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村庙出发看台湾文化

台南一行不仅让我了解到台湾文化的差异性和台湾人浓厚的人情味,也让我看到台湾人对于文化传承和创新所做的诸多努力。这些努力没有白费,对台湾地缘的归属感已经深深扎根在台湾新一代人的生活和观念中,一炷香、一抔陶土、一碗茶······都让我们看到台湾文化强大的凝聚力和包容创新。这一次的台南之旅,历史在我的眼中慢慢展开,我触摸到他新长的枝桠和千年的白发。

信仰的坚持

在这几天的台湾文化探索之旅中,最让我感动的是台湾人民对于信仰的坚持。正如那位戴着时尚头巾的吴茂成执行长所说,从郑成功时期到清朝、荷兰统治时期、日本政府到国民政府,唯一没有倒下来的NGO(非政府组织)就是村庙。这也源于村 民对于本土信仰的尊重、维护和传承。在我们的第二小组里,有一位来自高雄的女生,她告诉我们,从小父母就教育她要努力学习,然后回到高雄参与家乡的建 设。不同于大陆,城乡分化明显,外来劳工大量涌入城镇,家乡都是老人和小孩,家乡建设就如一纸空文。我在大陆的一些朋友大都希望毕业之后到大城市打拼,大 概五六年之后才会回来家乡,或者干脆就留在城市生活。在大陆的乡村里,村庙极少,一些大户可能会有自己的祠堂,但是祠堂的宗族观念并不足以给村民一个精神 上的集体支撑。

NGO(非政府组织)

目前中国也呼吁建设民主自由的国家,但是从大陆NGO发展的现状来看,这一称谓顿时“兵败如山倒”。我来自汕头大学,暑假期间我和一位 朋友在“李嘉诚基金会医疗扶贫办公室”实习,期间,参与了由汕头大学和青岛大学合作举办的“李嘉诚基金会2012年全国大学生医疗扶贫行动”,和50 多位志愿者一起前往山东临沭贫困山区为老人义诊并赠送轮椅。经过考察我们发现,在临沭的贫困村落,只有一家医疗所,由一名年轻女护士和她的爸爸经营。村民 们都表示从来没有拿到过免费的医药,也没有什么医疗团队来过这个偏僻的山村为他们义诊。一些截瘫老人因行动终日躺在床上度日如年,基金会的到来终于圆了他 们的“轮椅梦”。我们感动之余也发现自己能做的实在非常少,中国大陆的NGO发展仍然任重道远。

古迹

第三天下午,我们一行人骑着自行车来到东兴洋行,走进东兴洋行的时候我以为自己走进了一件复古风格的餐馆。夕阳窝在这小小的院子里,大家聊天喝茶听歌煞是惬意。这番景象在大陆还真是见所未见。在大陆,文物古迹都会严密 的保护起来,民众凭票入场参观,古迹旁俨然树立着木牌——“禁止触摸”。在百度搜索里打入“东兴洋行”,会出现这样一则宣传广告“安平的德商东兴洋行让您 可以不用舟车劳顿就能享受异国风情,享受德国美食、畅饮德国啤酒和黑麦汁;尤其在夕阳余晖、晚风徐来的时候,不管您是情侣档还是亲子同游都能沈浸在浪漫欢 愉的气氛中。”事实也的确如此,民众可以坐在这样一个历史博物馆里享受美食与夕阳的余晖,感受时光在身旁悄然踱步的悠闲自在。这是对民众自觉和修养的高度 信任,与此同时,民众也能够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保护历史遗迹的重要性,因为东兴洋行已经不仅仅是一座历史博物馆,同时也是民众休憩的小花园。

文化多元与包容

在台湾历史博物馆里,我看到这样一份杂志封面——《掀起你的口罩来》(客家人母语运动)。客家人为保留自 身的母语文化做了诸多的努力。客家文化在台湾占有一席之地,但却不妨碍其他文化进驻这片热情的土地。在台北地铁,到站时电车会自动报出四种语言——普通 话、闽南语、客家话、英语。台湾文化的多元性源于台湾民众对于自身权力和文化的坚守与传承。台湾文化的包容像是一个巨大的磁场,吸引着不一样的文化来这里 生根繁衍发展,最终都会有自己的一片天地。这与台湾历史上被多个国家统治和影响是分不开的。正如习惯迁徙的孩子会比较容易适应新的生活环境一样,而与此同 时,不一样的生活经验和习惯,也会保留在孩子的生活里。台湾正是这样一个“不断迁徙的孩子”,经过不同文化的熏陶,我们可以在台湾这片狭小的土地上感受到多种的异国风情和跨时代的历史底蕴。

台湾的peopo公民记者介绍会让我印象深刻,“公民就是一位亲密的陌生人,虽然彼此都不认识,但却善于 经营友善都市,虽然彼此拥有不同的知识,但却都有丰富的公民常识,虽然彼此在生活有不同的见识,但渴望自由民主的梦想却是一致的。”台湾民众也的确是朝着 这样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着。从胭脂巷小店的主人对客人的信任到自行车摆放的秩序井然;从拥挤但干净的夜市到无淤小公园的废物利用,台湾民众的所作都是为了 给大家创造一个优良的生活环境。

(作者:陈群星)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1880,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