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危房二十载 古稀老人养老难

狭窄的乌桥岛享祠右三巷,“注意!危房行人勿近 ”几个红色大字赫然醒目,这几个字是五六年前写到房子的墙壁上去的,而有位老人已在这个房子里独自生活了约二十载。

住在这危房中的老人苏伯,今年78岁,患有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由于多次摔倒,他行走都变得越发困难起来;如果夜里一两个钟头不去厕所,便会尿裤子,买不起昂贵的“前列康”,只得默默忍受着。

古稀老人苏伯已是满头鬓白,因户口问题,而只能蜗居在他那个危房里

 独居危房二十载

上下共2层的砖木结构,一层20多平方米的空间,仅靠一只白炽灯照明。房间里霉变味扑鼻,电线交错。木柱成了发黑的朽木,勉强支撑着上层。木柱上面还有斑斑白点,白蚁肆无忌惮地啃食着。如果有一场大雨或是遇上台风,苏伯的房子可以说是“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为了避免房屋坍塌伤害到苏伯,上一次台风来临时,居委会特意安排他到附近的小学躲避。但台风一过,苏伯又住回“自己”的房子了。

这样破败的房子虽说住了大约二十年,却不是苏伯的私产,苏伯还要付钱租这“危房”。苏伯介绍说,房子最初是由工厂分配给他表姐的,算是公房。表姐去世后,就他一个人在这房子里住了。“以前房屋交房租一个月几十块钱,现在一个月不止一百块钱。”苏伯说,现在他年老已经不能工作,没有收入支付房租。

苏伯的隔壁是光秃秃的四堵墙,同样写有“危房”几个字,但住在这里的那家人搬走已有些日子了,只剩苏伯在这里。在苏伯看来,年轻人可以靠自己的劳动赚钱过生活,但自己却已经不可以了,只能蜗居在此危房中了。

苏伯说,以前政府曾经有人来找他谈过,让他搬到大学路的安居工程居住,但是他一方面担心在安居工程没钱交房租,“没钱过生活。”,另一方面他对不熟悉的环境很是忌惮,他更希望能与自己的熟悉多年的邻居一起生活,在这里他能获得邻居的照顾,过得倒也舒心、安心。

”危房行人勿进“已写在苏伯房屋墙壁上五六年了

“天命”之年至乌桥  “乐”不思“潮”留乌桥

苏伯本是潮州人,为了照顾住在此处已逾七十的姨妈,五十多岁时离开了家乡,来到乌桥岛。

为了生计,苏伯在乌桥岛的服装厂做过两三年的看门人,后来他把自己潮州的房子也卖掉来补贴房租,现在的苏伯年事已高,早已没有了工作。

即便生活困难,苏伯依旧愿留在汕头的“贫民窟”——乌桥岛。

不回潮州,苏伯是担心自己一个将要八十岁的人回到潮州,如果没有人照顾他,还不如留在乌桥这个熟悉的环境中。

据他说,自己的这些亲戚大都在潮州新和村,平时很少联系,并且都居农村,本身生活条件就不好,顾各自的生活也是刚刚勉强。在他看来,往返乌桥与潮州新和村的路费就是一个不小的数目。

不回潮州留在乌桥,享受到邻里关怀的苏伯也“乐”在其中, “在这里邻居好,他们吃不完的食物会拿来给我。”苏伯这样说。

苏伯在乌桥对别人的态度好, 邻居们也乐意帮助他,治疗糖尿病的药是邻居帮忙到存心善堂免费拿的,有时昂贵的“前列康”也是邻居攒钱买来的,苏伯需要蔬菜、米时,也由邻居代劳。

最值得一提的是旁边的一座佛堂,善男信女上香礼佛时一般会带来一些祭品,佛堂的人知道苏伯生活不好,便把一些用来祭祀的饭菜送给苏伯,而维系苏伯日常生活的下锅米也基本来自旁边的这座佛堂。

“早上稀饭,晚上干饭,中午随随便便。”苏伯这样介绍他的三餐,条件差没有菜时,苏伯只能吃点萝卜干、橄榄菜,甚至还经常以酱油为菜。拮据的生活已经让他负担不起传统的“拜老爷”、“拜月娘”等传统潮汕习俗,但中秋节的时候,他还是收到了邻居给的月饼,这让他很激动。

苏伯屋里空间狭小,家具简陋

潮州户口受限多 养老问题受困扰

与苏伯年龄相近、生活状况相当的老人已经可以向政府申请低保补贴、居家养老等服务,但是苏伯却难以“奢望”,因为苏伯的户籍地是潮州。若要向政府申请居家养老的服务,其申办的最基本条件是要求户籍与居住地均在汕头市辖区内, 而苏伯只是居住地在汕头辖区内,潮州户籍成了这位老人难以跨过的高门槛。

汕头市政府虽出台了多项养老惠民措施,但养老对乌桥岛的苏伯来说仍是一个大难题,像苏伯这样的孤寡老人本应享受到政府给予的各项政策优惠,但却因为潮州户口而显得很是尴尬,苏伯也很无奈的说:“户口不在这里,照顾我也不合理。”,苏伯告诉记者,如果户口在这里他可以申请去乌桥的养老院。

位于乌桥北海旁直路的汕头市存心养老院,从苏伯的家出发,穿过几条巷子就可以到达,但是受限于户口,苏伯无法申请。

当问及苏伯愿不愿意去存心养老院时,苏伯给予了肯定的回答:“当然愿意过去,人多可以说说话。”他最希望的是政策能有改变或是回旋的余地。

对于自己的未来,苏伯也没有什么打算,“不能想啊,想太多就太苦了。”苏伯说“人不能去估计自己什么时间死,如果心里想到死就会害怕,容易发病。一天天心情好,病也少。”

苏伯每天还给自己培育的14盆花草浇水两次,偶尔推着自己改装的四轮椅子在狭小的巷子间走走坐坐,跟邻居聊聊。摔伤的腿虽不能让他远距离行走,但遇到天气好时,他也会骑着自己的三轮小车,在乌桥岛内溜达。

“不怕死,乐观生活,身体好。”这位古稀老人边笑,边说出了这番话。

(记者:李颖 董光鹏;摄影:董光鹏;编辑: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166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