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大陆行,李敖“漂”到汕大

今日,虽然众多汕大学生因为清明假期调课,但丝毫不影响李敖魅力。距开讲前一个小时,汕大大礼堂门口就排起了长龙。大家手持入场券,希望能站得一好位子,近距离跟李敖先生交流。

9点50分,队伍已经从汕大大礼堂门口排到校道上(杨泽彬/摄)

 

“从野猪变成疯猪的可能性很大”

李敖此番到汕大演讲,开创了一个别开生面的讲座形式:没有唱独角戏,而是以现场互动为主。一个半小时的活动里,学生提问他回答的环节占了多半时间。30多名学生排在走道两侧,一个接一个,纷纷问出自己心中疑问。李敖先生妙语连珠的回答,让现场气氛火热。

面对草根播报记者朱丹青的 “是否会由于年龄渐老而从野猪变成圈养家猪”的问题时,李敖先生不忘调侃自己一番作答:现在的我从野猪变成圈养的家猪的可能性不大,但从野猪变成疯猪的可能性很大。

深层问题,真正的思辨交流

此次汕大演讲也吸引了不少媒体和汕头领导嘉宾的出席,仅VIP座位就将近400个!

李敖先生在演讲过程中给出了自己对现今大学之道的一套独特的理解,他认为大学不是一个单纯学习技能的地方,而是传授精神文明的地方。

在面对一位商学院同学提出的问题:九位政治局常委是否比你更能统筹全局考虑问题?李敖先生指出,政府虽然方向正确,但在表达时不吸引人。

来自新闻学院的学生刘建高表示,李敖先生的这次演讲打破了自己以往固定接受传统教育的思想,他激动地说“这才是真正的思辨!”

汕大之行 朋友之邀

此次是继2005年北大等名校演讲之后,李敖的第二次大陆行,由北方“漂”到了南方,由暨南大学漂到了汕头大学。对于此次李敖汕大之行的缘由,好友潘毓刚调侃,这是李与自己达成的一个“利益的交易”——潘陪同李到厦门大学进行演讲,而李则需答应潘到汕大开讲座。

李敖与潘毓刚同为台湾大学校友,又同于1935年出生,潘比李大一个多月,因此潘常称呼李为“小李”,而李称呼潘为“老潘”。两人之后结为死党,经常相互调侃对方而不留一丝情面。

调侃老友 不留情面

李敖素来以言辞犀利,好调侃别人而为众人所知,此番,作为好友的潘毓刚教授也免不了被李敖调侃的命运。“孔子日: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耳顺是什么?耳顺的意思就是:对我不利的话,我听不到。刚才潘毓刚教授说了半天,我都听不到他讲了什么话。”此言一出,全场掌声雷动。

“其实,潘毓刚教授以前是个神童,但现在他年纪大了,人就有一点点痴呆。”李敖说到潘毓刚的时候,还不忘再次调侃一番。

演讲到激动之处,李敖手势不断

 

再谈韩寒

此前李敖曾在网上抨击韩寒“要是只写小说、只赛车完全没有问题,但一进入知识的境界就出局了”。此次事件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现在李敖在公众场合被记者提问时很难避免不谈韩寒问题。

虽然不想再提及韩寒事件,但李敖最终无法抵抗大家的一再提问,弃械投降,“你们逼我谈韩寒,我就说说。”——韩寒现象其实就是小市民现象。他人很聪明,长得帅,会赛车,有钱,是个好青年。但他没有深思熟虑,就一些事情泛泛地发表感想,大众听起来,与自己的想法相似,就喜欢。“韩寒其实很可爱,但反应出来的现象不好,渺视知识,我认为这是一种不幸。”

好汉难敌时光逝

李敖先生今年已经76岁,头发也已经全部花白。虽然精神依然矍铄,但在面对同学们一再提问是否会有第三次大陆之行时,一向高调的李敖表现出些许的无奈。今日在汕头大学,他开诚布公地宣布“这将是自己最后一次访问大陆的消息。”“今天是你们看到我的第一天,也是最后一天。”

(记者/戚凤月 编辑/刘思佳)



声明:转载本文请确保非商业使用并注明转自大华网-草根播报
本文地址:http://stu.dahuawang.com/?p=10713,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大华网立场无关。

5 评论 +加上你的吧?

  1. 容与 2012年10月7日 2:30 下午

    这篇报道虽然讲到了很多层面,但读完给我感觉有点零碎。而且在“深层问题,真正的思辨交流”这部分,感觉第一句“VIP座位有将近400个”和这个小标题没关系,而且最后还用了一个感叹号,给人感觉作者不够冷静。

  2. 华维 2011年04月4日 10:43 下午

    印象中,此次李敖应是第三次到访大陆。此前两次分别是2005年神州文化之旅以及2010年江浙行。

  3. 煮蛋清当早饭 2011年04月2日 11:22 下午

    李敖今年已经75岁了……有错误请更改。

  4. 小不点 2011年04月2日 5:55 下午

    很及时。但其实我更想知道李敖妙语连珠的答案,对同学的问题和大一统的反应不感兴趣……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发布评论.