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庙、人和小吃

10月5日至8日,我参加了中华青年协会举办的第三梯次文化台湾探索研习营,主要是以走访的形式了解台南以庙领乡的文化轨迹。

在这四天三夜的时间里,我见识到了许多与大陆不一样的文化氛围,品尝了许多当地的有名小吃,还结交了许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新朋友。

关于庙宇文化探索

台南是台湾最具有历史文化气息的一座城市,这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庙宇和文化古迹,其中,我们拜访了孔庙、赤坎楼、大天后宫、博物馆、安平古堡等地。

我发现,台南的庙宇大都建造的十分细致华丽,庙顶和庙檐都有着各种式样的神明。台南的庙宇文化十分发达,记得一位老师说过:“有庙未必有村,有村必定有庙。”这也间接说明了台南人对庙宇的一种信仰,也许这已不是简单的信仰,而是庙宇跟人们的生活已经密切相关了。我从导师那边了解到,台南人无论大小事都习惯到庙里掷筊和求签,征求神明的同意。这跟大陆的汕头有种异曲同工之处。我也走访了汕头的很多地方,汕头的庙宇文化也十分发达,庙宇的建造也十分华丽,汕头人们心中对庙都有着一种信仰。

而最让我感到新奇的是,台南的庙宇不仅仅是一座安放神明的庙如此简单,它还慢慢发展成可以办私塾学堂、成为村落公共议事厅等,村落的教育文化事业与庙宇息息相关,十分有特色。可以说,庙宇是孕育台南历史文化的摇篮。我有幸在庙里的学堂听了一节演讲,老师很激昂地演说了多元文化的三要素,并强调人一定要有信仰,这让我价值观受到冲击,学习到许多新的思想和观念。

此外,行动教室课程体验、陶瓷DIY、骑脚踏车游安平等实地操作体验的行程,让我感到新奇又有趣。

关于小组成员

我在第三小组,第三小组的成员有陆生有台生、有学士生硕士生也有博士生,但只有一个男生。从一开始很陌生地打招呼到后来无所谓的开玩笑,我们小组成员现在已经混得很熟悉了。尤其在得知我是广东人之后,台生们都会问什么什么广东话怎么说。大概他们觉得这种语种很有趣吧,正如我也觉得台语很有趣一样。这样一来一往,我们很快就打成一片了。

四天三夜里,很多时候我们都是整个小组一起行动,包括逛花园夜市。逛夜市时,我们买了东西一起分着吃,而对当地比较熟悉的几个成员更是会极力推荐有哪些有名的摊档。所以当晚,我吃到了许多不同品种但同样好吃的小吃。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臭豆腐。因为一个成员推荐臭豆腐时就说,一定要吃厕所旁边的臭豆腐。虽然她一直强调厕所和臭豆腐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但她的这句话令我们都忍俊不禁,更是成为了茶余饭后的笑料。

我们组员最深刻的碰撞就应该是在讨论最后一天报告的议题的时候,我们讨论了许久,最终决定以古迹与周边违法小摊的矛盾为切入点。但在讨论的过程中,我们产生了不少的分歧 和错乱,有想歪方向的、有想错逻辑的,当然还在争论以什么方式呈现的。争论中,我仿佛走进了牛角尖,在一个方面纠结了很久,幸好有组员不断地解释辩驳,同时也因为这场思想风暴,我的思想不断扩展,对议题的挖掘不断深入。虽说最后的成果未能完整地呈现出来,但至少我们做到了,中间讨论的过程我觉得是最精彩的。

关于台南小吃

到台湾当然免不了会讲到美食,台南小吃更是一流。台南的小吃不胜枚举,具有特色的小吃有担仔面、虾卷、棺材板、虱目鱼粥、米糕等等。在台南,我几乎尝遍了当地最有名的小吃,这让喜欢美食的我感到十分满足和开心。

其中,品尝在庙里的台江志工妈妈的风味午餐和在安平一个店家自己做的晚餐最让我感动。我们所吃的一盘盘菜,都是他们亲自做出来招待我们的。他们十分热情好客,每次我们吃完,他们都会说不够再吃,一定要吃到饱。在庙里,我夹菜时跟一位阿姨聊了几句,然后她就十分热情地说了每道菜的做法,哪道菜是具有台南特色的。后来我说晚上要到花园夜市吃,阿姨还特别推荐我一些特色小吃,指明那些摊档是特别好吃的。这位阿姨,只是其中的一个范例。我在台南遇到的大部份人,都十分好客有礼,他们对每个客人的每个问题,都会认真细致地解说解答,务求让客人弄清楚。我觉得这种认真好客在现代社会来讲真的十分难能可贵。

另外,烤蚵也是很难忘的一次经历。我们桌大概有五六个人,都是不同小组的组员,相对来说不太熟悉。但是在烤蚵的过程中,我们遇到许多状况,烤不熟的、夹不开的、炉子喷火的等等,我们大都以搞笑的方式调侃过去。在不知不觉中,我们这桌的气氛变得很热烈,吃真的能增进友谊。

四天的文化探索匆匆而过,我们的牵绊很长。

(作者:陈泳诗)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188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