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行手记:坚定行走,单纯记录

从西北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一直想写点什么东西,但不知从何下手。短短10多天的西北之行,似乎不经意间就闯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感受着不同的生命,不同的生活。10多天中,每天都经历着不同的人事,观察着不同的人文风貌。时空的变化,陌生的环境,好似有种走丢的感觉,以至于心还没来得及好好地感受、思考,又到达了不一样的地域。也许,这就是行走给人的感觉,每一时刻都是陌生的,但感受又是真切的。

我们沿着范长江先生76年前走过的路,感受他当年的采访历程和当今西北之变化。在交通条件极为发达的今天,我们尚且感到路程太长、部分路段颠簸难行,难以想象,在20世纪30年代内忧外患深重的中国,年仅26岁的长江先生是如何翻山越岭,克服重重艰难险阻,完成对西北地区的实地考察和报道。如今,历史条件的变迁,事物环境的变化,要想完全读懂《中国的西北角》一书,实非易事,我们只能在重走中感受书中的只言片语和想象当年的境况。

对于久居南方的我,西北可谓是神秘之地,一直没有很清晰的概念,非亲自到达而不能有所了解。10多天的时间,采访行程一千多公里,行至的最高海拔为3500米,行走前的种种设想现在都已成定局,成为我毕生难忘的经历。亲自感受西北荒无人烟、一望无际的荒漠戈壁,西北的浑厚、苍茫、壮美从此深深镌刻在脑海之中,而不仅仅凭以前书本文字的只言片语中去想象。陆游的“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成为此次行走的最好诠释。

干旱的荒漠(图/李玲)

干旱脆弱的环境生态,是如今西北面临的最大困境,上天对南方实在是眷爱有加,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江水河流遍布。在武威,我们亲眼所见的几乎所有河流都已干涸,宽大的河床沙石裸露,无一点流水经过,的确让人感到心痛。但是,除了辽阔的荒漠戈壁、裸露的山坡、浩淼的沙漠外,西北也有草木葱茏的绿洲,如张掖市、敦煌阳关镇、甘南藏族自治州,得天独厚的自然生态尽显天地的造化。在行进的路上,不少的道路的两边,一边是宽广的平原和一望无际的肥沃农田,另一边是连绵不断而几乎没有任何植被覆盖的戈壁和黄土山,这形成巨大的反差,着实让人感到惊异与震撼。两种迥异的自然景观同时出现在眼前,的确会让人感到错失和迷乱。

裸露的武威杨家坝河床(图/李玲)

甘南阿角沟景区(图/陈创艺)

张掖湿地公园(图/陈创艺)

张掖湿地公园(图/陈创艺)

在这片雄浑广博、文化底蕴深厚的土地上,孕育着质朴、淳厚的西北人民。在这里,和他们采访、交流、询问、求助都不会遇到太多的阻挠和顾忌,来之前还担忧的猜忌、怀疑、冷漠我们都不曾遇到,人们说在西北可以交到很多的朋友,此次看来,果然真实不虚。就像有一次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靠着肢体语言得以进入一家传统藏民家中拍摄,面对陌生人,主人没有丝毫戒备,反而带我们进入客厅,任由我们拍摄,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又如我们在张掖高台新话乡,偶遇大片农民的别墅区,对于我们的冒昧进入,农民们反倒热情相待,毫无戒心,随后的采访拍摄也非常顺利。我们遇到的所有人事都在加深我对西北人民的良好印象。西北人的性格豪爽诚挚,如若不是气候条件和饮食习惯的巨大差异,我想定居西北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西北作为中华文化的发祥地,古代文物、历史遗迹如恒河沙数,我们也有幸亲见嘉峪关长城、莫高窟等文化遗存。我深感自己历史文化知识的浅薄,没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很难理解和读懂历史,而西北是穷究一生精力也难以研究透彻的,西北的壮阔能真正让一个人抛除杂念,致力于求索真知。

在我们的采访行程中,看到了西北可喜的变化。我们途经瓜州,在长江先生的记录中,此处的民生与政治为“第一等黑暗的地方”。而现在的瓜州却以“世界风库”为傲,终年大风不断,并建立起规模宏大的风电基地。在武威的凉州区,我们发现已种植4万亩葡萄的葡萄园基地,规模之大着实让我们吃惊,这还尚只完成计划种植面积中的2/5,其号称是世界上最大的葡萄园酒堡。这曾是一片干旱的戈壁荒漠,无任何的粮食作物生长,而将沙丘变为良田,实乃造福后世的壮举。此外还有敦煌阳关镇龙勒村的农家乐葡萄园,在荒无人烟的戈壁滩中,出现这一片葱郁的绿洲,着实让人感叹。凭着农民们的辛勤劳作,龙勒村成为敦煌市最富有的村庄之一。另外,长江先生曾说西北教育界的清苦算是达于极点,我们特地关注了西北的乡村教育。在敦煌的黄渠中学,我们了解到,虽然当地经济状况一般,学校的基础设施仍有待完善,但是当地重视教育的程度和所取得的成绩却让人看到乡村发展的希望。

阳关农家乐葡萄园(图/陈创艺)

这一路的行程经历可谓丰富,时间如此仓促,路程如此之长,必须要有顽强吃苦的精神才能坚持下来。西北气候的干燥,水土和饮食的差异,并不是我这个南方小伙一下子就能接受的,此次西北之行反而锻炼了身体的适应能力,可谓幸运。汕头的气候太养人,身体机能容易懈怠,以后要多到西北走走,强健的体魄和采访报道一样也需要历练。除了要尽快适应当地的气候环境外,还必须要有高效独立的精神。生活要尽量地变得最简单,行动要变得更迅速,而不能拖沓迟疑,影响全队的行程和效率,进程中所做的一切都要为我们的采访活动服务。虽然这段时间经历过生活不规律、睡眠不足、路途奔波的辛苦,但是,因为我们奔着同一个目标,在行程中相互帮助,互相关心,在心底下就会产生不竭的动力。团队之间的相互包容和关爱是此次行走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行走的过程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要始终抱以谦虚学习的态度,多阅读,多询问,多思考。

我想,现在的行走,不是当年长江先生走过路程的简单重复,而是要呼吸着当地人的呼吸,感受着他们的生活,用心学习,用心体会,然后记录,单纯地记录。

(笔者 陈创艺)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684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