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潮汕80后女孩的“明媒正聘”

“丝线挈来绿间青,打扮新娘过君家,娘今随君得君惜,四十二岁做担家。”

听着好命婆做四句,望着交叉成剪刀状的麻线正往自己脸上逼近,新娘钟晓思正襟危坐,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她一想到好命婆要用麻线把自己脸上的绒毛一滚一滚地夹掉,就禁不住头皮一阵阵发麻,好在,好命婆只是意思性地用麻线在她的双颊和眉尾夹一下,钟晓思马上松了一口气。

钟晓思是来自汕头潮南区的80后女孩,作为接受现代教育、追求时尚的一代,她的婚礼却依然保留着大量潮汕人古老的婚嫁习俗,“明媒正聘”,定亲、择日、送聘、迎亲无一漏缺。

扁担,小红椅,尿壶,两个花瓶是新娘嫁入门时带到婆家的,花篮则是新娘三天回门时要带回娘家的。

定亲,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订婚,在潮汕地区,定了亲,男女双方的婚事可就是铁板钉钉的了。“定亲那天,我给婆婆递了一杯茶,红着脸很小声的叫了一声妈,婆婆喝过茶后,就把金戒指戴在了我的手上。”钟晓思笑着回忆起那天的情景。而除了金戒指外,定亲的礼物还包括金项链和金耳环,其他的金饰则是在下聘那天才全部拿给新娘。

定完亲,婆家就得择日(定下下聘,迎亲的日期),钟晓思把自己的生辰八字通过媒人交给婆家,婆家再把双方的八字记在红纸上拿给日馆(帮人看好日子的地方)合婚,日馆的先生算出新郎下聘,迎亲的日期,连新娘迈入婆家大门的时辰都十分精准(这个时辰可是万万不可延误的),除此之外,在哪个仪式中,属哪些生肖的人不可以参与其中,日馆的人都将其清清楚楚的记在了红色的庚帖上。

在下聘礼之前,钟晓思是不可以知道自己结婚的日期的,因为在潮汕婚俗中,如果新娘提早知道了自己结婚的日期,就会在婚后过上十分操心的生活。因为这一习俗,钟晓思即使对自己结婚的日期十分好奇,也一点都不敢问,有时候还生怕家人说漏嘴让她知道了。

下聘礼那天,新郎用扁担担着两个大花篮来到钟晓思家,篮子里装着饼食,12个柑,酒壶、烛台、大红蜡烛、橄榄,其中还有聘金和金饰。而钟晓思家也是要回礼的,他们得往篮子里放24个柑、丸子、甜食和小面包。这一来一回,送聘可就算礼成了。

接下来就是迎亲了,新娘在出嫁前几天,要挽面梳头插钗,钟晓思的妈妈特地翻日历定了一个“好日子”,请她的好朋友当“好命婆“来给钟晓思挽面,钟晓思一开始很害怕,因为她听说挽面会非常痛,好在现在很多习俗都得到简化,所谓的挽面只是意思性地挽脸上的四个角,即双颊和眉尾。

而出嫁前一天早上,钟晓思还得用12种花草浸泡的水来洗澡,这就是俗称的“洗花水”,现在的“洗花水”可比以前简化多了,大部分花草都不需要特别指定,但石榴花仍然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种,有着多子多孙的寓意。在洗完花水后,钟晓思还得一口气吃下两个水煮蛋,这套仪式才算真正完成,这些都是为了祈求钟晓思出嫁后能够顺利生育后代。

到了下午,青娘婆(伴娘)就到家里来为新娘整理要带到婆家的衣物和嫁妆,这就是潮汕婚俗中的“装箱“。在装好衣物嫁妆后,青娘婆一边念念有词作着四句,一边把一粒粒的花草洒在新娘的行李箱里。装好箱后,钟晓思就被妈妈催着去睡觉,因为钟晓思的嫁娶时(新郎来迎亲的时辰)是第二天凌晨五点,她凌晨两点就得起来梳妆打扮,为了第二天不至于太累,天都还没暗下,新娘就得争取时间去睡觉。

“那时候我哪里睡的着啊,心一直都提着,在床上翻来覆去,时不时看看时钟,既希望时间过得快点,又希望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就这样,我整晚都没有睡着过。”钟晓思回忆道。

到了半夜,得起来梳妆打扮了,钟晓思困得头一点一点地,眼睛也半眯着,根本不知道化妆师在自己脸上上了多少红粉,画好妆后,钟晓思一照镜子,倒吸一口凉气,心里终于明白新娘妆为什么要被称为红妆了。化好妆后,新娘子换上了红彤彤描着龙凤的嫁衣,在潮汕地区这又被称为“上轿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无论是衣物还是妆容,都是片喜庆的红色,真真是从头红到了脚上,钟晓思觉得自己真像古装戏中的新娘子,这时候她才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就要嫁为人妻了。

在迎亲那天,这里面装着新娘的衣物和嫁妆。

新娘在出嫁前一定要吃”四样菜“,也就是猪肚、猪肠、猪心及好合菜,钟晓思一家人围成一桌,每个人面前都是满满的白米饭,青娘婆提醒钟晓思只能吃半碗,这就是另一道习俗” 吃半碗饭“,意味着新娘出嫁后也有余钱留给娘家。听着“青娘母”作着四句,想起在家的种种,钟晓思抽噎了起来,最后一口饭怎么咽不下去了,爸爸吃到一半跑到房间里去。钟晓思知道,爸爸舍不得自己,新娘红了眼眶,花了红妆,这就是“哭嫁“。

来迎娶的车子已经来到了楼下,但钟晓思满脸的泪水,让她什么都看不清,她戴上墨镜,由父亲搀扶着走向轿车,钟晓思脚踩了一下箩筐,上了轿车,这时的她即使对娘家有再多的不舍,也不能回头看,只听青娘婆念叨着:“阿娘上轿去夫家,平平稳稳过一生;旺夫益子富贵命,四十二岁做‘担家’。“

现今,潮汕地区传统的婚嫁习俗,也就在一些农村地区比较流行,但即使这些婚俗仍被保留,其中很多环节也已经被大大简化。在城市,会按照这种婚嫁习俗举行婚礼的家庭则是少之又少, 很多年轻人更想追求时尚而个性的婚礼,不愿意由父母来操持。

钟晓思跟记者回忆起不久前自己的出嫁过程时,脸上依然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觉得,虽然这些习俗非常复杂,某一些还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但对于她而言,这是一段非常特殊的经历,每一个习俗背后都是对她婚后生活的祝福,让她深深感到婚姻的珍贵与来之不易。

她向记者介绍到,即使其中很多礼节被简化,自己出嫁的习俗在潮汕地区算是非常传统繁复的了,现在潮汕地区很多年轻人都不再完整地遵从这套婚嫁习俗,有的甚至领完证就旅行结婚去了,连婚宴都没有。而她自己也坦言,如果没有父母的安排,自己这一代人根本不了解这种种复杂的婚礼习俗。

“因为是长子结婚,而且我们现在还算年轻,才坚持这种传统的婚嫁习俗,等将来到孙子辈结婚了,我们也没什么心力去操持这样的婚礼,那时候这些婚俗肯定也都不流行了,也就按孩子的爱好去举行婚礼吧。”钟晓思的婆婆跟记者这么说到。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只能从历史资料中回味这种喜庆繁复又极具地方特色的婚嫁习俗了。

 (记者:方静敏;摄影:方静敏;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257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