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智障儿下半生谁来照料

子曰:三十而立。对于常人来说,三十岁意味着完全自立。但再普通不过的愿景,对王伟(化名)来说,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求。今年三十岁的王伟,穿着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运动裤和板鞋。尽管衣着与常人无异,但他脸上呆滞的表情,清楚地看出,他正承受着精神疾病的折磨。

世界很大,他的很小

刚出生的时候,王伟同其他正常婴儿无异。谁料一场高烧突然袭来,紧接着引发脑膜炎。昏迷二十多天后,王伟醒来了,他的智力却无法如体温一般恢复正常。

王伟,成了通常所讲的“智障儿”,他的生活从此偏离了最初的轨迹。他这一辈子,再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即使简单的事情也很难学会。比如走路,一般的婴儿,十二个月便足够了,王伟用了五年,却还学不好。

王伟六七岁的时候,金平区曾办过一个智障班,但仅仅几个月便停办了。王的父母便将他送到汕头市乌桥附近第三小学智障班学习,但一个学期还没有过完,老师说他太好动,实在无法教育。王伟再一次回到了家里,这一次,一待便是二十年。

二十年里,家里的两房一厅,便是王伟的全部世界。父母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外,也不愿意看到他被外面不懂事的小孩欺负,所以上班时,他们便将他一个人关在家里。王伟所能听到的全部声音,除了父母,便只有电视和收音机发出的声音了。直到父亲去世之后,王伟才开始从那两房一厅的小小世界中迈出来。

现在,王伟一见到生人,仍下意识地用手遮住脸。毕竟,他与这个世界,已经隔绝了二十多年了。一个正常人,被关了二十多年,尚且需要很长时间去适应,何况他一个深度智障儿?外面久违了的世界,对他来说,太过陌生,太过新奇,现在的他,在街上见到再普通不过的汽车,也会停下来观望许久。

王峰在看电视(李护彬/摄)

父母离异,父死家中无人知晓

屋漏偏逢连夜雨。王的父亲——王豪,不堪工作和生活双重压力,性格变得异常暴躁。还常常动手打王伟的母亲张女士,家中的家具也无法幸免,电视机也砸了,家里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了。他的工作也无法继续下去了,单位只好安排王豪提前退休。

于是,这个不寻常的三口之家全部的生活压力,都压到了张女士瘦弱的身躯上。

被精神失控的丈夫逼迫着睡了一年地板之后——2007年,张女士拨通了法律援助中心的电话,法院判决夫妻离婚,孩子和房子都归王豪所有,张女士空手离开了这个让她无数次心碎的家。

母亲离开了,王伟的生活还得继续。期间的两年里,终日不曾踏出家门的王伟过着怎样的生活,没有人知道,唯一知道真相的王豪,在离婚两年后带着这个秘密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张女士说,如果不是邻居告诉她已经好几天不见王豪了,她也不会看到终身难忘的一幕。

“我进去时候,他(指王豪)趴在客厅的地板上,死了好几天的样子。王伟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头发长得像个猿人,衣服又破又烂,像乞丐一样,家里到处都是垃圾。王伟就那么坐着,看到家里多了好多人,就用手捂着脸,怕被人看见——他小时候就这样的。”

坐在父亲尸体旁边椅子上的王伟,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突然多了这么多人。

王伟的母亲回忆说,她回去的时候,家中的电线,全被失控的王豪拆去,自来水也已停了多时。

路在何方,智障儿下半生谁来照料?

在王伟生命的前二十余年里,母亲领着他,跑遍了所有可以求助的地方,居委会、民政局、残联……后来,许多官员远远望到他们母子身影就躲开了。多年以后,张女士谈论至此,眼眶仍禁不住红了起来。

事实上,直到父亲去世,王伟从未获得过任何救助。父亲去世之后,居委给王伟办理了低保,所得也仅仅是一个月250块。这时距他脑膜炎引发后遗症,也已经二十六年了。

汕头残联开办的残疾人培训,教授一些手工细活,让残疾人学会自理,但这对王峰来说难度太大。

后来,汕头存心善堂开办了汕头市第一个残疾人公疗康复站,试图通过简单的手工劳动,启发智障儿的智力。张女士知道后带着王伟去求助,存心善堂答应收留王伟。

但是善堂目前救助的残障儿,一般都是程度较轻,生活能够自理。王伟虽然会做一些粗活,但多年与外界隔绝的他不懂与人交流,而善堂目前并未有专门的护工照顾这些智障儿。张女士也因为自身体弱多病,无法分身照顾他,只好暂时作罢。

居委会也曾帮王伟联系官办慈善机构——福利院,但得到的回应是,王伟已经成年,又不在孤儿之列。而且,王伟才三十岁,正值壮年,跟养老也完全不搭边。据悉,即便能够留在福利院,像王伟这样的单亲智障儿,每个月也要交七百多块钱(按照现行规定,单亲家庭需交半费)。

汕头市政府2009年支出救济贫困人口资金7000多万,这意味着低保线以下的家庭,每个成员每月可以像王伟一样,仅可领到250元。

金平区民政局原局长颜木和坦言,政府救助,程序太多,速度既慢,最终所得也常常是杯水车薪,很难起到实际救助作用。

当初王伟患脑膜炎的时候,隔壁床位患儿的母亲,听说会留下后遗症,便放弃了。但张女士如何都硬不下心放弃儿子,她不顾产后恢复期身体虚弱,给儿子输血,总算把他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此后便一直为儿子的事情操心,有多少母爱,经得起三十年时光的消磨却不褪色!

张女士红着眼眶说道,她的身体也不好,她担心万一自己哪天不在了,儿子的生路也就断了。

汕头市府今年工作报告中说,要“扎扎实实办好十件民生实事”。民生无大事,都不过是些琐碎事,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民生亦无小事,一个王峰,便压倒了一个本该很幸福的家庭。

存心善堂蔡会长说,汕头有二十多万残障儿。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虽然这对于拥有五百多万人口的汕头来说,只占总人口的4%。但残障儿往往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这意味着有二十多万个家庭,像张女士一样,默默承受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生活压力。

张女士说:“所以我们希望能获得政府的多多支持”。有独无偶,存心工疗站启动仪式上,蔡会长也如是说。

(出于保护被采访者的隐私,文中人物均采用化名)

(记者:李护彬    编辑:刘思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1694,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3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2011年04月25日 7:09 下午

    悲催了,有些无语。

  2. sos 2011年04月24日 5:44 下午

    突然想到电影《海洋天堂》

    • 樊林君 2011年04月25日 8:01 下午

      是呀,同感。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