常规教育部了。常规教育部分为小学部和初中部,这两个学部的应届毕业生都有资格参加升学考试,接受正规教育。

小烽:被别人帮助,也在帮助别人

立新学校实行委任优秀老生辅导新生的的制度,旨在帮助新生更好的适应这种完全封闭式特殊教育的生活,同时,让老生养成乐于助人、善于助人的品质。心理辅导老师分析:毕竟老生亲身经历过这种生活、年龄又与新生相仿,更易于有效沟通和帮助;在帮助新生的过程中,老生获得生活技能上、思想品德上进一步的提升。

洪小伟就被学校委任为辅导员,负责带比他晚来学校三四个月的曾小锋。

小烽今年15岁,小学就曾做过戳爆老师车胎、拿水球投老师的事情。12岁开始抽烟,烟瘾极大,在原来的学校上课的时候,经常犯烟瘾,躲在课室后面抽烟。

他进来立新之后用了一个月时间戒烟,他说:“那时候整个人虚脱无力,像快要死掉的样子。”在辅导老师的指导下,他通过背《弟子规》和抄《金刚经》转移注意力,在日复一日的晨诵、午读、暮省中学习。

他仅用了一个月就熟练背下了1080字的《弟子规》。晚修时间,曾小烽在洪小伟的鼓励下,在记者面前背起了《弟子规》:“弟子规,凡道字,重且舒,勿急遽,勿模糊;彼说长,此说短,不关己,莫闲管。见人善,即思齐,纵去远,以渐跻;见人恶,即内省,有则改,无加警。……”

这个15岁小男生现在的举止已有儒雅风范,记者找不到更多与过去的“问题少年”有关的痕迹,除了眉上那一道横亘在左眉中间的伤疤。他说,那是在一次跟同学打架的时候被小刀划伤留下的,差点伤及眼睛。

那一年,他14岁,刚上初一,无心读书,成绩很差。有一次考试只有9分,老师让他站起来,他拒绝。老师坚持让他罚站,曾小烽就扇了老师一巴掌。于是校长把他送到了立新学校。

现在的曾小烽也成了辅导员,负责带3个新来的小同学,就像他刚进来的时候洪小伟带他一样。这三个小孩最小的6岁,最大的也才10岁。曾小烽说:“三个里面有一个是惊吓型的,不敢跟人说话。我是每天跟他一起睡觉,一起起床,带他跑步练操吃饭,他尿床的话还要帮他洗被子,这才跟他混熟了。”

曾小烽说,这些方法都是他自己领悟到的,自己总结出来的。学校环境熏陶了他的言行。

“当我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时候,立新的同学们总是很乐意帮忙。在这个环境里面,我也会变得乐于助人。就像在这里大家都不说脏话,我也就不敢说脏话了。习惯了也就不讲脏话了。”

理念“每一个孩子都可教育;每一个孩子都应尊重;每一个孩子都可成功”

在立新学校,这些曾经被外界定义为“问题学生”的孩子们最小的6岁、最大的19岁,吃饭时秩序井然,排队等待食堂里面的人吃完饭出来,才按顺序分批进去。

他们大半来自潮汕地区,还有四分之一来自其他地方,包括香港、澳门、安徽、吉林……校长林妙香说,外地学生的家长都是通过网络搜索找到立新的。

她介绍,“问题学生”刚进来的时候,厌学的比例达到了94.3%,严重网瘾的达到了69.4%,人际交往障碍的超过六成,注意力不集中的将近一半。这些学生最终完成转化,回归课堂的达到了65.8%。

据心理辅导老师余秋喜观察,学生都有自己的天赋,虽然荒废了一段青春时光,但一旦找到了学习的动力,潜力就可以得到开发。

“形体课上表现好的,可以培养成运动员或者鼓励他们去当兵;有美术天份的发现了之后好好培养,推荐过去广州美术学院;演说能力强的,将来可能就是一名出色的营销人员;甚至有些同学因为家庭背景的原因,炒股很厉害或者电脑方面技能突出,这些都是常规教育发现不了的优点。”

注:文中立新学生名字均为化名

(记者:施秋鸿;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351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