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系列报道:武威天主堂的前世今生

在甘肃武威一个偏僻的村子里,有一座鲜为外人知晓的天主堂。曾经有几十位外国传教士,万里迢迢从大洋彼岸来到这里,盖教堂、种果树,给当地百姓讲福音。1936年,范长江先生在西北之行途中,拜访了这一教堂;“华服华语”的教士用自酿的葡萄酒招待了他。后来他在《中国的西北角》一书中盛赞酒之甘美,且感叹海外教士们“对于中国社会情形洞悉无余”。

此次重走西北角,我们一行通过多方打听,寻访到当年的天主堂。它位于武威市郊松树村,远离市区,在偏僻落后的松树村中静静地受人礼拜。松树村中所见大部分是土房,道路颠簸难行,两旁则是大片的玉米田,路上还时常看到露天而放的煤堆。据当地记者介绍,村内有不少农民通过倒卖煤赚钱,离市区越边缘的地方农民越清贫。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村子里,全村信教群众千人以上。教堂创立已有一百多年。明末清初,从比利时、德国等地远道而来的传教士,远涉重洋来到凉州(武威的旧名),以此作为传教基地,向河西走廊以至新疆传播基督福音。

庄严肃穆的教堂内部(李玲 摄)

走进隐没于乡村的松树天主堂,可见一尊两米高的耶稣圣心铜像安放在堂院中央花坛上,显得庄严肃穆,花坛上的向日葵金黄灿烂,颇具欣欣向荣之感。该教堂的院落比较简陋,周围除了繁盛的树木外,杂草丛生。园中种满核桃树、苹果树、杏树,果实累累,还有松树、柏树点缀其中,尽显生机。由于堂内正在进行整修,石砖、石块等也随处可见。

据韩元忠神父介绍,松树天主堂有130年的历史,现有信众1000多人,大部分是当地的村民。可惜的是,范长江先生当年经过的原天主教堂已在文革中摧毁,外国及本国传教士自50年代以来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遭受严重迫害,传教士们吃尽苦头,艰难耕耘,这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直到80年代后才告终结。教堂的主要建筑重建于2005年,费用主要来自虔诚信徒的捐赠。还有几座上百年的未在文革中摧毁的老平房,如今或作为生活起居室,或锁起来倍加保护,继续着他们的生命。

松树天主堂文史馆(李玲 摄)

天主堂内建有天主教兰州教区的文字资料馆,并对外免费开放参观,展览品分为文字、图片和实物。 馆内的六成文物由教友捐赠,虽然教会经历了20世纪50至70年代的动荡时期,但是部分珍贵的文物还是很好地保存了下来。文史馆选址于教堂旁一幢有90年历史的建筑物,前身是教会办的孤儿院。50年代被收归国有,至1980年归还给教会。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该地区原是甘肃传教活动中心。当时,传教士购买面积达14000多平米的地皮,除兴建孤儿院,还在四周建造修院、主教座堂、主教府、马房及果园。

曾经默默为松树天主堂奉献的主教们如今静静地躺在教堂的墓园里(李玲 摄)

天主堂曾经取得过辉煌的成就,很多外国传教士一生在此传教,死后也埋葬于此。在松树司铎(神父)公墓的墓园内,矗立着历任逝世神父的墓碑。但令我们诧异的是,墓园里破败不堪,杂草丛生,根本没有人落脚之地。不少的碑文字迹已难以辨认,有些神父的画像也模糊不清,有的甚至缺损脱落。墓园内众多的墓碑昭示以前神职人员对信仰的虔诚和他们崇高的精神境界,不禁令人钦佩。但是,这个荒凉的墓园却给人心灵上巨大的落差,让人不禁感慨唏嘘。

如今,我国的宗教政策规定,我国的宗教团体在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方针下,实行自治、自养、自传。因此,外国的传教士已不允许长期呆在中国的天主堂进行传教活动。天主堂以前的外国修女也已在文革中遣散,如今在教堂修行的是外地的修女。修女的餐厅干净整洁,给人静穆之感。

现在,天主堂每天早晚都会做礼拜,村里的乡亲们坚持每天到此做礼拜。天主堂设有合唱团和爱心会,各为50多人,信徒们平时主动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公益服务活动。如:照顾孤寡老人、帮扶社会弱者,为无人照料和年老多病的老人们做饭、理发、医院陪护、精神安慰等。神父说,他们的对社会弱者的扶助完全出于真心,不辞劳苦,不计回报。

(记者:陈创艺)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6637,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