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角故事:我们的董事长司机

8月5日一清早,我们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兰州,开始走河西走廊。通过旅行社联系好的司机和车辆准时到达约定地点。乍一看司机师傅一米八几的高大身材,竟有些窃喜,至少接下来的路有个人高马大的西北司机,总会稍稍安乐。

爱戴墨镜的史明陇史师傅,经常手夹小公文包,俨然老板样,却亲切豪爽(李玲 摄)

从司机史师傅到董事长史总

初见史师傅,他身着褐色上衣,深色长裤黑布鞋,虽然身材高大魁梧却没有一点威严之感,圆溜溜的脸上总是挂着让人倍感亲切的笑容。一开始,除了谈路线,我们并无多聊。史师傅耐心帮我们解决一路的小疑问,又配合我们一路走走停停的要求。

还记得5日中午时分,我们的车行至海拔三千多米的乌鞘岭,岭上有疑似《中国的西北角》一书所提韩湘子庙的地方,我们想着怎么样也得爬上去看看。只是乌鞘岭气候变化多端,车外下起连绵细雨,气温陡降至10度以下。史师傅特意为我们把车停到了高速路边,下车后我们才发现要上山还得翻过斜坡上的栅栏。由于下着雨,斜坡又显得泥泞不堪。考虑到安全问题,我们不得已踌躇不前。史师傅突然就从后头跑上来说:“我先试试看,能爬上去再拉你们一把。”说完,就一脚踩进滑溜的泥坡,看着史师傅手脚都陷进泥巴里,爬不了还试着往上挪的背影,又想着认识不到几个钟头的人便愿意为我们担此风险,不觉心生感激。

车行渐远,我们跟史师傅也渐渐熟络,也不禁诧异这位司机师傅的朋友几乎遍布河西,我们吃住的问题一通电话就解决,人脉之广不可估量。结果,路上一次闲聊,我们意外得知眼前这位带着我们走河西的司机师傅,史明陇,竟是旅行社的董事长。我们都颇为惊讶,疑问自然解开,也不得感慨我们有幸遇到这么好的司机。

身兼多职的司机与吃草的团

由于到西北的前几日,我们对口味偏重的西北饮食还不习惯,加上有队员感冒发烧,所以走河西的时候,我们都特别注意,尽量多点清淡的素菜。一次我们八个菜里点了七个素菜之后,被史师傅戏称为“吃草的”。他解释说西北人点餐8个菜里至少要有4个肉。

于是自从他开了“草是羊吃的,人是吃羊”的玩笑后,我们就成了“吃草的羊”。虽是玩笑,我们心里难免过意不去,史师傅跟着我们跑了这一趟,回去大概要瘦了一圈。

由于我们不是旅行社常接的旅游团,走的也不是平常的路线,经常要找路、赶路,晚上还得找到地方赶稿,加上我们几个南方人对西北的气候饮食又不甚习惯,这一路史师傅确实累得够呛。虽然他没承认我们是最难带的团,但他摇了摇头说我们是最让人操心的团。

走长途旅程本来就辛苦的司机,不仅担任了我们的营养师,成为不定时提醒我们吃饱饭,擦好防晒,睡好觉的管家,还是我们最用心的向导。

因理解我们此行重走西北角的目的,这位体贴的司机师傅也尽力帮助我们,尽管这意味着他要多花时间多跑路多付出。一路上一边忙着开车的他,还一边问范院长:“老先生当年是怎么写的?到过哪里?我们要不要去?”

记得在乌鞘岭上找范长江先生所说的韩湘子庙时,连车内的GPS导航器也发挥不了作用,在我们几乎都要放弃的时候,史师傅却调头把车停在高速路边,伞也没打就跑下车,带着我们去附近牧民的住处问路。

虽不在计划之内,史师傅尽量带着我们多走多看。在嘉峪关时,史师傅跟范院长说:“这些娃可能一生就来这么一次西北,既然来了就带他们去看看大峡谷吧。”如果没有史师傅,我们这一行应该看不到那么壮观的讨赖河大峡谷,尝不了地道的搓鱼面和瓜州蜜瓜,大概也不会有那么一次既惊魂又感动的生死抉择!

7日晚,我们的车正在前往敦煌的路上,坐在前座的范院长突然发现前面几米处疑似油罐车的罐体内有点点星火。整车人不禁惊慌恐惧,车会不会随时爆炸,然后我们也就葬身于此了。大家的直接反应是让史师傅放慢速度,离前车越远越好。随后想找个办法告知前面的车主险情,可没有稳妥的法子。

紧张的气氛持续着,突然史师傅改主意说,我们还是加速冲上去,在超车的时候一起喊,提醒前车司机后面有火,然后就跑。他严肃地说了句:“把人炸了就不好了。”那时候,这位自己处在危急关头还不忘救人性命的西北汉子确实把我们打动了。我们也没有一个人反对,于是车加速前进。到接近前车时,紧张的惊魂之势终于瓦解,因史师傅发现那车不是油罐车,是液态沥青车,点火是为了加热保温而已。

这一二分钟虽虚惊一场,倒也增添了点常识,又让我们对史师傅多了些认识,这位豪爽实在的西北董事长,还有一份值得敬佩的善良与可爱。

行至武威柳树村,我们跟割麦老人聊天,亲自试了回割麦,当过兵的司机史师傅也跑来重温麦子(李玲 摄)

身在江湖,义气为先的西北汉

年轻时,史师傅当过兵,也在五金厂、畜场当过工人。30岁的时候,因为一个香港朋友的信任与推荐,他来到了南方,在深圳管理一家畜场,做了10年总经理。

当南方的工作生活渐入佳境的时候,他却选择回到兰州,回到西北。理由只是他不喜欢南方的人际关系,“我们西北人粗,南方人做事太细,罗里啰嗦。在西北这边,跟朋友打通电话就能筹到三、五百万,在南方根本没门。”他说:“南方人朋友间防备太多”。

史师傅现在既是甘肃金岛旅行社的董事长,也有一家四口的美满生活。他的朋友更遍布西北,即便现在处于旅游旺季,餐馆旅舍都供不应求,但一路上他几通电话就轻轻松松把问题解决。他说做这一行,靠的就是朋友的信任度。所以即使史师傅不会喝酒,一旦朋友叫上了,他也会陪着去。他回忆说,有一次喝了酒,昏睡了三天三夜,儿子被服务员领走了也全然不知。

史师傅说旅行社一年的营业额可以达3千万,但有时候也会亏钱。赚钱在他眼里显然不是最重要的,“做我们这一行虽然投入大回收少,但是心情好啊,可以到处走走”。讨赖河大峡谷就是他每年必去的地方。

对于这位豪爽的西北汉,不丢人也远比赚钱重要。他曾斩钉截铁地说:“像投标,我去了就一定要投到,就算亏了;预计了投不到的,咱就不去。”

临别的那天,在谈到他的生意经时,他认真地跟我们说了句“做人要厚道,做生意,没朋友什么都干不了”。

我们与史师傅在阳关博物馆前的合照

8月10日,我们结束了重走西北角的实地采访活动,一行七人分三路返程。本来史师傅工作也完成了,但他却在一天之内又开了三趟车,上午把老师送到机场,下午又把我们送到火车站。

临别时,他跟我们说:“下次到西北来,别忘了这还有个老叔叔。”突然就更觉伤感了,我们对史师傅河西一路的照顾也难以言说,只能挨个跟这位可爱又可亲的董事长司机握了手。只因下次再见便不知是何时了。

(记者 李玲 刘思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6648,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小内 2011年09月15日 12:13 下午

    很难忘的回忆。有一个小错误:车内的GPRS导航器(应该是GPS导航器吧)也发挥不了作用···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