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舍多载故居情 归侨夫妇补鞋为乐

小公园一条路上,两位老人埋头干着手里的事,其中一位戴着红色毛线帽,在两旁如褪色老照片一般颜色的建筑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除了偶尔从某条巷子内突然穿出的行人,路上只有过往的大货车,开往西堤的方向,声音吵杂,老人只能听到彼此的低语。

两老在此补鞋已有将近20年,不为生计,只为有事可干。“在家闲着也是睡觉或者看电视,老人的生活都这样。”刘先生说,“还不如出来做事当活动筋骨。”

刘先生今年75岁,年轻的时候是做鞋的。他的太太黄女士今年69岁,补起鞋子跟刘先生一样灵活快捷。一个熟客刚送来一双靴子,刘先生负责打磨、裁剪、切割,黄女士则拿着另外一只黏合鞋底,然后接过刘先生手中的鞋拉线。

补鞋摊子身后的小屋并不是他们的居所,是向朋友借的,闲暇时间在里面喝茶休息,有时候还在小屋里做晚饭。门前停着电单车,每天早上刘先生就用它载着太太从大学路安居工程来到这里摆摊,下午收摊后再骑回去。从早上7点到下午4点,除了雨天路难行之外,老人家每天都坚持着。

“我儿子女儿都说过很多次,不要再继续做这个。”黄女士说,“希望我们在家,别太奔波。”膝下有一儿一女,女儿今年50岁了,目前住在汕头的丈夫家里。儿子今年44岁,有个16岁的女儿,一家人和老人一起住在安居工程。“但以前还有孙子可以带,孙子都长大了,让我们做什么好。”

即使儿女多次反对,两老都不曾放弃。孙女小时候在小公园一个幼儿园上学,早上把孙女送去后,他们就开始摆摊,孙女放学了,他们也就收摊了。“以前有个学生路过,为我们拍了张照片,那时候孙女还小,围在我们身边。”黄女士说,“照片洗出来后我笑了很久,因为上面的我们都在笑。”但转眼间,上初中的孙女早可以自己上学。“他们就是不能理解我们为什么山长水远到这边补鞋。”刘老先生摇头,苦笑。

来找两老补鞋的,大部分是熟客。 “冬天比较多人补鞋,像最近渐渐多人补鞋了。”黄女士说着让先生把一对凉鞋补一补,“这没法补了,等她拿回去吧。”刘先生看一眼那对凉鞋,“是退休女工的,能补尽量补。”黄女士劝道,大部分客人她都认识,常常经过也聊天。

对比从前,顾客少了很多。“以前这条路上来往很多人,后来政府说征地分房人就搬走了。”老人家记得很清楚,从2001年起就越来越少人,他们也分到安居工程的一套房子,将近一百三十平方米。尽管如此,老人家坚持回来摆摊是因为对故居的难舍,“以前多热闹,现在成了扔垃圾的地方。房子也破破烂烂的。”老人家对这种变化很无奈,在此居住多年,老人可说是见证了小公园的变迁。

祖籍潮汕的刘老先生,在马来西亚长大,后来去到新加坡,与从印尼来的黄女士相遇,两人1960年在新加坡结婚,回国后在小公园生活了三十多年。“新加坡就像澄海这么小,”他笑着说,“不过可以游玩的地方很多,公园都不要钱。”“汕头也有很多(游玩的地方),现在的公园也不要钱啊。”黄女士说。“不过我们最熟悉的还是小公园这里。”

他们在新加坡生活了将近十年,初到汕头十分不习惯。“吃的住的都不惯,在新加坡的房子很豪华,不像这里。”黄女士说,在新加坡,朋友、邻居以客家人、潮汕人居多,大家都说着类似的语言。

在新加坡生活能省去很多费用,两老对新加坡的福利赞不绝口,“的士在路上超速,警察一问什么事,说孕妇临盆,马上为你开路到医院,到了医院,生孩子不用钱,两三天内的食物也不用钱。”黄女士说,她觉得在汕头生产动辄近万的费用会让很多人负担不起。“要不是被遣返,现在可能还在那里。”刘先生低声说,说完两老人大笑。

因为没有获得正式身份证,一家人在1970年被迫带着7岁的女儿和1岁多的儿子回到户籍所在地汕头。回国后,两老也就再没机会见过各自在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家人。

初到汕头,没有住所,一家人租住在汕头小公园一个房子里,黄女士在附近的罐头厂工作。“现在应该没有什么人知道,那里已经变成一个码头。”她说,比划着方向。住所到罐头厂并不远,然而故居现在只剩前后两个铁门。黄女士1995退休后,就跟先生一起补鞋,慢慢学会了一些功夫,“有人作伴才不会无聊,退休在家闲着才无聊。”她说,“这些都不难,看久也会了。” 随年岁增长,老人承认有些活已经力不从心,客人送来的鞋子如果需要缝合,他们就无能为力了,两年前缝合鞋子的手摇车坏掉没有再修理,“眼睛花了,没有办法穿线,修好车也没用了。”刘老先生说。

但两人没有想过停止工作,“做到做不动为止”,说完两老又笑起来。

(记者:张咪咪;编辑:单朴)

关注草根微信,了解最新的鮀城动态。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301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