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文化:同宗同源却相异

台南,这是个令人神往的地方,热闹、古朴,喧闹而不失优雅。

台南是台湾文化的发源地,这是参加研习营的第一个收获,也是四天三夜在这座城市最多的感触。这里的每个角落,都能让人接触到有关文化的点点滴滴。这些点滴每一次的汇聚,都仿佛在向世人宣示这座城市历史中散发出的魅力。台湾的源头在台南,台南的源头在安平,经过导览老师的介绍,我才知道台南是闽南文化在台湾岛的中心地带,荷兰人、郑成功、清朝都曾以此为中心经营全岛,直到1895年后的日治时期才逐渐让位于台北。欧洲、东亚、本土三种不同的文明在这里汇聚、交织,才形成了专属于台湾的历史味道,这种味道不光属于华夏,更是世界的文明瑰宝。

如果说台北是台湾现代化的标志,那么台南就是台湾历史的课本,来这里我才发现,从前历史课上关于台湾的事件几乎都发生在这里:郑成功攻台之役,荷兰人修建的赤坎楼(普罗民遮城)、热萨兰遮城(安平古堡)……至今我还能回忆起初中二年级历史书里的那张郑成功绕道赤坎楼攻打荷兰城的战役详图。台湾的关于历史的回忆都在这里,原封未动,抚摸着赤坎楼几百年前的红砖残垣,脑海中浮现的是虎牌军和荷兰骑士兵戎相见的壮观场景。那时的欧洲人刚刚走出中世纪的阴霾,经历着辉煌的文艺复兴,红毛城中世纪的骑士盔甲下,流淌的着却是商业革命前夜的热血。荷兰人也不容易,从欧洲渡海而来要经历17个月的考验,随时都有丧命风浪的危险。然而宗教的狂热,在这里并没有迎来印度式的俯首称臣,而是中国人持久的斗争与不屈。试想如果当年国姓爷不等待日落涨潮,由内海穿激流发兵攻打相对薄弱的赤坎楼,却率领2万大军从台南水道顺风顺水地进攻台湾城,他或许早已成为荷兰大炮下的孤魂野鬼,台湾的历史就要全盘改写了。杰出的军事家不光需要勇猛无畏,更需要的是谋略与等待。


如今的普罗民遮城和安平古堡,早已被郑成功和民国政府几经改建后成了中式的红砖青瓦庭院。虽然用的是荷兰人的砖块在原址修建,却再也难寻当年荷兰人的蛛丝马迹,游览之时多次遇到来自欧洲游客,似乎要追忆祖先大航海时代的往事,然而沧桑的历史长河里却再也难寻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胜景。

在大陆时,每每在和同学们讨论“台湾历史文化”的时候,有时不禁会发笑,内心在想:“台湾有历史吗?台湾有文化吗?”也许在当时,台湾在我的眼里只是一个未经开发的美丽宝岛。在自己的认知中,仿佛只停留在“阿里山”和“日月潭”的美景,以及异域风情的高山族原住民。这次的文化探索之旅,让我对台湾的历史文化有了一次全新的认知,台湾的传统文化显得更亲民。全民参与就显得更接“地气”,比如“大庙兴学”,海东里海尾寮朝皇宫的社会大学、瑜伽课程、台江福虎拓印、虎牌制作、陶艺DIY、烧王船送瘟神;还有台南孔庙的祭祀孔圣先贤的典礼,台南孔庙是原来的“全台首学”最高学府所在地,每年的祭祀典礼,普通民众都能参与其中;曲阜孔庙的祭祀典礼,由官员主导仪式,邀请各国政要官员,典礼显得大气磅礴,乍看比较符合中国大国的气质,然而民众缺席更是一种遗憾。

台南不光流淌在历史中,更活在当下。文化与日常生活的自然结合让我对这种贴近民众的传统刮目相看,进而如同当地民众一样,亲身参与当中,浸润心灵,感受全民参与的传统文化所散发出的活力与张力。反思大陆,传统的存在完全是另外一种形态,缺少全民的融入与创作,推崇“文化产业化”以期做大做强。在一切以经济为中心的导向下,对“力”的崇拜经久不衰,文化也被社会各阶层看做是一种“力”来利用,当做一种资源在消费;规模决定一切的观念下,文化和GDP、综合国力紧紧地捆绑在一起,这种“软实力”离她所依托的人民大众越来越远。而我们曾经亲手创造的传统文明大多都陈列在博物馆、游览区里,隔着玻璃和铁笼观赏,敬而远之,智慧和双手还在那里,亟待开发。

偶遇蔡依林新专辑签售会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只有亲自体会,才会真正感受到文化两字前面为何有一个“多元”。我参加了台湾多元文化探索研习营,对台湾文化有了切身的体会,四天三夜的旅途太长,让我们两岸学子能够脱离本位主义,在这里深入地交流,台生和陆生共同组成团队,相互协作探索文化,相互借鉴,促进自我文明的内省和反思,认识彼此同宗同源却相异的汉文化。四天三夜的旅途太短,最后一天分别之时,彼此间的恋恋不舍甚至还来不及说出口。跨越海峡的友谊才刚刚根植在我们的内心,还来不及长成参天的大树,来庇佑两岸和平共进。然而四海之内皆兄弟也,祝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两岸永远一家亲。

所有的这些,都构成了我们跨越两岸的美丽“台南梦”。

    (作者:武祖衡)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188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