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开美容店 韩国姐妹在汕学中文

我要来中国开美容院 、“我要和中国人交流、“我是被逼的……他们因为不一样的理由,却同样聚集到了著名的侨乡城市——汕头来学习中文。

在汕头,这群来自异国他乡的朋友既有华侨子女,也有外国商人,他们操着洋腔洋调,快乐并痛苦地学习着中文。

汕头中国语言文化学校办公室橱窗里放着历届校友合照

韩国姐妹花:“我要来中国开美容店”

目前,汕头语言文化学校共有6名外国学生,包括4名韩国人,1名也门人和1名巴西华侨。每周一至周五,来自各个国家的学生就不约而同地赶到汕头语言文化学校,进入中文学习课堂

早上九点多,韩国的一对姐妹花——金银仙和金美仙正坐在一间小课室里上着课,老师正在向他们解释吧和吗的区别,她们拿起笔一边认真记笔记,一边用韩文交流着,一边用迷惑的眼神注视着黑板。

姐姐金银仙曾是韩国一所大学的日文教师。2007年,由于丈夫来汕做生意,银仙就跟随丈夫来到汕头。在来汕头语言文化学校之前,银仙曾在汕头大学修读过两个月的中文课程,但因为路程太远,银仙经他人推荐后,就到了位于市区的汕头语言文化学校学习。

与姐姐不同,妹妹金美仙是名美容师,想在汕头开美容院。她认为中国的美容水平还相对较低,市场很大。学习了一个多月中文的她,如今已能用中文与人进行简单的交谈,但常常需要借助纸笔。

金银仙在汕头中国语言文化学校学习中文

巴西男孩:“为了把想法更好地用中文表达出来”

身材高大的林彦豪从小在巴西长大,父母都是台湾人,毕业后,他在巴西工作了两年。去年秋天,因看好中国的发展前景,便随姐姐来到汕头工作。如今彦豪在升平工业区一家糖果厂做包装设计。每天,彦豪都得往返三地,早上从澄海的住所赶往金平区上课,下午又得赶往升平工业区上班。

小时候,彦豪父母特别请了家庭教师教他中文,但他只学了几个月就没学下去。那时候不知道学中文有什么用,动力不够,现在就不一样了,林彦豪说,与顾客沟通对做平面设计很重要,但他经常有很多想法不知如何表达。于是,在姐姐的介绍下,他来到汕头语言文化学校。除普通话外,他有时还会跟姐姐的男朋友学习潮汕话。

谈及对中国的印象时,他说中国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但不喜欢中国的网络审查。此外,他坦言自己想娶个汕头女孩当老婆。

对于未来,他希望可以跟姐姐一起在中国做食品生意,但目前没想太多,只是想把手上的事情先做好。

林彦豪在分享自己的经历

泰国华侨子女:从小被逼学中文

除了在汕头语言文化学校学习中文的华侨后代,汕头还不乏自学中文成才的华侨子女。倪瑜恩就是其中的一名。

和传统的中国女孩不一样,生长在泰国的倪瑜恩留着一头短发,常常一套松垮的T恤和短裤,前额上的刘海不时地遮住眼睛,是个十足的假小子。

与许多华侨子女一样,瑜恩从小被逼学中文。在89岁的时候,爸爸给她请了多个中文教师,但她总是想尽各种办法对老师做恶作剧,她开玩笑道:只有命很硬的才留了下来。

去年来汕头后,已有不错中文基础的她,在汕头大学学习中文一个学期后便退学,开始自学成才。她交了许多中国朋友,常常与她们一起聊天学习。现在,瑜恩已经可以熟练地用中文与他人交谈。

瑜恩在泰学的是摄影专业,毕业后她进入泰国广告公司,每天朝九晚五,忙得不亦乐乎。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瑜恩突然觉得厌倦,想让自己沉淀下来,好好思考未来的路。于是,她回到了中国,在汕头大学附近开了间书屋,养些花花草草,小猫小狗,享受着难得的悠闲。

对于未来,瑜恩目前并没有很具体的打算,我想的不只是一两年后我要干什么,而是十年后二十年我在干什么,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记者  罗慧坤  杨凤仙;编辑  单朴)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2151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