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市郊林厝村土地问题调查

位于汕头市郊的林厝村,近三十年来,土地被非法出租转让,缩减了数百亩,村民却没有得到出租土地的收益。林厝村目前欠债290多万元。这么多年来的租金哪里去了?为什么村民得不到收益?被非法侵占的土地是否能够收回?草根播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报道。

 

村民代表:土地被非法出让

“大量土地被非法出租转让。以卖地不公开多租少报、多占少租等方式使得林厝村村民生活空间越来越少,且得不到分文。”前任村民代表王镇周说。

从1982年开始,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林厝村村委会开始对外出租集体所有的土地,发展工业。今年该村村民代表大会发放的《林厝村土地面积清理公布表》上称,林厝村已经陆续出让了200多亩土地;它在1982年的土地面积为1527.17亩,而2008年缩减为1319.33亩。

林厝村现有1441户,共5938人。不少村民称,过去三十年,他们没有获得土地出让的收益,也没有分到新土地。

村民代表王惠生说:“因为土地都给他们租出去要不回来,想重新建房子都不能。”

林厝村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她结婚了11年,育有两个孩子,到现在村里土地没有重新分配过,只有她丈夫有田地。村集体土地的租金一分钱她家都没有分到。

中国农村实行村民自治,村里的事情都是通过村民代表大会表决的,租地也不例外。村委会出租土地前需要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表决是否出租。然而很多村民表示,大部分的土地都是没有经过表决就被出租了的。

土地被滥用 村民要求收回

南溪片区是林厝村的主要工业用地,共131.16亩,其中69.46亩出让给建设公路和一些企业。约48亩地从1993年开始出租,分三个租期,2010年底到期的土地共有20多亩,其余的将于今年底、明年初到期。

针对会否将已到期的土地继续出租这一问题,林厝村于2011年1月22日举行村民代表大会,村民代表以25票反对、12票赞成,表决不通过续租方案。

表决不再续租的村民代表大会决议书(邹彩虹/摄)

大多数村民要求将到期的土地收回,重新分配到各户手中。新当选村副主任王惠生表示,希望收回土地主要出于三方面的考虑:首先,租用土地的价钱,现在与以前的相差甚远。1993年租用土地的价钱每月每平方米0.98元,2005年则为1.2元,即使将租金提高到每平方米2元,也与土地实际的市场价值相差甚远。其次,变卖土地情况严重。一些租户在租用土地期间却以自己名义将土地转卖他人,令土地的拥有者无法收回土地。最后,有些企业开始在租用的土地上兴建永久性建筑,虽然合同上写清楚是不能建立永久性建筑的,这给土地收回更添难度。

在南溪片区正在修建的房子。(陈媚媚/摄)

据村民反映,在外三汾的一些土地,不知什么原因现也被别人霸占。但大部分民众都一致认为,这些土地是被村干部私自出租或卖出去的。据外三汾其中一名租户表示,这片土地是他从其他人手中买回来的。至于以何时何种方式买进,是否有签订合同等问题,他则拒绝回答。

对此,外砂镇政府信访办陈庆彬主任表示,变卖情况确实存在,但具体是什么情况,还需进一步调查。

租户:有签合同、交租金

为了解南溪片区土地出租的情况,记者采访了不同的租户。一便利店店主王先生介绍,他的店面所用土地从1999年开始租用至今,在2010年12月31日到期。但由于村民上访事件的发生,至今还没有签新的合约。按照旧合同租金为每年每平方米12元,五年九个月的租金共49680元。“这地是向村委会租的,租金每年都有交,有收据,有盖章。钱不够的时候就分几次交,这些都有书面证明的。”他一边说,一边拿出合同书和收据给记者看。

2005年至2010年12月31日租期的租金收据(鉴于受访者要求,将其名字隐去)(陈媚媚/摄)

在南溪片经营羊毛手工坊的王老板表示他也有签合同,并按时交租金。对于加租问题,他表示,在合理的范围内加租是可以接受的,但部分村民却要求交几百万元,否则就收回土地。这样的要求是不合理的,我们哪来几百万来买这个土地?”同时他认为,一些村民的反应过于激烈,影响他们做生意。

但据村民表示,提出几百万元的租金目的只是想收回土地,并非恶意勒索。

新当选村干部 :收回违法出租土地

本来定于4月18号在林厝小学举行村委会换届选举,但由于土地问题未解决,3000多名村民联名要求推迟选举。因此,村民选举推迟在5月10号以及11号两天进行,村委会选举最终产生一名主任,一名副主任以及两名委员。

4月17日,希望尽快解决土地问题的3000多名村民在村委会前联名要求延迟选举。(村民提供)

对于将会如何处理土地问题,新当选村副主任王惠生表示,将把所有不合法出租以及卖出去的土地收回,重新分配,但具体的措施还有待商量。“我们一条心把这条村搞好起来。把那些以前不好的,行为不轨的,揪出来。”但他也表示,这个工程实施起来难度很大:那些在租用土地建筑起来的房子,依照合同土地收回后无非就是将房子拆掉,但这样做损失比较大。

虽然收回土地将面临种种困难,但“将土地收回,重新分配”这一决策依然得到了众多村民的支持。

外砂镇政府:曾监管过,却难以阻止

信访办陈庆彬主任表示,在村民反映问题之后,镇政府派出十几个人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到村里调查。

“土地问题是十几年的历史遗留问题,不可能一两个月就可以解决的。这需要一段时间,需要一个过程。这次涉及的人越多,调查的难度越大。办事情需要证据。”陈庆彬说。

对于在出租地上兴建永久性建筑这一问题,陈主任表示,因为村里面的管理不善,镇政府也曾经监管过,但很难阻止。一些事情现在也很难说清楚,需要去调查才能知道原因。

至今,土地问题最终解决方案仍未出台。林厝村新村委会和镇政府告诉记者,现阶段在清理林厝村的土地,等到清理工作完成后方可商议解决方案。同时,他们亦尝试向汕头市政府寻求帮助。林厝村土地何处何从,请看后续报道。

(记者:陈媚媚 邹彩虹;  编辑:凤月)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323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10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小草 2011年09月27日 2:26 下午

    这篇报道不错。用心。

  2. 陈晓娣 2011年09月25日 4:39 下午

    土地问题是是很多城市都存在的问题,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在调查此类问题上往往会遇到许多艰难险阻。在选材上,本文反映社会问题,维护人民权益,文章作者多方走访求证,深入调查,收集了众多证据,行文结构清晰明了,内容全面,是一篇很不错的深度报道。若能揭示一些事件背后的真相,我想这一深度报道会更加引人入胜。

  3. 邓欣欣 2011年09月25日 9:19 上午

    这篇深度报道扎实深入,有非常丰富的证据材料。不难想象,两位记者在采访过程中遇到的重重困难,更加佩服她们的那种精神。报道从村民代表,选民代表,租户,镇政府等各方观点都有展示,维护了新闻的客观性。并且有图有真相,文字简洁干练,展示客观地陈述事实,不添加记者主观观点。但是如果能有一些相关的法案法规,或者权威人士的解释会使这篇报道更加铿锵有力!

  4. 张智慧 2011年09月25日 7:28 上午

    土地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涉及土地的问题遍地可见,但同时它也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对这类问题进行调查,本就险阻重重,陈媚媚 邹彩虹两位师姐,着实让我佩服。
    文章采访全面:涉及村民、租户、村干部、镇政府等有关当事人,同时,如果再采访几个土地问题法律专家的话,就更好了。
    有理有图有据,从各方面的观点出发,将郊林厝村土地问题现状描写出来。文章结构清晰,小标题代表各方观点。文中字句段落简洁有力,总体值得赞赏。

  5. 阿明 2011年06月21日 7:46 下午

    林厝村好像现在还没得到解决,凤窖村也有这样很严重的问题,至今无人理!

  6. 陈岳芬 2011年06月14日 10:00 下午

    媚媚和彩虹你们了不起,我上过报告文学课程,出版过《报告文学与深度报道》的书,明白深度调查有多难,特别在汕头这样的地方,要进行采访是很困难的。赞!

  7. 煤渣田 2011年06月13日 3:41 下午

    非常鼓励这样的报道,但是有几个问题:45个足球场=200亩?这个换算确定没错吗?还有,这村一共有多少亩耕地?村民说不能用自己的地盖房子,那这出租的是耕地还是宅基地?文中说有的地不经过表决就出租,那这些地之前有被承包给农民个人吗?为何有大片无人耕种的地?另外希望文中能解释一下土地法,买卖耕地是严重违法的,如果能采访一个这方面的法律专家,就可以为读者提供更权威的观点。这类报道本身就很难做,在中国就更难,所以希望记者能更熟悉相关知识,做更全面扎实的报道。不过也许没怎么去过农村的本科生能做这样的题材,很了不起!

  8. 樊林君 2011年06月12日 4:43 下午

    这个报道做得非常扎实,也反映了很多汕头郊区村子存在的土地问题,赞一个!

  9. 森林 2011年06月12日 1:36 下午

    辛苦了 这篇报道难度应该挺大的。

  10. Fooleap 2011年06月11日 10:14 下午

    都一样……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