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行走,思考

隔海相望

来台已经一个多月了,一直处于游荡状态,穿梭于各个夜市,行走在日系风的街道。台湾南部的确是很适合生活的城市。甜蜜蜜的食物挑逗着味蕾,腻腥腥的海风舒展着身体,在这里,脑海里就想着,行走得慢一点,时间过得慢一点。久了甚至会疑惑,当初自己到底在拼命赶什麽?盛夏一碗冰,机车一阵风,海边一夕阳……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不过我也很清楚,我不是台湾人。我,从那年中秋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听觉、视觉、嗅觉、味觉,我的每一根汗毛每一处可以触碰到外部的机体,吸入的一点一滴,构建成了今天的我。尽管我一直试图去改变自己,让自己更轻松更洒脱,但都是徒劳的,深到骨子里的东西,不是换个地方就能改变的。换个发型就能换个自己,只发生电视剧里不在现实里。我有希望中的自己,但是不一定做得到,我想我能做的,只有宽容自己了。所以台南的一切,应该会在三个月后化成一座美好的花园,留在我的记忆里,给那个理想中的我居住。

其实台湾不光光是我眼中的美好花园,在来台湾之前,就有很多朋友表示非常羡慕我能到一个发达、民主、自由的地方。隔海观望的大陆同胞看到的台湾,仿佛特别璀璨特别美好。

但是,通过与义大的宿管、捷运上的“阿妈”、脸书上认识的大叔、大陆嫁过来的阿姨以及网络上联系到的沙发主们交流后发现,在他们眼里,不客气一点说,台湾已经是昨日黄花,相反,今天的大陆在经济上发展地相当好,尽管有很多社会问题,但是终究会过去,就如同当年的台湾一样。在他们的话语中,我能感受到他们对大陆的期待与祝福。我并没有遇见传说中的对大陆印象停留在三十年前的台湾朋友,一直烦恼的要怎么不卑不亢地向他们介绍大陆的这个问题没有出现。当然,我遇到的人非常有限,不同的人总会有不同的想法,但是这也给了我一点启示,当我们希望贡献自己的力量推进社会进步的时候,除了投身其中奋不顾身以外,也需要跳出来,以旁观者的眼光审视一下历史的车轮前进到哪一步。

购物狂欢

在台湾,最容易触动女孩子的是什麽?当然是各种护肤品了。台湾的护肤品相当便宜,优惠期间美丽日记也就三四块钱人民币,而且台湾对假冒伪劣产品查得比较严,所以买起来比较放心。康是美、屈臣氏这些药庄又随处可见,引诱着我们进去扫荡。还有台湾的夜市,各种各样的小吃,有早已让我们垂涎三尺蚵仔煎”,还有各种各样在攻略上吊足我们胃口的特色小吃……总之,银行卡和钱包快撑不住了。

可是渐渐地,我对这种状态持怀疑态度,我想起来之前杜老师问我为什么要来台湾,这个时候我又再次问自己,难道我是来做观光客,享受四个月的购物狂欢吗?要看山水要吃美食,哪里能和地大物博的中国大陆相提并论?我应该是一名观察者和思考者。

马克大叔

马克大叔是我们在脸书上意外认识的一个单身汉。第一次见面,大叔就驾车带着我们到处游走,是非常称职的导游,更非常直接地印证了高雄人的热情。让我非常惭愧的是,他走遍了中国大陆除西藏以外的每一个地方,对大陆的了解比我还要多,很多时候是他向我们介绍大陆的文化。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暗骂自己,脚底的路都没看清楚,就一心往外走。其实这应该也算是许多年轻人的通病吧。

信仰、团体

台湾是个真正意义上宗教信仰自由的地方,各种各样的宗教团体数不胜数,在大陆游客经常出没的地方,就会有特别多的FLK宣传标语。不过FLK在台湾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力,仅仅是学习气功强身健体的一个组织,这样的组织在台湾很多,不过它作为一个外来的组织发展起来挺困难的。至于关于它在大陆的各种传说,也无从考证,只是觉得,在大陆,很多东西很容易被利用,被禁止也是无可厚非。

而且在这边的经历让我觉得,要打心底里理解别人的信仰,是需要学习的。我的舍友就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每晚睡觉前都会祷告。第一次看到她这样做的时候,我便觉得有个信仰真好,用她的话说她是和神对话,获得指示和勇气,而我的理解是这是一个和自己心灵深处对话的方式,这不同于过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去庙里拜拜祈求各种保佑,我个人把这个理解为信仰和迷信的区别。

在舍友的牵线下,我到了当地一个基督教家庭里,和她的弟兄姊妹有了更进一步地认识。她们是一群非常善良单纯的姊妹。特别是看到她们和我舍友相处时那种随意简单的方式我就很感动,原来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一种东西,能让来自不同地方的陌生人那么自然地相处在一起,毫不计较付出。因着我们对基督教有兴趣,她们也对我们格外热情,因为她们把传福音当做一项非常神圣的工作。

不过在她们不断深入地向我们介绍她们的教会的时候,我突然有点恐惧感。当时在我眼里她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基督教,她们的教会在大陆目前也的确被定义为基督教的异端,为此我和舍友进行了非常激烈的讨论,并且用了一些至今让我很后悔的词语。但是通过和不同的人交流以后,尽管依旧无法理解,但是我依然相信这个信仰是美好的,我抱着祝福的心态看待。

至于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神,到底是基督、释迦牟尼还是别的什麽,我觉得另一个交流生的总结挺好的。相信神的存在是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以此约束人的行为,至于到底哪位神,很可能的确存在一个神,只是不同地方的人将他赋予不一样的外在。

垦丁之行

其实刚来到台湾的时候有点失望,因为发现台湾的学生在课堂的表现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活跃,显得好没精神,还在课堂上肆无忌惮地吃便当。可是第三周周末参加了学校通讯系的迎新活动垦丁行,两天一夜让我彻底地感受到台湾青年的活力。那种单纯的快乐和对每个人个性的释放和尊重,让我们这些陆生显得老气横秋。

表演的时候,不管是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美的丑的,都会勇敢地站在台上,毫不掩饰地大胆展示,刚开始我惊叹,为什么他们敢这样做,但是当我融入这个活动的时候发现,其实根本没有人在意你做得好不好,仅仅只是玩乐而已。长期的优胜式教育让我们这些大陆青年连卸下所有压力玩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

还有一个明显地不同是,大陆的晚会上的每一个节目都是通过长时间的排练的,非常严谨,而台湾学生的节目显得非常“幼稚”,一边比划着幼儿园式的舞蹈动作一边大声念着“看看你啊看看我,还是我最棒……”,但是也非常用心,这边的集合操早操都是一些简单搞笑的舞蹈,跳起来非常欢乐。其实这也无所谓谁好谁不好,不一样而已,不过觉得做台湾的青年很欢乐。

但是他们也有认真的时候,当我们一起跪着祭火神的时候,他们还真的执着到不行。“嘿咻咻嘿咻咻,……赵哥的水桶腰,真呀真的粗……火神啊,赶紧出现吧,不然我就把田鸡送到你的房间去。”可是火神并没有出现,雨神倒是出现了,我以为会赶紧躲雨,没想到带头人居然说,大家热情不够,跟我念“嘿咻咻嘿咻咻,火神啊,你赶紧出现吧,不然我就把你送到赵哥房间去……”很明显,火神没出现,雨更大了。还坚持“嘿咻咻嘿咻咻……火神啊,你再不出现我也不知道要送什麽给你了……”哗,中间的彩灯终于亮了,其实是电线接触不良。一群傻得可爱的孩子。他们玩游戏的尺度也很疯,当众刷牙、抓个人上来给他洗头,表示我也被惩罚了两次,不过,我已经学会了放开玩。

总之,台湾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美好,我一直让自己避免成为观光客,告诫自己,要观察,要学着融入,不带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去判断、学习,未来的八十多天时间,我还有骑行、当沙发客等无数的计划,旅行最大的意义就是Explore the world ,explore myself,而台湾这个友好的城市,给了我这个初次探出头来的孩子不少的安全感。

(作者:罗晓霓)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188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