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李敖汕大演讲的思考,写给同学们

大家好,

李敖上午在汕大的演讲,微博上已有很多只言片语,你们应该看了不少。讲堂爆满,不少问题提得犀利,说明大家的思想活跃,热心于求知。但讨论到的问题很多,他有时答非所问,有些内容被遗漏,有同学说听完有不少疑惑。在这里我记录下他一些引发思考的言论,和自己的看法,与你们分享讨论。

问:李敖大师,您有很多头衔,文学家、历史家、政论家,这次你以什么身份来汕大开讲座?

答:文学家。至少我的长篇小说比鲁迅的写得好。因为他不写长篇小说。

评:问题中“大师”一词刺耳,称呼他老师就好了。在90年代“大师”是打着各种旗号招摇撞骗者的称谓;李敖的回答是插科打诨式,逗人一笑而已,一个多小时里他没有讲到什么文学。

问:你对北大的会商制度怎么看?如何定义思想偏激?

其子李戡答:究竟怎样是思想偏激,他们也没有明说;食堂的菜涨了三毛钱,学生表示不满,这不是他们所指的思想偏激。他们针对的应该是那些崇拜美国的人。

评:回答语焉不详。关于北大近期推出的会商制度,可看此文《理性看待北大“会商制度”》 ,和其他相关报道。

问:汕头一中学生:您对中学生们有何建议?

答:我个人对学校制度是没有好感的,它对天才是一个妨碍。

评:李敖高中辍学,自己在家读书;后来考上台大法律系,又退学重考,进入历史系。阅读他这篇文章《十三年和十三月》,可以比较完整地了解他的求学道路和对教育制度的看法。

问:九位政治局常委是否比你更能统筹全局考虑问题?我们是否应该暂时借助美国的力量来发展自己,(而非现在就与它为敌)?在当今纷繁复杂的言论中,怎样树立正确的思想观?

答:政府虽然方向正确,但在表达时不吸引人。在处理中美关系时,过于窝囊。

共产主义是圣人的理想;它是一个完美的理想,目标是建立类似《礼记》里所说的“大同”社会。马克思描述的是“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但后来在现实中变为“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由于资源短缺,人们大都贪婪,多吃少做,这一理想未能实现。

评:第一个问题他没有回答,答案可为“Yes”。第二个问题涉及到复杂的中美关系,用“窝囊”一词把问题简单化了,有人用褒义词“韬光养晦”来形容中国当前的外交思想。其实中国政府在诸多关键问题上,比如汇率、政治体制、互联网管制等等,立场强硬,没有唯美国马首是瞻。建议大家去读书,多积累中美关系方面的知识,来形成自己的看法。

中美关系若用狭隘的民族观来看待,那可以归结为一句口号“打到美帝国主义”。在全球百姓互利共存的今天,这样的思想封闭过时了。这个问题上韩寒的观点更值得称道,推荐他的这两篇文章:《爱国,更爱面子》《回答爱国者的问题》

关于共产主义的理想,大家在社科部课程里面应该学到不少。李敖的观点我赞同。因为大多数人不是圣人,所以用那样高的道德标准要求大家,就走了样,反而酿成悲剧。我们从大跃进到文革晚期,就走了这样的弯路。若是将来有一天,我们的道德水平已经高到“路不拾遗”的程度了,共产主义社会会自然到来。但那将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与其追求一个遥不可及的理想,还不如像目前多数发达社会那样,用规范的制度来激励人们创造美好生活,用明确的法律来防止恶行,用教育来培育年轻人的责任感和仁爱之心。

问:我好崇拜你!我现在即将毕业,面临选择,是要去广州寻找高薪工作,还是留在汕头,不知如何选择,请您指点。

答: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往往是冲突的。政治家想的是,全国百姓每人省出一双袜子钱,就能造艘潜水艇。但是很多人宁愿要一双袜子穿,也不要潜水艇。一些年前广东很多百姓冒死逃往香港,就是追求个人的经济利益。其中有很感人的故事,比如一位女孩与恋人同行,途中恋人死去,她仍游泳至香港,“即便是死,也要死在自由的地方”。所以基于个人利益考虑,有些人做出政府不希望看到的选择。有些人甚至离开,不做中国人。但是我是爱国的。国家的强大,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太重要了。

评:如我微博上所言,命运虽难掌控,还是踏踏实实地把握好自己的方向,不要期盼某位大师会给你神谕;这位同学急切万分地提问,希望眼前的这位大偶像指点。这种问题拿来问李敖,其实人家也答不好。

但李敖的回答提到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的冲突,听好几位同学说这点让他们印象深刻。我们应该怎样爱国?国家利益和个人利益冲突时该如何办?这些都是大而重要的问题。跟大家一样,我也是从小接受爱国主义教育长大的,虽受自由思想影响甚深,但爱国思想仍根深蒂固,这也是我回国的原因之一。中国积贫积弱多年,过去三十年才开始经济社会的起飞。我们这一代是幸运儿,远离战乱和物质匮乏,可以较自由地追求自己的志趣,有责任为中国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心力。许志永的这句话深得我心:回到中国去,那是我的家。那个承受了百年动荡苦难的地方,那个依然没有摆脱贫困、专制的地方,那个人民正在为追赶文明时代而辛苦劳作的地方,那个充满希望和梦想的地方。那里有沉重的责任,有必须承受的苦难,有一生的幸福和骄傲。

但是爱国主义不应狭隘,不应把其他国家作为敌人,来长自己的志气。李敖先生不时把“美帝国主义”做靶子,连赛车都排斥说“是从美国来的,跟中国没有关系”,这是小气了。相比之下,我更认同韩寒的爱国观。

问:听你的演讲,年轻人总是很激动。但你在尖牙利齿、痛痛快快骂完人之后,是否会教导年轻人要有一份仁爱之心?

答:我骂完人之后,想到的是“人家也会骂我”。

评:这是个好问题。李敖先生由于他特殊的人生经历,多年的牢狱之灾,养成这样不宽容的性格。这可以理解,但并不值得推崇。我们不想生活在一个人人相骂的社会里。我们希望别人尊重,也要学会去尊重和包容他人,而不是动辄讥笑辱骂。

问:大学之道何在?是否应是培育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的地方?

答:大学不是一个单纯学习技能的地方,也是传授精神文明的地方。

评:赞同。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最喜欢的答案在这首歌词里——林夕所作的汕大校歌《大学问》:“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内心的天空,也要懂得探究;知道什么是海市蜃楼,人海的感受,也要去进修;知识跟世界细水长流,智慧用思考照明宇宙,我们懂得学问没尽头;  学会怎么做事,在学做人的操守;我们懂得学习的理由,吸收是为了奉献,才能承先启后。  生命不止坚毅与奋斗,有梦想才是,有意义的追求;成功不止付出与拥有,有承担才是,最高的成就。我们懂得学问没尽头,学会终身学习,才没辜负一番造就。我们懂得学习的理由  活出生命的光彩,才无愧于春秋 ”

与大家共勉!

(注:问答部分我记录的是大意,而非原本字句;我可能会记得有出入,若有,请指出;个人点评和观点,供大家参考,你们不必赞同,有自己的思考就好。)

评论/樊林君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0849,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一条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苦笑 2011年04月3日 11:07 上午

    提问者也是有水平的,但看到汕大学生的一些提问,我觉得很无语,诸如问:我好崇拜你!我现在即将毕业,面临选择,是要去广州寻找高薪工作,还是留在汕头,不知如何选择,请您指点。。。。
    [face12],作为大学生,国家的栋梁噢,需要的是独立的思想,尽管面前站着的是名人,你要觉得他不过比你早出名几年而已,你完全具备跟他平等交流各自看法、探讨问题的资格,而不是献媚地求他所谓“指导”、“教导”,抑或是投其所好。我期望看到我们的大学生,是面对李敖初生牛犊不怕虎进行着一场思想交锋!老师写在这里的一些意见,比如积累中美关系的知识,我觉得提得很中肯。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