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号船长徐京坤:“失去左臂不一定是坏事”

“打架杀人坐牢什么的,就怕老天管不住我。”

如果不是失去左前臂,他说现在自己没准就会成为常进出监狱的“会员”。

失去左臂,没有止住他好动好强的心。相反,他踏上征程,在北京残奥会上勇夺帆船第10名;环中国海,为实现单人环球航海热身。

他就是“梦想号”船长徐京坤,一个喜欢穿着“与梦想同行”衬衫的山东汉子。在这次的单人环海上,他既是船长,亦是唯一的船员。他虽失去了一条手臂,却从来没认为自己是残疾,戏称自己“几根手指就像几只手,跟八爪鱼一样”。

徐京坤

炸断一只手:“这不一定是坏事”

徐京坤并非天生残疾。12岁那年,调皮的他从鞭炮堆中捡回许多未炸开的鞭炮带回家,将火药倒出来装在酸奶瓶里,打算自制“礼花”。结果,鞭炮的意外炸开夺去了徐京坤左前臂!

当时的他,还小,并没有太多对未来的顾虑与烦恼,也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发生对他来说有什么影响。但渐渐地,他能感受到同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在日常生活中,自己也感受到与常人的不一样。“诶,这怎么回事,怎么跟别人不一样了。”即便如此,拉拉链、系鞋带、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徐京坤始终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好端端的儿子突然变成了残疾,作为父母亲,心里很难过,也很难去接受。徐京坤却自己觉得很“幸运”。从小学开始加入学校田径队的他,身体素质非常好。从小在学校里打架闹事,同龄小朋友经常贿赂他,“啊,(小朋友)说我给你点什么东西,你帮我把这个给打了什么的。整天拉帮结伙,我手下一大帮小兄弟。”

所以,在他看来,失去左臂不一定是件坏事。不然他以后可能会犯更大的事,有可能比这个后果更严重,“打架杀人坐牢的,就怕老天管不住我。”

其实现在也证实是这样,他自己感慨道有一句话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所以我说你不用难过也不用担心,以后的路我可以会走的很好。”这是当时徐京坤对母亲说的原话,他到现在一字一句还清楚地记得。

进入残奥队:“一定要留下来”

03年,14岁的他在山东省田径队训练。当时,中国组建首支残疾人帆船队,到全国各地挑选运动员进行集训,特试选拨。对他来说,并不知道帆船是什么概念,进入国家队是对运动员来说是最高的殿堂。回家一上网才知道,“哦,帆船长这个样”。

200多个人一起试训,只有一条帆船,从帆船的结构开始学习,然后在学习运动学原理与操作步骤等,最后教练会根据的你在海上与平时的综合表现,用经验判断你是否有潜力来决定运动员的去留,而能留下来的,只有12个。

徐京坤一直很好胜,“我一定要是留下的那一个,那12个中的一个。”所以当时的他很努力。徐京坤拿着笔记本将白天教授介绍的帆船设备一个个描摹下来,晚上别人在宿舍里看电视时,他就把笔记本拿出,意义一一记熟。

不仅如此,水手要熟练的打绳结,而且在不能看的情况下,因为帆船很多都要依靠绳子来控制,特别是在夜间航海时,缺少灯光什么都看不到。在学打绳结的时候,他边看电视,边拿着水壶。就用水壶上的带子,在那里一遍一遍的解开,打结,解开,打结……就这样不断地重复练习。

帆船在海上航行遭遇较大的风节时,需要保持航向与一定航速,又要保持平稳不能侧翻。这对正常人来说都比较困难,对失去左臂的徐京坤尤为如此。所以,除了复习白天的知识,他抽空自学空气动力学,研究船体结构。以便能够更恰当地去应对航海的紧急情况。

最后,如他所愿,他成了12个中的一个。回想起自己这段经历,他双手托在膝盖上,用手慢慢地搓着脸,深深吸了一口气,“其实不是表现的最好的都能留下来。有一句话叫笨鸟先飞。笨鸟可能更好,因为可能会走的更远。”

徐京坤常常说自己很笨,但他那种咬住了就不放松,认准了就不后悔的干劲。

“我就是想留下来,不断练习不断学习,表现我最棒的一面。”

单人航海:计划的重要性

在陆地上,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并不会感觉食物与电力是多么重要。因为食物和电力随手可得。然而,在航海之前,别说不做计划,就算是计划做的不够缜密,都会可能发生严重后果。

在船上的食物大概是方便面、饼干、巧克力等方便携带且耐贮存的食物,大概满足一个热量的需求。如果是短距离的航行,可以携带一些水果。长距离则没有办法,而且经常会缺少维生素。吃饭都是计算着吃,电力都是计算着用。也没有热水,因为船上的电主要用于航海的基本措施。

除了食物与电力外,在出发之前,徐京坤也会花比较长的时间对其它方面做细致缜密的计划。一条一条列出在笔记本上,比如在这个地域肯定会遇到上什么问题。具体到地点,时间等。与在这之前自己需要做什么准备来预防,或是突然遭遇之后能采取什么紧急措施应对。

但即使计划做的再细致充分,也会经常出现危险的事情。徐京坤在这次从山东日照到环中国海航行的旅程之中,舟山前往厦门时,在台湾海峡,预计的时候只有20多节,但实际遇上的是40多节,船瞬间就失控了。只能随机应变,紧急到海湾避险。

完全超出计划之外的事情常常发生,一般只是依靠经验与事前尽量缜密细心地准备化险为夷。在这次环海之后,他会返程回到山东青岛的家,然后好好休息,开始做单人环球的准备。

徐京坤的“女朋友”梦想号帆船

帆船梦想号:她是我的“女朋友”

徐京坤介绍起自己帆船“梦想号”时,眉飞色舞,更像是在形容自己的“女朋友”。

“梦想号”从日照到厦门,地处东海腹地,冬季强劲东北季风通过时毫无遮挡让一段航程注定要非常艰苦。30多节的狂风加6米的海浪,徐京坤只在国外的极限视频中见过。

他之前不相信梦想号这种24尺的小船能承受这样的海况。“不过这家伙倒真的挺争气。”在海上共同度过的几十个小时里,他不断抚摸着梦想号的船体,希望她能挺过去。徐京坤在博客上写道,“她本来是一条场地赛船,不适合做远航,让她接受这样考验真是难为了。”

其实在外国,船的名字都会是母亲和挚爱的人的名字,叫女性的她:“She”,而不会叫动物的它“it”。每一个好的船长都非常挚爱自己的船。登船时,要经过船长的同意,这是基本的航海礼仪。因为自己的船就像自己的领土的一样,具有归属权。

例如,如果将船驶去美国,只要不靠美国的海岸。船主便有权决定允不允许让美国警方上船。如果要上船检查时,警察只能凭借签证。

另外,经过船长同意后,上船要脱鞋。船就像主人的居所,这是一种尊重,同时也是保持船体整洁的一种需要。船员擦船也是非常辛苦。“你看我宿舍非常乱,但船我不允许马虎,跪着一点点擦一点点擦,用清洁剂擦完了再用淡水继续冲,非常干净。”在平时训练有出海时,徐京坤固定早晚一次都要刷船,一次大概一个多小时,都是跪着一点点擦。他打趣道,“我自己每天可能都不能那么按时洗脸。”

远航时,徐京坤常常会将自己跟船用安全带绑在一起。对于远航来说,这是一种非常必要的防护做法。因为只要船在海上航行,人一旦落海,生还概率就会降得特别低。“绑安全带一个好处就是就算死也跟我的船死在一块。”不至于一落水,船就跑了,船随着海浪走了,人落在后边。起码还存在一丝希望,重新回到船上。

坚持梦想:全世界都会来帮你

“以前选择帆船并不是因为爱好,而现在是真正爱上,酷爱,一辈子要跟她在一块。”

帆船对徐京坤来说,最大的意义莫过于挑战自己极限。因为“没有经历过死亡就不知道活着多么意义。”在他看来,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到了死亡的那一刻去后悔,真的到了生命的边缘,回想起来什么都没干,也没有机会去改变什么,只能说下辈子怎样怎样,但可能下辈子还是什么都没干,这种感觉很可怕。

只有真正在日常的生活中,生命的时钟还没到终点的时候尝试挑战这种极限,与死亡面对面接触,那时候活着上岸才会发现,哦,原来以前的时间都是浪费的。珍惜现在的事情,这种感觉是对自己的洒脱与重生。

徐京坤常能接到全国各地的网民或者企业的电话,他们通过网路了解到徐京坤,对他的坚持航海梦的赞赏。鼓励支持的同时,还想能尽所能提供提供帮助。资金或是航海设备,徐京坤经常能收到来自各地的快件。“所以我一直很相信一句话,只要你真心想去做一件事,全世界都会来帮你。”

社会上有很多存在梦想的人,但因为很多人自己的一些情况与一些影响因素没办法实现梦想。所以他们很热心于支持有梦想的人。“我的‘梦想号’,带着许多人的梦想去远航。一点点行动去完成一个共同的梦想。”

环球之后:把时间留给家人

“环球之后有什么打算呢?”

“娶个女人好好回家过日子。”

“航海花了那么多时间,怕不怕女朋友会吃醋?”

“现在只有一个女朋友在码头那里。”说完他便挠着头哈哈大笑。

其实徐京坤不担心女友会吃醋,因为他相信自己选择的女友都会很善解人意。他知道,自己航海存在一定的风险性,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为自己担心,所以一直都没有谈恋爱。该给人家的,应该是稳定幸福的生活。

“所以我要趁年轻的时候赶紧把自己的挑战与极限做完。”然后剩下的,就结束自己的环球、环海旅行,像一个平常人一样踏踏实实的过生活。因为人都是要面对一些现实的东西,不可能一辈子活在挑战中。

(记者:郭泽纯 摄影:董光鹏 郭泽纯 李颖;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258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