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不要因人成事”

李敖的亲笔签名

 

其实在这个讲座之前,对李敖的认识,是高中时朋友借给我看的书,以及凤凰卫视的《李敖有话说》。

印象中,李敖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理想主义者,而且一直在坚持着他的风格。外公在电视上看到《李敖有话说》的时候,也不曾有过好评。但这回见到他,却更像是一个亲切的长者,温和、风趣,也带着些插科打诨。

讲座的安排其实很紧张——根据采访得知,这回的讲座就是因为李敖与潘毓刚教授的私交而促成的,前天早上刚刚确定这个讲座活动,然后便发了通知,让大家预定门票。讲座本身过程就像一个“赶场子”的人“打酱油”的过程,可能对一些观众而言,这场讲座并没有留下一些深刻印象。自然,李敖不怕得罪人的风格又在一些言论上出现,只是没有什么“雷人语录”。

晚上搜索的时候发现很多新闻网站用的标题是我的一个提问引出来的——我的问题是:李敖大师您好,您有很多身份,被称作历史学家、文学家、评论家等等,您最喜欢哪个身份?

他说,他最喜欢的身份是文学家。这个回答其实并不是我意料之中的。我以为他会给一个更“犀利”的答案。虽然他给的答案也是插科打诨式的,但我还是接受了这个答案。初次接触李敖的作品,确实是把他作为一个作家、文学家去看待的。至于我称呼他“大师”,也是因为媒体常用语的影响——不过自己还是认为,在文学和历史学方面,他绝对是一位“大师”。

因为采访的机会,能够单独问他几个问题。但作为新闻专业学生,问他对新闻专业学生的期待或要求时,他给的题词是:不要因人成事。

联系起他的那个时代的特点与他独特的经历,让我眼前的这位老者突然显得沧桑了许多。尽管他的讲座依旧争议很多,尽管他的嬉笑怒骂还是那个风格。当他提到儿子时,是亲切地称“戡戡”,而且说“我爸不是李刚,但我儿子是李戡。”他对儿子的慈爱,突然成为整场讲座给我印象最深的东西。

在一个大的礼堂里面,不仅他觉得他说话的动作像电风扇,我也不期待他会说出很多“犀利”的话语。在汕大的氛围里,大家能够更好地接受一些“敏感话题”的讨论,也敢于提出一些“敏感问题”——这也是我参与这么多在汕大的讲座或座谈会的感受之一:提问环节往往会为讲座本身增色不少。

至于对“韩寒现象”问题的看法上,我是站在两位老者这边的——尽管自己也是一个“80后”。而在这个问题上,我想外公的看法也会是站在我这边的。传统的求学问题上,觉得自己的看法还是“很老派”……

(评论 方泽仪)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1115,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