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自大陆

我来自大陆,是来台将近两个月最深切的感知。

我来自大陆,打字使用搜狗输入法,所以用学校电脑无法正常打字,因为他们使用新注音输入法2010;我来自大陆,操着不标准的“国语”,所以一下就被小贩认出来并热情无比的搭讪寻祖;我来自大陆,钓鱼台话题正热,所以的士司机激动正义地要与我讨论钓鱼台是谁的。只是因为,我来自大陆。

蒋经国陵寝,守兵交接仪式

起初我满心欢喜,走在士林夜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只要与店主谈话超过2句,他们就会笑咪咪的说“啊,大陆来的学生诶,不错哦”,我们也会相视而笑的跟对方调侃,有这么明显吗?随之聊很多有的没的话题,店主时常讲自己的祖籍是哪里哪里,热切的希望我们是他故里来的人。

同样司机大哥们主动跟我谈及政治话题时,我很认真的听着,心中默想“真的像电视所说,每一个台湾人都热衷于政治呢”,觉得他们有独特的见解和思考,并且无所禁忌的勇于表达出来。

可之后与别人聊起司机的话,被告知其中言论的不真实后,我愣了一下。更是在被街贩几次、十几次的统一话梗进行几乎重复一样的对话后,我强迫脑子停止沸腾暂时冷却。

是不是多谈几句我就会多买几件衣服呢?是不是多强调一下“中华民国”的观念我就会颠覆自己的认知呢?

诚然我喜欢与他们的谈话,但动机却拿捏不准。

甚至有刹那,我希望自己可以褪去“大陆人”的标签,淳朴的感知台湾。

淳朴的台湾是温暖的。

垃圾桶从街头到街尾都未必找得到一个,因而很多人养成了不边走边吃的习惯,因为扔垃圾是很不方便的,环保已经从“不乱扔垃圾”升至“少制造垃圾”的高度。前段时间参加了一个环保研习营,彻底领悟到了环保的境界与魅力。

无论是上下公车、买卖商品,大家都会自动的跳出“谢谢”两字,在来台之前虽有听闻,可毕竟只有实践到才有感触,我已然喜欢上说这两字,说句“谢谢”,对方温暖的笑容就能照亮我一整天。不夸张的说,习惯了过分礼貌的日子,一旦忘了说反而会不大舒服。因为对文明的要求提高了,原本文明的水平就已经无法满足现今需求了。

台湾的温暖无处不在,实在不胜枚举。

所以我更愿意以一个普通陌生人的身份感知真实的台湾,无论它的美丑。因为 “大陆”二字,似乎已变成了一套程式,让有机会接触到大陆人的人群们熟知掌握,并在客户到来时及时使用。相信每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更希望感触它的真实面。

恰是昨天,参加某艺术节的手偶工作坊。活动中演讲者给大家看了两个大陆现代手偶戏的视频,第一个视频中控制者与他的女手偶合演“梁山伯与祝英台”,结尾时更有人偶接吻镜头,大家不禁咋舌哗然,认为这种艺术实为惊悚,包括我。另一个视频于我而言的感受,就是我们看朝鲜新闻时的想法,笑而不语。

两个视频播完,大家对大陆的手偶艺术议论纷纷,诸如无法接受或过分粗俗之类的评论很多,话语间透露着“大陆的品味怎么这样?”的含义。演讲者更是不断强调“这种艺术在大陆现在非常的popular哦!”。

于是,我庆幸自己没有在活动开始前就表明自己是陆生的身份。这是真实的台湾现象,我不会厌恶,只是在一旁观看。看着台湾的林林总总,欣然接受它的一切。

(作者:姜芷荃)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189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