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儿”浦志强 汕大谈“劳教”

PuZhiqiang

浦志强接受草根播报记者采访。(单朴 摄)

 

律师浦志强现在的微博名是“哈儿浦志强有戏”。“哈儿”在四川话里是“傻子”的意思,这是他去成都时想到的名字,之前他已经换过好几个微博了。

1114日浦发微博“谢天谢地,乘盛会旋风,我带着颂歌,来了”。他来到的是汕头大学,不过没有带着颂歌,而是穿着棉袄。此时北方已经很寒冷,而汕头仍如暖春。他擦着汗,说在汕头体会“水深火热”的感觉挺好。

浦志强是河北人,大学上的是南开大学的历史系,后来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但读的也不是法律,而是古代汉语。1991年毕业,获得法学硕士,不过直到1995年他才取得了律师资格。在这期间,他曾去过北京的一个菜市场做秘书。

不是法律科班出身,浦志强也承认自己法律水平一般,“斯伟江说得对,我不够逻辑性”。他也经常和别人合作接案件、打官司。“对的啊,我要够好,我还要斯伟江来干嘛。他来就是给我解释清楚专业问题的。”浦说道。

斯伟江是上海的一名律师,曾就劳动教养制度问题,与浦志强一同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法规审查备案室提交建议信,建议对该项制度的相关法律文件进行违宪审查。

浦志强毫不讳言对金钱的追求。他说他之所以选择做律师,是因为它能赚钱。汕大之行结束后,他发了一条微博调侃说,到汕大“还得了不菲的讲座费,对这笔半年来少见的收入,我随时受不了”。浦也不否认他做重庆劳教案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寻找那里的商业机会,“重庆的富人多啊”。

浦说自己是个“话痨”,他的话确实有点多,并且口才了得。原定两个小时的讲座,他讲了大约三个小时,而且是脱稿演讲,口若悬河,声如洪钟。他还曾客串过节目主持人,他说如果做了主持人,“比周立波好,比崔永元差点”。在他现在正在做的被劳教人员的系列视频里,也正是由他负责访问那些曾被劳教的当事人,不过画面质量不是太好,是用手机拍的,有的用到了三脚架,但是却忘了调平。

劳教案

1115日晚,浦志强在汕大以“律师与传媒”为主题的讲座涉及到很多关于劳教的事情,讲座中也播放了一些他访问被劳教人员的视频。他说他想要废除劳教制度,之后再废除上访制度,因为这个制度在他看来也不合理。

任建宇劳教案是他正在做的一起案子,他说从任建宇身上仿佛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2011年,25岁的重庆彭水县被劳教大学生村官任建宇因在QQ空间和腾讯微博发布、评论和转发了一百多条批评政府的信息,而被判劳动教养两年。1119日,任建宇获释。

浦志强认为实际上任建宇已经赢了,因为舆论已经站在了任建宇这一边。任建宇也一改刚被劳教时的消沉,变成现在的自信满满。

不过有人质疑他为何只在代理重庆的劳教案,他说自己之所以集中精力在重庆,因为这里能引起媒体注意力。他很坦然:“这只是技巧问题,我废了劳教,难道只有重庆受益吗?”

任建宇案关乎言论自由,“让人说话天不会垮下来,不让人说话火山就会爆发”。浦认为社会“用坦克、机关枪”打击青年的言论,会打击青年人参与政治的激情,会让更多的人对政治失去兴趣,最后只能是“莫谈国事”。

当然“莫谈国事”还没有在网络上出现,很多人现在也爱在网上评论时事。只是各种偏激言论充斥在网络上,就连浦志强也被人骂作“无耻级西奴”。针对有人发表偏激的言论,浦认为“一个文明社会应允许任何人愚昧,这是一种宽容。”不过他也认为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不要通过你的言行损害他人”。

谈到“因言获罪”,浦志强认为“因言获罪没有任何合理性”。因言获罪之所以存在,是因为“现行制度没有保护言论自由”。他呼吁制度应保障个人的切身利益,尊重每一个人参与公共事务、公共议题讨论的权利。

(记者:林群雀  单朴;  编辑:黄婷;  摄影: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227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