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许光:新闻圈的“江湖汉子”

2011年9月,他,纪许光因独家报道揭露“河南洛阳性奴案”,“被国家机密”而广受关注。

10月24日,他来到汕头大学做了一场《解读“洛阳性奴案”——新闻写作VS国家机密》的演讲,和新闻学子一道分享了他的调查记者生涯。

在自己的网易博客上,纪许光这样写道:“我是老纪,一个奔跑在全国各个角落的新闻记者,我属于中国最好的报纸:《南方都市报》。 我流窜于各个新闻现场,忠实于我的职业。 7年来,我的理想被清晰地书写在无数次的新闻报道中。即使遍体鳞伤,也从未屈服、从未妥协。”

身上有股“江湖气”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汕头。7年前,初当调查记者的他曾到汕头采访一起假钞印制案件。结果,因为经验不够被调查对象发现,被连砍四刀,“小命差点留在这了”。7年后,他又来到汕头,还在这儿度过了而立之年的生日。信佛的他相信这是一种机缘。

白色板鞋、灰色运动裤、橙红色条纹T恤的外面披着一件藏蓝色唐装,左手宽大袖子下的露出腕上缠了好几圈的佛珠,初现汕大图书馆,纪许光的装扮颇为“混搭”。他笑着解释说披上那件不搭的唐装,是因为妻子觉得它能让台上的纪许光显得庄重些。

讲到动情处,纪许光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肖开英 摄)

 “我不承认我是文人,我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江湖气。” 介绍自己的成长经历时,纪许光这样说道。

1998年,16岁的他因为没有考上自己梦寐以求的军校,毅然离开家乡山东平度,独自外出寻梦奔波。做过演员,拉过广告,也曾因为在工业区的水龙头下为接一捧水充饥而被棍棒相加过。

一个偶然的机会,纪许光踏入了新闻行业,这个职业给了他一种久违的认同感和满足感。因为自身曾经的遭遇,当他面对自己笔下的采访对象的相似的苦难时,总是很难不动容。种种共鸣的情感让纪许光无法成为新闻事件外的冷眼旁观的记录者。

在演讲中,纪许光首次透露河南洛阳性奴案的成功报道,他要感谢一个老刑警。当时,他正在洛阳调查当地电视台记者李翔“被抢劫”致死案。在写第二稿时,纪许光无意中在微博上看到李翔未婚妻对丈夫的思念。这让想起了他的妻子,他哭了。恰巧这时,性奴案的重要线人——一个与纪许光私交不深的老刑警来看望他。老刑警被纪许光的眼泪感动了,老刑警相信了他,把性奴案的重要信息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

在调查报道中,纪许光一方面不断告诫自己要诚实、冷静写作,一方面又警告自己不要成为无情的打印机。至今,他还记得多年以前他的师傅告诉他的话:“光子,用你的笔让这个世界光亮一些。”

带着药罐奔现场

对待新闻,纪许光是个“拼命三郎”。没有受过新闻科班训练的他和别人的起跑线不同,为了不被淘汰,纪许光将命都拼上了。

因为记者这份高强度、不规律的工作,他长期忍受着头疼胃痛的困扰,数次因过度体力透支险些栽倒在采访现场。同时,纪许光上了严重的焦虑症,严重时“觉得自己就快死去”。为了治疗,他服用过大把抗焦虑的药物。在家时,妻子每天的重要任务是准时给他煲中药。外出采访时,占据行李大半位置的不是衣服,往往是一帖帖的中药。

纪许光独家采访报道的洛阳性奴案件在今年9月22日当天见报后,即刻成为焦点。可就在当天中午,纪许光发出了一条求助微博,声称他在洛阳的酒店内遭到两名自称工作人员的质问,追查信源出处。他在微博上求救:“看架势,稍后恐被带走。请围观、解救。”这则信息很快引发网络震动,在3小时内被转发超过5万次。

这条让纪许光最后得以顺利完成采访的求助微博随后也将他推向了舆论的浪尖风口。各种类似于“炒作”、“不低调”甚至“被迫害妄想症”的言论纷纷出现。纪许光也从一个采访者逐渐变成了受访者,媒体曝光率骤增,这让纪许光很不适应,对于一个常常需要隐藏自己身份的调查记者来说,出名不是好事。可纪许光说事件的发展由不得自己,“我被推着往前走”,在缺少立法的大环境下,社会大众的关注,往往是记者保护自己的唯一办法。

“努力做最适合的”

纪许光感慨有时也会觉得自己这支笔其实很无力。当听到自己跟踪采访半年了的采访对象王传林因眼见家人逝去,又不堪官员重压,选择在妻子坟头吞药自尽的消息时(详见南都网邳州吸毒者死亡事件报道),他在电脑旁泪流满面,他说着气话,“我不干了,我不干了!我什么都干不了,我什么都不是啊!”

气话终究是气话,纪许光对记者这个职业还是抱有很大希望。在跟汕大学生交流时,纪许光不止一次说到,“在南都,我不是最好的记者,但我努力做最适合的那个。”

谈到纸媒现今的发展困境时,纪许光认为独家新闻是出路,是能与网络媒体竞争的有效方式。他自己也是这样做的,“我只做独家”。

过道、走廊上都坐满了前来听讲的学生(肖开英 摄)

在汕大讲座临近结束的最后,纪许光兴奋地和同学们分享了一个好消息:近期广东省委宣传部林雄,在一次重要讲话中提及广东将放宽监督性报道的尺度,实行言论解禁。纪许光说,虽然这只是一个官员的讲话,还没有体现在立法上,但他已难以按捺自己内心的喜悦,“这股劲头如果能持续下去,真是太幸福了,太幸福了!”

“如果有一天新闻能成为一条‘阳关大道’,我们能成为其中一块铺路石都应该感到高兴。”从业十年来,尽管他和同行们举步维艰,但是大家仍然看到舆论环境和媒体环境在朝着一个逐步开放的方向发展,“只是这个国家太庞大了,它需要时间来为它松绑。我们能干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坚持,坚持才是破局之道。” 纪许光说。

(记者:周俊、何丽苑;编辑:李妙娟、刘思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773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