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县博物馆馆长黄迎涛举证 “南澳一号”或为明代走私船

编者按: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4名09级学生组成“南澳一号”采访小组,亲赴汕头市南澳县跟踪报道“南澳一号”古沉船的现场打捞情况。

“南澳一号”是3年前发现的一艘古沉船,经国家文物保护局确认,此沉船为一艘明代商用船,船内有大批古瓷器等国家一级文物。从4月17日进行第一次采访活动至今,采访小组已进行了3次报道工作。采访小组是国内高校中首个采访此事件的学生报道团。

出水的铜原料和货币

出水的铜原料和货币

图案很像荷花又很像郁金香的瓷盘

青花侍女瓷盘

(记者 林玟瑛)“南澳一号”首批文物已经打捞出水,根据此前船上所载瓷器年代推断,沉船极有可能于明朝万历年间沉没。然而,当时中国实行海禁,“南澳Ⅰ号”这样大型的外贸船只正常情况下难以出海。近日,记者在采访了管理大部分“南澳Ⅰ号”已出水文物的南澳县博物馆馆长黄迎涛时,黄举证认为,“南澳Ⅰ号”约在明朝万历年间沉没,当时中国实行海禁政策,南澳一号可能是一条明代走私船。

推断物证之一:出水的铜原料

据黄迎涛介绍,展柜里面的几块残缺的铜片据鉴定,是铜原料。铜原料在明代是禁止出口的,但是当时不少人在利益的驱动下,铤而走险,向国外出口铜原料。除了铜片之外,还有大量宋代铜钱币出水。专家们推断它们是于万历年间,同样做为铜原料出口。“这些铜的原料可能是夹杂在盘子的缝隙中走私出去的。”黄迎涛指着展柜里面的铜片说道。

推断物证之二:船只的结构

“南澳Ⅰ号”为明万历早期船只。在万历早期海禁的政策下,明朝当时仍留有个别专门对外贸易的港口,船只的结构也许成为推测其是否是走私船的重要判断依据。根据相关历史资料记载,如果船只为3桅,则作为官方贸易的船只可能性较大,但是当时是严禁出海的。如果船只仅为两桅,其民间走私船的可能大一点。初步判断古船长度不小于25.5米,宽度不小于7米。黄迎涛表示,像南澳一号这样规模的船只,3桅的可能性不大。

推断物证之三:出水瓷器的花纹

展柜里几个青花瓷盘的花纹上画的是中国的荷花,但是又很像外国的郁金香。黄迎涛说,会出现这种奇特的画法,估计外国人下订单,为了迎合他们的口味设计的。黄迎涛还对记者披露,“南澳Ⅰ号”有的出水瓷器产自福建平和窑。他在数日前远赴福建省漳州市博物馆找到一个青花仕女瓷盘,竟然跟从“南澳Ⅰ号”沉船打捞出水的一件青花仕女瓷盘花纹、瓷质一模一样。这使得“南澳Ⅰ号”此前推测的瓷器产地得到有力印证。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231,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徐嘉仪 2010年09月27日 7:53 上午

    首先从选题上讲,编者介绍采访小组是“国内高校中首个采访此事件的学生报道团,可见在非职业媒体领域中,是属于新鲜独家的选题。而且报道讲述的是举国瞩目的“南澳一号”是走私船,比较能吸引读者的眼球。报道层次清晰,第一段先列出博物馆馆长的观点,接下来再分三段分别为“走私船”观点进行举证。

    可是,个人认为报道有四个地方可以完善。第一是导语过于累赘,“‘南澳一号’在明朝万历年间沉没,当时中国实行海禁政策,其极有可能是明代走私船”这个意思在要求简练的导语中竟然重复了叙述,而且文字的变动也不大。其实如果记者只是想通过馆长的观点写作一篇报道,导语的第一第二句完全可以省略,行文再略加修饰即可。第二,虽然报道结构清晰,但略欠完整。在分段进行举证后,最好加上一段总结,也可以采访或从其他媒体报道中总结出其他专家的观点,为读者提供更多角度的分析,使文章内容更加丰满。第三点是关于图片,不过由于本人对摄影技术和专业要求不太熟悉,观点也许有偏颇。我认为在拍摄展览品的时候,为了使读者能够较为准确地判断实物的大小,同类展览品应该采用统一焦距拍摄,如果不采用统一参数,也应该在图片下附上数据,这样会使报道更加专业。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