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汕大行经典语录

 

李敖汕大演讲(摄/杨泽彬)

1.学校是对天才的妨碍。

2.我发现,还是站起来讲话比较容易骂人,所以我站起来了。

3.现在的我从野猪变成圈养的家猪的可能性不大,从野猪变成疯猪的可能性更大。

4.我爸不叫李刚,我的儿子叫李戡(kan)。他的成就跟我没有关系。

5.孔子日: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耳顺是什么?耳顺就是:“对我不利的话,我听不到。刚才潘毓刚教授说了半天,我都听不到他讲了什么话。”

6.我从不参加婚丧喜庆,连我自己的女儿结婚我也只是送礼。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

7.我这一生总共写了100多本书,其中96本被禁。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耐心去写那么多被禁的书,也从来没有一个政府有这样的耐心去一一审查我的书。

8.五年半前,我被邀请到清华北大复旦演讲,直至今日,北大都不敢再请我去了,怕再次上当。

9.“今天是潘毓刚的好日子,因为我的喉咙坏了。”(李敖与潘毓刚常相互调侃对方,李敖的喉咙不是特别舒服,因此这样调侃自己和潘毓刚。)

10.潘毓刚教授以前是个神童,但现在他年纪大了,人就有一点点痴呆。—李敖调侃潘毓刚说道。

11.我很聪明,你说下一句话,我就知道你上一句话说什么。—提问环节学生还没给出问题,李敖先生即调侃说道。

12.如果我跟一个女人聊两个小时,那个女人将不会和其他的男人说话。

13.国家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是相悖。但是国家的强大对我们个人太重要了

14.中国打了20多年的战争才到今天,所以今天这个局面的得来是多么的不容易。

15.我演讲最怕的就是像这样的布局,中间很大。因为作为一个演讲者,要顾及每一个听众。所以我的头就要从左扫到右,再从右扫到左。这样我就觉得自己的头不再是一个人头,而是一把电风扇。
16.我们的敌人,不是我和你,不是我和他,而是美国滥发美金。

17.李敖用三种过河方式形容中国的改革,第一种,是背着包袱过河,讲辛亥革命后的改革;第二种,是摸着石头过河,讲改革开放;第三种,是捧着**过河(苏州土话男人的器官),过份小心翼翼,指当下的改革。

18.被问及如何看待韩寒,李说,你们逼我谈韩寒,我就说说。韩寒现象就是小市民现象。他人很聪明,长得帅,会赛车,有钱,是个好青年。但他没有深思熟虑,就一些事情泛泛地发表感想,大众听起来,与自己的想法相似,就喜欢。韩寒很可爱,但反应出来的现象不好,轻视知识,我认为是一种不幸。

19.被问及如何看待大学教育,李敖说,“我认为,大学不是学习单纯技能的地方。我比较老派,老一派知识分子认为,大学除了传授技能外,还应传播精神文明,纯知识性的知识是不够的。”

20.被问及如何评价北大的会商制度:李敖说“思想偏激的人应该会商,但问题是,什么是思想偏激,什么人有资格来会商,这个问题值得先会商。”

21.被问及这次演讲和五年前在北大演讲有什么不同感想,李说,“南方与北方不一样,南方(演讲话题)比较宽”。

22.被问及对潮汕文化有何理解?李敖说:“汕头人很排外。

23.被问及喜欢以何种身份来汕大时,李敖回答:更喜欢以文学家的身份来汕大。“虽然我的小说不被承认,但我的小说比鲁迅写得好。因为他没写过写过长篇小说,他最大的缺点就是没写过长篇小说。”

24.这是我最后一次大陆行。今天是你们看到我的第一天,也是最后一天,所以要看野猪的话看好了,家猪在那边(指着潘毓刚教授)。(潘毓刚教授戏称自己为“为社会贡献的家猪”,称李敖先生为“牙尖嘴利的野猪”,李敖先生借此调侃潘毓刚教授.)

 

资料整理/凤月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0766,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3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苦笑 2011年04月3日 1:02 下午

    这所谓的“经典语录”除了几条有点意味深长以外,大部分都是这个会作秀的老头的“噱头”。不客气地说,哄哄无思想只追星的幼稚的大学生而已,看把他们激动的?!

    • 无语 2011年04月3日 11:51 下午

      哈哈,同意。就是来嘻闹一下,没讲啥东西。

    • vsstar 2011年04月22日 11:09 上午

      李敖说演讲是为了播种,哪怕只为了影响一个人,就像胡适当年只影响了他一个人一样,显然你们两个不是那个人。[face9]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